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五章 给你一个线索
    “老钟,你伤好了?”

    钟馗笑道:“我都是皮肉外伤,将养两天就差不多了。”

    “这到底是什么,研究出来了吗?”

    李琇拾起桌上一份奇怪的文书笑问道。

    钟馗正在研究的文书便是从刺客武凌昆身上搜到的一份契约,用汉文和粟特文书写。

    钟馗微微笑道:“我已经搞懂了,这应该是武凌昆的投资契约!”

    “什么投资契约?”

    “我今天特地问了一个懂行的师弟,他说这是一种委托经商,委托方负责采购货物,交给粟特商人去西方售卖,所获得的利益双方对半分,这种委托经商的方式现在比较流行,有不少粟特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可靠吗?粟特人卷钱跑了怎么办?”

    “能做这种生意的粟特人其实都已皈依唐朝,在唐朝生活了几十年,在唐朝有房宅和家人,信用很可靠,我师弟家前年投了一千贯钱,结果去年就把本赚回来了,今年还能再赚一千贯。”

    “这份契约投了多少钱?”

    钟馗指着文书左下角,“这里有,武凌昆投了两万贯钱!”

    李琇忽然明白自己在长安出门之时算卦的意思了。

    ‘财才签,有才得财,无才失财。’

    要不是钟馗,这张契约就被自己当废纸扔掉了,两万贯啊!

    这应该是武凌昆的全部财产了。

    “这份契约可以转给我吗?”

    李琇心中暗忖,‘这笔财富钱袋应该不在意,毕竟无法兑现,而且它也有好处。’

    钟馗点点头,“我问过了,这是南市最有名的张掖老店开出的契约单,可以转让,但需要武凌昆在转让一栏按下右手拇指指印,然后公子在旁边也按下右手拇指指印,再去店里登记,就算转让成功了。”

    “不用武凌昆本人去?”

    “一般是要的,但我听师弟说,如果情况特殊也可以不用,比如人在外地之类,那就需要一个担保人,最好是在洛阳有名望的人。”

    “有名望!’

    李琇忽然想到了紫林枫,不知这个女汉子肯不肯替自己担保?

    李琇忽然又想起一事,对钟馗道:“你再去问问你师弟,这座宅子他愿不愿转让?”

    ………..

    出乎他的意料,紫林枫一口答应愿意替他担保。

    “你虽然很贪财,这一点让我不喜,但你对洛阳百姓有功,恶贯满盈的罗氏父子直接或者间接死在你手上,看在你替本姑娘长出一口恶气的份上,我替你担保,而且也不用你出面,明天让你手下和我去就行了。”

    李琇呵呵一笑,“那就谢谢阿紫姑娘了,另外,我还需要武凌昆按个手印,烦请阿紫再帮帮忙!”

    不知不觉,他的称呼从紫姑娘变成阿紫姑娘,见对方不反弹,立刻又升级为阿紫,什么叫得寸进尺,这就是了。

    紫林枫无语地看着李琇,居然还要无头尸体按手印,她遇到的这位到底是不是皇子啊!

    …………

    下午时分,李琇在裴旻的护卫下来到了城外行宫,觐见摄政王李成器。

    当然,这是高力士通知他,必然已得到天子许可。

    李成器笑眯眯请李琇坐下,将两个盒子放在李琇面前。

    “我就估摸着天子会把鳞锦衣赏赐给你,那我那件就不给你了,但老十三输了,我认账,我这里有两样好东西,看看你喜欢哪个?”

    “伯父又何必如此,那件事我都快忘记了。”

    嘴上客气,他却拿起第一个长盒子,用小金锁锁住,打不开。

    “大伯,这是啥?”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坦率,不虚伪,这是一柄贴身匕首,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鱼肠剑?”

    李成器摇摇头,“当然不是鱼肠,是高宗时期打造的,被武则天收藏,后来又赐给上官婉儿,就叫做无名。”

    李琇放下剑盒,又打开另外一个盒子,这只盒子没锁,里面竟然是两只透明玻璃球,不对,是水晶球。

    大小就像一个橙子和桔子。

    “这是海州官员去年进贡的高品质水晶,非常纯净,没有一丝杂质,我就让工匠打磨成三对水晶球,我和你父皇一人一对,正好多出来两个,你选一个,要剑还是水晶。”

    李琇望着水晶球,打磨得如此光洁,没有一点磨毛的痕迹,那能不能再继续打磨成两个凸面镜呢?

    他想到了一样宝贝,就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这一刻,李琇心中有一种明悟,这应该就是钱袋给自己的第二个奖励。

    “大伯,都赏给我吧!”

    小学生才做选择题,成年人都想要。

    李成器哈哈大笑,指着李琇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贪得无厌,两样要都可以,但你得拿东西换。”

    “大伯,我是想用水晶球做一样东西,一种能够看得很远的工具,叫做千里眼,就不知能不能成功,如果能成功,给我大伯也做一个。”

    李成器倒有点兴趣了,“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期待你能成功。”

    “那个工匠可能也要借用,小侄只会想象,不会打磨!”

    李成器点点头,“回到长安,我安排他来找你。”

    李成器让人把东西收起,宫女给李琇上了茶。

    李成器喝了口茶,笑眯眯问道:“藏图阁的案子调查进展如何?”

    “回禀大伯,高句丽人都销声匿迹了,十八份图纸和一万五千斤火硝没有线索,现在小侄也是一筹莫展。”

    “我给你一个线索吧!十八份图纸的原件应该在薛王手中,高句丽自己录了副本,便把原件交给薛王了,现在各个关卡查得很严,副本应该还在洛阳,就看你的运气了。”

    李成器见李琇有点犹豫,便微微笑道:“我知道高力士今天召见你,必然是让你找到薛王造反的证据,这其实是好事,你的能力要比李胜之流强得多。

    但你要明白,高句丽人也是薛王造反中的重要一环,它们二者其实是同一件事。”

    “为啥会是同一件事?”

    李成器绞尽脑汁劝说李琇,“这次我们扫掉了洛阳附近的两千多高句丽人,但在河南府附近,还有一万多名高句丽人在聚集。

    如果高句丽人造反,这一万多人将是主力,之前高句丽人和薛王的武士各自为阵,但现在他们二者已经融合,都统一向薛王效忠。

    三十八郎明白了吧!现在高句丽人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任凭李成器把嘴皮说干,李琇都认定了一点,李成器不希望自己去查找薛王造反的证据。

    ……….

    李琇走了,幕僚何必凡笑问道:“王爷,他听从王爷的劝说吗?”

    李成器摇摇头,“这个小狐狸太精了,根本不为所动,看来高力士已经给他说透了。”

    “王爷,其实让他去找也是好事啊!王爷不是说他有运道吗?”

    李成器明白何必凡的意思,还是走截胡的路子,只是……想截这只小狐狸的胡也不容易啊!

    他沉思片刻,吩咐左右道:“让沈南来见我!”

    ………..

    兴道坊内有一座十亩的大宅,这里是洛阳国子监张邈的宅子。

    三更时分,一个黑影轻松越过高墙,直扑后宅。

    片刻,黑影出现在张邈内书房的窗外,黑影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轻巧地撬开了窗户。

    黑影跳入书房,四周搜寻了一圈,在书橱内找到了厚厚一叠信件。

    黑影迅速查看信件,最后找出了三封信,都是薛王李成业写给张邈的信件。

    黑影将三封信揣入怀中,小心翼翼将书房恢复原状,一纵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