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三章 隔空较量(下)
    李成业眼睛眯成一条缝,着实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把罗英的儿子绑架了,还割掉一只耳朵。

    王丰小声道:“王爷,会不会他不知道罗英的背景?”

    李成业摇摇头,“能让陈玄礼改变立场的人,会连这点都看不透?他就是冲我来的。”

    “他还是稍微莽撞了一点。”

    “如果真是莽撞,他就直接把罗小春的下面割掉了,不!他一点都不莽撞,他是让我去求他,他再趁机提出苛刻要求,如果我没猜错,他是想要高句丽人放在我这里的图纸。”

    说到这,李成业哼了一声,“确实是个厉害的家伙,但这点小伎俩就想让我屈服,恐怕未必吧!”

    罗英大惊失色,扑通跪下哀求道:“王爷,卑职对你忠心耿耿,这些年什么事情都是卑职替你做的,大事、小事、脏事、烂事,卑职从没抱怨,也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可卑职就这一个儿子,就靠他传宗接代了,你一定要救救他,卑职求您了!”

    李成业脸色骤然一变,他忽然意识到,罗英知道得太多了。

    他沉吟片刻道:“这件事让我想一想,明天一早等我通知!”

    ……….

    夜已经很深了,李成业还在房间里踱步,这段时间李琇的反应敏锐和果断狠辣让他深感震动,他万万没想到,三哥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在他记忆中,三哥的一群儿子都是庸碌之辈,他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有取而代之为皇帝的想法。

    只是李琇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座大山,三哥有李琇这样的儿子,自己想取代为皇帝,可能性就不大了。

    李成业心中迸出一道杀机,在李琇还没有被重视的时候,及时将它扼杀,为自己将来登基扫掉一大障碍。

    还有这个罗英,要不是他主动提醒,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他知道得太多,自己招兵买马的那些事情他都知道。

    此人必须杀,不能留。

    怎么才能把铲除李琇和杀掉罗英放在一个筐子里呢?

    李成业负手来回踱步,殚精竭虑。

    .........

    “张瓶,赵壶!”

    天刚亮,公孙小眉喊了几声,没有回应。

    裴旻在院子里笑道:“他们送钟馗先去清化坊了,小眉有什么事?”

    “哎!东西比较多,我让他们先去叫辆牛车。”

    “我去吧!”

    裴旻快步向客栈前院走去,他们住在高升客栈的一座独院内,走出独院门是一条巷子,这条巷子连接了三座独院,一直通往前院。

    巷子不窄,约五尺宽,裴旻意外发现一名身穿白袍的粟特人在巷子里做祈祷。

    粟特人信仰祆教,图腾是太阳,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时辰到了,就要跪下向太阳祈祷。

    粟特人做祈祷一点不奇怪,但在巷子里居然有人做祈祷,裴旻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奇怪地打量这名粟特人两眼,便快步向前院去了。

    片刻,李琇和小眉也拎着大包小包从院中出来,走进巷子。

    “你今天去一趟皇宫请御医过来给掌柜接骨,昨天那个医师不行。”

    李琇回头给小眉说话,却见对面跪着一名粟特人,低着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怎么不在自己院子里祈祷,这不是挡别人路吗?”小眉忍不住嘟囔一句。

    粟特人一抬头,他距离李琇只有五尺,他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剑,向前一纵身,手中剑凌厉无比地刺向李琇的咽喉。

    这一剑来得太突然,李琇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心中涌起一个念头,难道我要死了吗?

    就在这生死一线之际,小眉从后面一把推开了李琇,锋利的剑刃贴着李琇脖子擦过,划出一道血槽,火辣辣疼痛。

    李琇被强劲的力量推倒在数尺外,脱离死神的一瞬间,他却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长剑刺进了小眉的左肩.......

    “啊!”小眉惨叫一声倒地。

    刺客没想到这女人反应这么快,竟然推开了目标,他抽出血剑,凌空飞起,向被推倒在地上的李琇刺去。

    李琇惊恐万分,坐在地上连连向退,但他整个身体都被剑势笼罩了。

    千钧一发,后面一道白亮的寒光掠过,‘咔嚓!’刺客竟在空中尸首分离,血光飞溅,无头尸体落地,一颗人头向前飞滚,正好落在李琇的胸前,和李琇脸对脸、眼对眼,死不瞑目地盯着他,温热刺鼻的腥血喷了李琇一头一脸。

    .........

    罗英在府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在等薛王的消息,但薛王迟迟没有来通知他。

    罗府大门方向忽然传来一片惊恐的喊叫声。

    “快来人啊!公子被刺了!”

    罗英俨如五雷轰顶,他大叫一声,撒腿便向大门跑去。

    罗府大门一片混乱,挤满了家丁和小厮,地上全是血,医师也赶到了,正在紧张救治罗小春。

    “你们让开!让开!”

    罗英跟着管家赶来了,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

    “我的儿没有死,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罗英心如火焚,不顾一切冲进了人群,忽然人群中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大叫,“我的儿啊!”

    管家跟在后面,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退后一步。

    只见罗小春下体全是血,要害部位被割掉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府中医师站起身,摇摇头对罗英道:“失血太多,无力回天,老爷节哀顺变吧!”

    罗英身体连退几步,摇摇欲倒,两名武士连忙扶住他。

    罗英这一刻没有眼泪,眼中只剩下滔天仇恨,他满脸狰狞道:“传我的命令,集合府中所有武士!”

    “老爷,要冷静……..”

    管家话没有说完,便被罗英一记耳光打得晕头转向。

    罗英拔出剑,嘶声大吼道:“谁敢劝我,我宰了他!”

    .........

    半个时辰后,安从坊内出了大事,整个洛阳城都轰动了,罗家再度大施淫威,这一次不知道要收拾谁?

    远处站在大批百姓,愤恨地望着罗英施暴,他们慑于罗英的淫威,都敢怒不敢言。

    高升客栈门口站着百余名武士,罗英眼露凶光,揪住掌柜的脖领大吼,“我再问你一遍,他们到哪里去?你再不说,老子一把火烧了你的狗店!”

    “罗老爷饶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啊!”

    “给我打!”

    十几名武士围着掌柜拳打脚踢,片刻便晕厥过去。

    除了掌柜外,还不少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这里面包括客栈的伙计以及其他住店客人,但就没有罗英要找的人。

    “住手!”

    薛王李成业终于赶到了,后面还跟着洛阳令裴宽。

    李成业铁青着脸上前怒斥罗英,“我是怎么交代的?让你不要惹事,我会帮你解决,可你就是不听,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罗英愤怒大吼,“我的儿子死了,让我怎么忍?”

    “啪!”一记耳光狠狠扇在罗英脸上。

    “居然还敢冲我吼,你不先去惹事,你儿子会死?你是活该!”

    一股热血冲到罗英头顶,极度的仇恨和愤怒让他瞬间失去了理智,他不管裴宽在场,冲着李成业大吼。

    “你想造反和我无关,我唯一的儿子死了,哪怕天王老子来,我也要让他偿命,今天我不想活了,谁敢拦我,我就和他拼命!”

    李成业眼睛眯成一条缝,杀机迸射,“你在说什么?”

    他左手负在身后,翘起了大拇指。

    身后一道灰影闪过,寒光一闪,灰影又消失了。

    罗英不可思议地望着自己前胸,他的胸前出现一块血渍,血渍越来越大,他慢慢抬头望着李成业,忽然惨然一笑。

    “我明白了,是你…….好狠!你休想!我有你造反的证据。”

    说完,他轰然倒地,就此死去………

    令洛阳百姓恨之入骨的豪霸罗英,像狗一样地被李成业当街宰了。

    李成业坐上马车走了,数十名武士护卫左右。

    周围数千百姓鸦雀无声,没有人喝彩,也没有人欢呼,尽管下午的阳光十分明媚,但每个人却感到一股寒意。

    裴宽轻轻叹息一声,看来传说都是真的,李成业确实要造反。

    ………..

    马车内,李成业一阵心烦意乱,他的计划只成功一半,罗英死了,李琇还活着。

    那个该死的奴才,竟然还掌握着自己的证据!而且还被裴宽听到了。

    李成业心中恼火万分。

    罗英死了,李成业还得收拾残局,他当即对随从道:“立刻去让马冰来见我!”

    就算把罗家掘地三尺,也必须要找到罗英所说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