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六章 陶化坊事件(上)
    灯光下,李琇不时拾起水晶球眯眼看了片刻,又低头继续绘制草图,他大概还记得单筒望远镜的原理。

    这次钱袋的奖励不爽,为啥不直接送给自己一副望远镜,偏偏只送一个半成品,还得自己设计。

    这时,院子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裴旻回来了。

    李琇连忙把图纸藏起来,装模作样欣赏无名匕首。

    “公子休息了吗?”

    “进来吧!”

    穿着一身黑色武士服的裴旻走了进来,将三封信放在李琇桌上。

    “可惜只找到三封!”

    “三封信就足够了。”

    裴旻迟疑一下问道:“要不要请紫姑娘找几名仿写高手?”

    李琇微微一笑,“我们就有现成的人,不需要找外面人,去把老钟找来。”

    ………..

    入夜,薛王府,武士首领马冰快步走进内堂,单膝跪下禀报,“参见王爷!”

    李成业负手站在大堂上,冷冷问道:“陶化坊那个女人有进展吗?”

    马冰摇摇头,“卑职搜遍了三次,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卑职前两天收买她的侍女,侍女说罗英很少来,也不看重这个女人,卑职认为东西应该不在她哪里?”

    “听说这个女人有几分姿色,你是不是和她搞到一起去了?”

    “卑职不敢,卑职为了调查而接近她,有一些风言风语很正常。”

    李成业冷冷看了他半晌,又问道:“还有什么消息?”

    “卑职今天又听说一个重要消息,罗英去年在巩县秘密买了一座宅子,用途不详,东西很可能是藏在巩县。”

    “现在就出发去巩县查!”

    “卑职立刻出发!”

    马冰走了,李成业这才对身后灰衣人道:“陶化坊那个女人,你再好好审她,然后干掉她。”

    灰衣人躬身行一礼走了。

    李成业负手来回踱步,着实担忧罗英临死前说得那句话,他掌握有自己造反的证据,但自己找到了那么久,罗府掘地三尺也一无所获。

    李成业现在没有任何造反的把柄,天子拿他也没有办法,可就怕罗英所说的证据暴露出来。

    这时,幕僚王丰道:“王爷平时还是要露一露面,久不露面,会让有心人关注王爷。”

    “你来安排吧!”

    “明天晚上卑职安排一场文人夜宴,让王爷的替身出面,显得王爷很悠闲自若。

    “随便吧!”

    李成业一点心思都没有,他这几天都在殚精竭虑考虑一件事,罗英说的证据到底藏在哪里?

    ……….

    深夜,皇宫起居房,李胜和李纪正在向天子李隆基汇报调查进展。

    虽然他们在高力士面前说了一些负气的话,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放弃调查,尤其李胜,这关系到他的仕途,他更需要卖力。

    只是他们不愿和李琇一起调查罢了。

    “微臣昨天又发现一座罗家庄园,约有三千名庄丁,他们穿着皮甲训练,手中有兵器,这座庄园内还有不少兵器和盔甲,大约能武装五千人左右。”

    李纪也道:“这确实是一个突破,我们找到了兵器,以它为突破点,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另一个兵器储藏处。”

    这个收获李隆基还是比较失望,兵甲的数量太少,几千件兵甲对于造反根本无济于事,当年李成业可是在兴道坊帮助太上皇囤了十万件兵器。

    数量少是一方面,更重要是,就算查到十万件兵器,也是罗家造反,和薛王没有半点关系。

    这让一心想扳倒薛王的李隆基怎么能不失望?

    “上次裴使君说,罗英有薛王造反的证据,这个证据有线索吗?”

    “回禀陛下,大家都在找这个证据,罗庆把罗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薛王自己也在寻找,他们之前怀疑陶化坊一户人家,卑职也带人去翻过,一无所获。”

    李胜补充道:“现在有种说法,根本就没有罗英保留证据这回事!”

    李隆基心中的失望和不满已经掩饰不住,还没有努力去找,丧气话已经先说出来了,这是给自己留下后路吗?

    李隆基克制住怒火道:“现在不要说这种话,薛王都没有放弃,我们更需要努力寻找。”

    停一下李隆基又道:“寻找兵器已经意义不大,找到也是罗家造反,现在你们要集中精力寻找罗英留下的证据,这才是重中之重!”

    “微臣遵旨!”

    两人行一礼退下去了。

    虽然夜已深,李隆基却没有一点睡意,他着实心烦意乱,负手在房中来回踱步,他来洛阳的真正目的是除掉薛王,掌控东都,但现在看来,除掉薛王李成业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关键找不到证据啊!

    ………..

    次日清晨,李琇刚起身,紫林枫便匆匆赶来。

    “殿下,昨晚发生一个案子,你或许会感兴趣!”

    李琇见她眼睛熬得通红,估计一夜未睡,连忙让小眉给她倒一盏茶。

    紫林枫坐下稍微休息片刻道:“昨晚陶化坊出了一桩案子,一个年轻女子上吊自杀,表面看是自杀,但她寝室有翻动过的痕迹,而且死者并没有自杀的意愿,从种种迹象看,我断定是他杀。”

    “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别急!下面就是了,我走访了丫鬟下人,才知道这个女子竟然是罗英养的别宅妇,深得罗英宠爱,最近又和薛王的手下好上了,她的府中被搜查了好几次,似乎她隐藏了什么秘密。”

    旁边钟馗脱口而出,“薛王造反的证据!”

    “什么?”紫林枫一怔。

    “紫姑娘应该知道吧!罗英临死前说的话,他手中有薛王造反的证据,她的府中被搜查,应该就是在找这个东西。”

    李琇的想法和钟馗一致,他也想到了薛王造反的证据。

    他看了一眼裴旻,裴旻点点头,“卑职也认为值得一查!”

    ……….

    自缢而亡的女人姓林,住在陶化坊,她家是一座两亩的小宅。

    目前丫鬟婆子暂时都被遣散了,宅子已经被县衙查封,贴上了封条,有衙役在门口站岗。

    他们从后门进了宅子,自杀者的尸体已经不在府中,府中显得冷冷清清。

    众人首先来到死者自缢的房间,裴旻攀到房梁上看了看,便道:“确实是他杀,勒死后再造成自杀假象。”

    “如何看出来?”

    “很简单,如果是自杀,不管她想不想死,临死前都会挣扎,白绫移动,房梁上的灰尘会形成一片杂乱的痕迹。”

    紫林枫也跳上房梁,细看痕迹,房梁上的灰尘只有两条清晰的印子。

    “裴九说得没错,死者上吊后没有挣扎,符合已经死亡后再上吊的假象。”

    李琇拍拍手掌,“两位捕头,咱们不是来破案,是来找东西。”

    众人分头行动,开始仔细搜查后院和中堂………

    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李琇在死者的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发现这座宅子挺新,也就造好了三四年,那些证据会不会在造房子的时候藏入夹墙或者屋顶?

    “阿紫!”李琇探头向窗外喊了一声。

    “殿下有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一个情况,在这个女人搬进来之前,这座宅子是谁的?”

    “殿下的意思是说,东西在这个女人之前就藏好了,所以她也不知道?”

    李琇点点头,“我刚才在想,这么多人都搜过这座宅子,说明它最有可能隐藏证据,但所有人都搜不到,这里面肯定也包括审问这个女人。

    我觉得他们可能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证据在这个女人搬来之前就存在了,所以这个女人才不知道。”

    紫林枫着实佩服李琇的头脑,比别人更高一筹。

    “殿下的猜测很有可能,这个女人在这里只住了一年,我去查一查,在她之前谁住在这里?”

    ……...

    回到清化坊,小眉迎上来道:“薛王派人送来一张请柬!”

    李琇打开请柬,薛王在今晚在薛王府举行一场文人宴,特邀请自己参加。

    “公子要去吗?”

    “不去!”

    李琇把请柬扔到一旁,文人宴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找到薛王的造反证据才是当务之急,再过几天,公主的婚礼就要举行了,李琇有一种直觉,公主的婚礼将是一个转折点。

    而且找到薛王的证据还有一个好处,摄政王不是说十八份图纸原件在薛王手中吗?可以交换回来。

    但高句丽的副本怎么办?

    李琇始终放不下高句丽之事,他喝了杯茶,又匆匆赶去县衙打探消息………

    县衙内,裴宽摇摇头道:“高句丽人就像一夜之间突然蒸发一样,完全销声匿迹了,狡兔三窟,他们可不止三窟,尤其在城外,高句丽人的藏身地点很多,很遗憾,我也帮不了你。”

    “那就没有人知道高句丽人的藏身之处?”

    “有!薛王一定知道,但除非你能拿出让他无法拒绝的条件,或者抓到他的把柄,否则他也绝不会告诉你。”

    又绕回来了,自己不就是找不到薛王的把柄吗?

    李琇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那个县尉金迥呢?他应该属于高句丽的上层吧!他会不会知道?”

    “他或许知道,但他三天前已被押解去长安了。”

    李琇着实很无奈。

    ……….

    傍晚时分,紫林枫回来了,她带来了李琇想要的消息,在那个女人搬进去之前,陶化坊的宅子就属于罗英,但一直空关着。

    夜幕悄然降临,裴旻指着宅子平面图对李琇道:“地图上画上三角的地方,我们今天都寻找过,卑职考虑,现在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地下,被埋藏起来,还有就是夹墙,修宅子之时就放进去了。”

    李琇叹息一声,“占地两亩,如果不知道确实位子,找到的可能性不大,至于夹墙,说不定某块砖是空心的,我们去哪里找?”

    裴旻沉默了,他也意识到没有确且位置,找到的可能性很小。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小眉的一声惊呼。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冲了出去。

    只见小眉站在井边急得直跺脚。

    “小眉,咋了?”李琇快步走上去。

    “我的金钗,我在洗衣,金钗掉进井里了。”小眉快哭出来了。

    李琇探头向井里望去,下面是明晃晃的水面。

    “金钗应该还在水底,反正跑不掉,明天搬个梯子下去,就能找到了。”

    李琇说到这,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半晌,李琇若有所思地问道:“你们说,罗英会不会把东西藏在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