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二章 隔空较量(上)
    “殿下,罗家不是正常的豪强世家,它其实是暴发户,十几年前,罗英还是洛阳的一个小地痞,后来他混入薛王府做事,不知怎么被薛王看中,成为薛王的爪牙。

    短短十年时间,他便在洛阳附近拥有了六座大庄园,五十几家店铺,霸占土地数千顷,有家丁打手数百人,在洛阳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被洛阳人称为阎王罗。”

    “我明白了,他实际上就是薛王的白手套。”

    “什么叫白手套?”紫林枫不解。

    “就是土地财富名义上是他的,但实际上只是他替薛王持有,很多脏事恶事其实是薛王所为,但都是让这个罗英出手,让他背锅,这就叫白手套。”

    “可以这样说,所以卑职才说,殿下对付罗英就是对付薛王。”

    李琇目光阴冷道:“这么说,砸我的店,打伤我的手下,是薛王指使?”

    “这倒不会,这是罗英的一贯做事风格,应该和薛王无关,甚至连陈大将军都在他手上吃过亏。”

    “怎么回事?”

    “大概在去年吧!大将军长子陈致喜欢上一个青楼女子,结果罗英的儿子罗小春也看上这个女人,但罗小春争不过陈致,便派人在这个女人脸上划了很长一刀,女人羞愤之下跳洛水自尽了。”

    “然后呢?”

    “然后大将军打了儿子二十大棍,不准他再去青楼,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陈玄礼是因为薛王?”

    “应该是,大将军不想和薛王发生矛盾,加上儿子为青楼女子争风吃醋,他觉得有辱门风,这是义母告诉我的。”

    紫林枫的义母就是陈玄礼的妻子,这件事应该可信,陈玄礼吃了个哑巴亏,忍了。

    李琇淡淡道:“或许就是这件事助长了罗家的骄横,连大将军陈玄礼都向他低头,我这样一个小小的男爵又算什么?”

    “殿下说得一点没错,本来卑职也想劝殿下不要买这家酒楼。”

    “为什么?”

    “殿下,这家酒楼罗家父子谋算已久,之前,王京白的后台是前任洛阳令崔晗,罗家父子还是有点忌惮。

    但上个月崔晗被调走后,罗家父子就对王京白下手了,王京白的儿子王梁死得不明不白,十有八九就是被罗家父子害死。

    所以王京白才吓得贱卖酒楼,这两家酒楼正常市价在十万贯左右,殿下三万四千贯拿下来,捡走大便宜,罗家岂能善罢甘休?”

    李琇负手走了几步,问道:“罗英有几个儿子?”

    紫林枫眼睛一亮,“殿下要对罗英下手?”

    李琇冷冷道:“你看我眼里什么时候揉得下砂子?”

    紫林枫身为洛阳锦衣捕头,亲眼目睹大量百姓被罗家父子害得家破人亡,女人被欺辱残害,她对罗家早已恨之入骨,只是谁都惹不起罗家背后的薛王,连他义父陈玄礼都忍了,她也只能含恨于心。

    现在李琇要对罗家父子下手,紫林枫由衷的拥戴,这一天她盼望已久。

    “殿下,罗英有两个儿子,但长子十年前就病死,现在他只剩下唯一的儿子罗小春,这个小恶魔不知害了多少女人,他每天晚上都要去教坊司,估计今晚也不例外。”

    李琇眼睛眯成一条缝,冷冷道:“既然他要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看看谁更狠。”

    …………

    亥时,罗府也出事了,罗英独子罗小春在教坊失踪。

    消息传来,罗英暴跳如雷,“所有人出动给我找,让县衙、州衙全部出动,把洛阳城翻过来也要找到人!”

    这时,管家拿着一个布包,一脸恐惧地跑来了。

    “家主,你….你看….看这个!”他紧张得说话都不清楚了。

    “这是什么?”

    管家把布包打开,罗英蓦地瞪大了眼睛,竟然是一只耳朵。

    “这是….这是我的儿啊!”

    罗英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耳朵上有颗三角形的红痣,正是他儿子罗小春独有的特征。

    罗英瘫倒在地上,管家和家丁头子连忙将扶起。

    “老爷,公子应该还活着!”

    “你怎么知道?”

    管家指着布道:“上面有字呢!”

    罗英趴在布上细看,上面用血写了一行,‘明天割下面!’

    “哎呀!”

    罗英惨叫一声,儿子命根被割掉,自己岂不是断子绝孙了。

    “老爷,后面还有字!”

    罗英失魂落魄又继续向下看,是一个落款,‘李琇敬上’。

    罗英整个人都呆住了,自己傍晚砸了酒楼,打伤他的人,报复这么快来了。

    家丁头子邢宜咬牙道:“我现在就带人去烧了他的酒楼!”

    管家摇摇头,“公子在他手中,不能再招惹他。”

    “那怎么办?明天他们还要对公子下毒手。”

    管家对罗英道:“老爷,如今之计,只有去求薛王出面,先把公子救出来!”

    一句提醒了罗英,他连忙大喊:“给我备马车,快点!”

    是李成业让自己出手试探李琇,出了事,当然要他负责。

    ………..

    与此同时,薛王府内也出了大事。

    高萱跪在大堂上,天子和摄政王以雷霆手段清剿高句丽复国会,高句丽复国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她不得不来恳求薛王李成业的帮助。

    “你来求我做什么?你可以去求那个李琇啊!你不是邀请他上你车吗?如果他上了你的车,那是不是今晚他就该上你的床了?”

    李成业坐在大堂上,妒火中烧,他在高萱身上花了成千上万匹绫罗,但她却从未邀请自己上了她的花车,今天居然公开邀请李琇。

    也幸亏李琇没上,要不他非要成为整个洛阳人的笑柄。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这一点王爷心知肚明。”

    “是!你是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你只是想利用他的皇子身份,你压根就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也包括我。”

    “我的心中只有国仇家恨,没有儿女情长。”

    “这么说,六年来你一直在利用我?你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

    “我是王爷的女人,洛阳人都知道!”

    “你是我的女人?”

    李成业仰天大笑起来,“你居然还有脸说这句话,我千般宠你,万般怜爱,你给我过什么?你的身体我从来没碰过,你用各种理由推脱,你以为我是傻子,还真把你当做是我的女人。”

    “我不止说过一次,我随时可以把身体给你,是王爷自己不要,你非要把我的灵魂和身体一起拿走,我办不到,没有人能得到我的灵魂。”

    “哼!你灵魂无非就是想复国,想成为第二个武则天,你原本想控制新罗,才嫁给新罗王子,当你发现愿望无法实现,便毫不犹豫将新罗王子毒杀。

    我如果不拿走你的灵魂,就会像你前夫一样成为你的傀儡,你的八段香和百媚盅非同寻常,只要上了你的床,就会从此沦为你的裙下之虏,你以为我不懂?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邀李琇上车的用意?那小子运气好,又逃过了一劫。”

    高萱从怀里摸出一只扁扁的金盒放在地上,“你害怕的,你担心的东西都在这里,王爷,我以高句丽故国公主的身份恳求你,帮帮我们,只要你肯帮助我们,我答应你,高句丽复国从此与我无关,我把身体和灵魂都交给你,今晚上就可以!”

    李成业走上前,冷冷望着她道:“你不想再去勾引李琇了?”

    高萱摇摇头,泪水涌出,“他毁了我们几十年的心血,我心中对他只有仇恨!”

    李成业狠狠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眼中喷射出怒火,浑身发抖。

    “你是我的女人,竟然敢勾引别的男人,竟然敢公开邀请他上车,你让天下人耻笑我,你知道那一刻我就想把你们二人斩为肉泥!”

    高萱心中一松,李成业的失态就表示他让步了。

    “贱妾知错,绝不会再有下次!”

    李成业慢慢挺直腰,背对着高萱道:“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想要我藏在偃师的兵器库,可以,我可以把它给你们,但这不是你的身体能换到的,我要得到你们效忠。”

    高萱低下头,“摄政王出卖了我们,我们已无选择,只能全心归附王爷。”

    “这话倒也不错,可惜你们死到临头才醒悟。”

    李成业抬起高萱的下巴,眯眼注视着她的俏脸道:“你的美艳确实没有男人能拒绝,我现在改主意了,我可以不要你的灵魂,让你继续做你的复国美梦!”

    “今晚我会好好侍候王爷!”

    李成业脑海里又涌现出高萱公开邀请李琇上车那一幕,巨大的耻辱感让他心痛难忍,他一把抓住高萱的头发,恶狠狠将她头扬起。

    “我已经等了你六年,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我要你亲手杀了李琇,拿他的人头来见我,否则本王绝不饶你!”

    说完,他拾起地上的金盒怒气冲冲走了。

    他却没有注意到高萱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

    ………..

    幕僚王丰走到书房门口,躬身道:“王爷,罗英来了。”

    李成业负手站在窗前,凝视着黑沉沉的夜空。

    “让他进来!”

    不多时,罗英慌慌张张跑来,跪下泣道:“王爷,帮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