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一章 收网高句丽
    李琇笑着点点头,微微向她欠身。

    这时高萱做出一个让所有人疯狂的举动,她竟然向旁边移动一下身体,让出了一个位置,含情脉脉地邀请李琇上坐。

    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待遇,恐怕连薛王李成业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邀请。

    就在所有追求她的男子都嫉妒得发狂之时,李琇却笑着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皇宫,表示自己还有事。

    他婉拒了高萱的邀请,但他的目光却有意无意落在后面那个黄裙少女的身上。

    黄裙少女也在看着李琇,她微微侧身,一双清澈动人的大眼睛好奇打量着李琇,两人目光轻触,她的心忽然怦地一跳,连忙扭过头去。

    这时,高萱的额目光却有一丝黯然,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李琇都婉拒了她。

    她勉强笑了笑,目光离开了李琇,又把妖媚的笑容给了狂热的粉丝们。

    队伍继续前行,高萱的丰姿已经人群遮蔽,李琇依然注视着黄裙少女,这时,少女用扇子遮住娇颜,清眸流盼,偷偷望向桥上年轻男子。

    不料男子却笑着向她挥挥手,一抹红晕蓦地染透了少女的脸颊。

    ‘他会是因为自己才拒绝馆主的邀请么?’

    少女心中跳出一个念头,但这个念头又太荒唐,自己根本不认识他啊!

    这时,少女忽然想到一个人,难道他就是三姐说的那个大钱袋?

    ……….

    紫林枫把刚才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她很惊讶,一向对男人不假于色的高萱居然邀请李琇上座。

    但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个贪财好色的家伙居然拒绝了高萱的邀请。

    简直完全颠覆了紫林枫的认知。

    “你是怕得罪薛王?”紫林枫想到了答案。

    李琇淡淡一笑,“你觉得我会怕他?”

    “要么因为他是你的叔父。”

    李琇摇摇头,“他要杀我可不会考虑什么亲情。”

    “那你为什么拒绝高萱的邀请?”

    李琇看着紫林枫笑嘻嘻道:“如果是你邀请我,我一定坐上去。”

    “去死吧!”

    紫林枫俏脸一红,举起拳头向李琇肩头狠狠捶过去,但打下去时,她却稍稍收了一点力量。

    ……….

    天子给了自己赏赐,李琇当然也要给手下赏赐。

    他拿出两千两银子作为奖赏,裴旻五百两,紫林枫、小眉和钟馗都是三百两,张瓶和赵壶各两百两。

    然后又拿出两百两奖励紫林枫的十名锦衣捕快,每人二十两。

    一时间,皆大欢喜。

    ………..

    摄政王李成器住在城外的行宫。

    书房内,身躯肥胖的李成器正负手来回踱步,他显得心事很重。

    在他的桌案上,有一份天子李隆基写来的建议书,要求他同意清剿高句丽复国会。

    当然,这并不是李隆基头脑发热,十五年前高句丽人出钱出力帮助太上皇发动宫廷政变,李隆基对他们恨之入骨。

    这些年,李隆基一直就想收拾蠢蠢欲动的高句丽人,只是高句丽人和薛王李成业关系密切,他找不到借口和机会。

    而这次高句丽人参与绑架公主,偷盗军器监图纸,私藏兵器图谋不轨,证据确凿,李隆基便下决心动手了。

    但按照李隆基和太上皇达成的协议,出动一千人以上的军队镇乱,都必须双方同意。

    李隆基为此写来了建议书。

    幕僚何必凡劝道:“王爷,是下决心的时候,和高句丽人切割吧!王爷已经做到仁至义尽,高句丽谋反势态明显,再拖下去恐怕对王爷的名声不利。”

    李成器微微叹息一声,“我不是考虑什么仁至义尽,高句丽是异族,他们想在大唐复国谋逆,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允许。

    我是在考虑,一旦我和高句丽人切割,实际上就把他们推给了老五,我担心的是老五。”

    “王爷可以劝他远离高句丽人,至于薛王殿下最后怎么选择,不是王爷能决定的,他应该只是想利用高句丽人。”

    “高句丽人何尝不是在利用他?”

    李成器最终下定了决心,他走在桌前,在天子李隆基打击高句丽人的建议书上签字同意。

    ……….

    当天下午,李隆基出动一万神策军,李成器也出动一万骁卫军,陈玄礼也出一万军队,一共三万大军开始在东都城及其周围大规模抓捕高句丽复国会成员。

    到了夜里,一百二十名高句丽复国会成员以及两千余名私藏兵器的高句丽人被抓捕。

    风声鹤唳,高句丽复国会的主要成员迅速转入了隐蔽状态。

    ………

    傍晚时分,高力士和军器监令王楚找到了李琇。

    “军器监已经把清单整理出来了,发现一个大问题。”

    “啥问题?”

    王楚满脸焦急道:“少了十八份至关重要他图纸,有陌刀的打制、马槊的制作、横刀打制,明光铠制作等等,尤其少了火硝的制作和提纯图纸,其他所有图纸加起来,都没有这份图纸重要。”

    李琇吃了一惊,“现在再想找它们,可不是一般的困难!”

    高力士微微叹息一声,“圣上也知道很难,但还是希望你再接再厉,争取把这十八份图纸找到。”

    李琇顿时头大如斗‘这十八份图纸去哪里找啊?’

    ………

    高力士走了,李琇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现在才明白过来,难怪高句丽人愿意冒险和他交换,他们已经把最有价值的十八份图纸拿走了。

    这件事着实让李琇头大,已经破局了,高训文、高训武等人在不在洛阳还是个问题,更不用说找十八份图纸。

    他根本就是蚂蚱腿上刮精肉,无从下手啊!

    就在这时,小眉快步跑到堂下,带着哭腔道:“公子快来,老钟……老钟出事了!”

    ……….

    今天是李琇正式接手京白酒楼第一天,钟馗专门前往酒楼坐镇。

    李琇原本也要去,但被高力士送来的消息绊住了。

    众人急忙赶到客栈门口。

    钟馗是被酒楼的伙计抬回来,浑身是血,遍体鳞伤,被打伤的还有掌柜,躺在软架上动弹不得。

    “是怎么回事?”李琇心中怒火高炽。

    一名酒保泣道:“是罗家,几十个黑衣武士上门找事,殴打酒客,把酒楼砸个稀烂,钟大哥和掌柜被几十人围攻。”

    李琇眼睛眯成一线,罗家还真敢上门惹事,自己倒是小瞧他们了。

    这时客栈掌柜带着一名医师过来,很快检查了两人的伤势。

    钟馗皮糙肉厚,虽然看起来浑身是伤,但问题倒不大,都是皮肉之伤,养几天就好了。

    酒楼刘掌柜伤势比较重,断了三根肋骨,左腿被打断。

    李琇又定下两间上房,专门用来给钟馗和掌柜养伤,又让伙计们回客栈清理,忙了好一会儿。

    钟馗一脸惭愧,“卑职无能,给公子惹来了麻烦。”

    “这和你无关,该来的迟早会来,既然罗家铁下心要招惹我,接下来就该他们哭了。”

    “公子,罗家只是薛王的一条狗,对付狗容易,但要当心他身后的薛王,薛王很可能会利用罗家来对付公子。”

    李琇淡然一笑,“没事,他们来阴的,我比他们更阴,他们来毒的,我比他们更毒,就看谁笑到最后。”

    钟馗又想起一事,连忙道:“我师弟回来了,他的宅子位于清化坊,紧靠皇城,是一座三亩宅,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卑职都已经安排好,明天一早就会把钥匙送来,公子随时可以搬过去。”

    “拿到钥匙我就搬过去。”

    这时,小眉出现在门口,“公子,紫师姐来了。”

    李琇又安抚钟馗和掌柜几句,便返回自己院子。

    李琇当然不会鲁莽地对罗家出手,他必经弄清楚罗家背景再考虑对策。

    钟馗是长安人,他虽然在洛阳读了几年书,知道一些情况,但了解并不深入。

    紫林枫就不一样了,她是洛阳人,又是洛阳捕头,对洛阳的各种人物和背景了解十分透彻。

    “殿下首先要明白一点,对付罗家,实际上就是在对付薛王。”

    紫林枫一开口就将此事定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