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七十九章 十八罗汉
    李成业脸色铁青,负手望着远处的方丈楼,他也没有想到会横生枝节,杀出一支奇兵,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摄政王的人,企图抢夺信件。

    这时,他的替身在十几名武士的护卫下跌跌撞撞奔回来。

    “王爷,灰灵死了!”

    李成业心中一痛,灰衣人跟随他十年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竟然死在太圆寺。

    “李琇呢?把他干掉没有?”李成业又问道。

    “卑职不知,灰灵应该射出了毒刀,沈南中刀,好像也不行了。”

    李成业知道灰灵的飞刀是他必杀绝技,可以同时射三人,百发百中,只要他把毒刀射出来,李琇就休想活命。

    “把信给我!”

    李成业接过木箱打开,里面是一捆信件,他只看了一眼信皮,一颗心便坠入了冰窟。

    不得不承认,这些信件模仿得非常高明,确实可以瞒过一般人,但这是李成业自己的亲笔信啊!哪里瞒得过他?

    一时间,李成业呆若木鸡。

    …………

    密道像在烟囱内部,李琇把木箱顶在头上,一只手扶住木箱,一只手攀着竹梯向下缓行。

    “轰隆隆!”下方的普宁禅师似乎一脚踩空,摔下去了。

    李琇加快速度,跟了下去,他的脚很快落地,但周围一片漆黑,他能感到自己身处一个很大的房间内。

    李琇的脚碰到一个身体,应该是普宁禅师,他连忙放下箱子扶住他。

    “方丈!方丈!”

    “我头顶有一盏灯,有火石,你点亮它!”

    李琇在墙壁上摸到一个壁龛,里面果然有一盏灯,旁边有火石和火绒。

    他点亮了油灯,周围一切都依稀看见,这是一个很大的地下室,约有两三百个平方,高两米多,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普宁禅师已经快不行了,他气息奄奄道:“殿下,这里原本是高句丽的一个藏物仓库,他们中午就把东西搬走了,向那边一直走…….”

    他手向远处一指,那边似乎有一条很长的通道。

    “高句丽?”

    李琇一怔,“禅师和高句丽有关系?”

    普宁禅师点点头,“我俗家名字叫做高宁,也是高句丽皇族,但我反对他们的复国计划,会让几十万无辜的高句丽人受到牵连。

    我从来不参与他们的任何行动,只是看在同族的份上,帮他们储存一些东西。”

    “他们储存了什么?”

    “很多箱文书,还有十八尊铜罗汉,形势不利,他们中午便把东西送上船了。”

    “铜罗汉是什么?”

    “不知道,我只看见上面…..上面刻满了图案。”

    李琇脱口而出,“军器监图纸!”

    他忽然醒悟了,李成业所说的十八个人,不是真人,而是十八座铜罗汉。

    “殿下…..”

    普宁禅师一把抓住衣服,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我的徒儿也在船上,你们点火,他会回应…..回应……”

    普宁禅师没有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停止了呼吸。

    此时李琇心如火焚,十八尊铜罗汉已经运走,不知自己还能不能追上?

    尽管高力士对追回图纸不是很在意,但军器监令王楚说得好,他害怕火硝技术扩散,被日本人或者契丹人学会,必将遗患无穷。

    ……….

    李琇从一间民房出来,前面就是漕河码头,他看到了裴旻、紫林枫和三十名手下。

    怎么还有小眉?

    “小眉,我不是让你呆在皇宫里吗?”李琇快步走上前。

    “公子,这是高公公给你的!”

    小眉将一个盒子递给李琇。

    “是什么?”

    李琇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金牌和一支金令箭。

    “金牌也用来进出城门,可带百人,金令箭可以临时调五百军队。”

    来得还真及时,李琇翻身上马,“没有时间了,我们走!”

    一行人沿着洛水向西疾奔而去。

    李琇心中还有一线希望,白天洛水上盘查严密,对方可能不敢白天运走,会等到晚上再出发。

    ………..

    行宫内,李成器心中苦涩万分。

    沈南死了,中了灰衣人的毒刀,毒发身亡。

    不出他所料,关键的第一次没有拿到信件,后面就休想再拿到了。

    不用说,薛王交换到的信件也肯定是假的。

    更让李成器心中难受的是,天子拿到了证据,掌握了处置薛王的主导权,也就拿到了东都归属的主动权。

    长子李琎道:“如果父亲不想天子掌控东都,可以以亲情为由反对处置薛王!”

    李成器摇摇头,“薛王必须要死,否则你就休想顺利继承摄政王之位,这可比东都归属重要得多,我估计高力士很快会找我商议抓捕薛王之事,你立刻点集三千军队,我要你亲自去抓住薛王,找到太上皇的遗旨。”

    “孩儿明白了!”

    这时,有官宦在外面禀报,“王爷,高力士求见!”

    ……….

    李琇率领手下和三十名锦衣捕快已冲出了城门,风扯着火把呼呼作响,在黑咕隆咚的夜里沿着洛水北岸疾奔。

    洛水中的行船很少,入夜,大部分船只都靠边休息,主航道内只偶然会有一艘船只航行。

    航行的船只都挂着灯笼,顺流而行,速度很慢,防止夜间撞船。

    这给李琇带来一丝困扰,他要找一艘点火的船只,那这么多灯笼算什么?

    “公子,确定对方说的是火光,不是灯笼?”

    “方丈说看见我们火把,他的徒弟会点火呼应!”

    “船上怎么会有和尚?”小眉不解问道。

    “他们运的是十八罗汉,有和尚更好过关卡。”

    这时,紫林枫一指前方,“那里!我看见了。”

    众人都看见了,一艘货船的后方,有火光闪了一下,随即又闪一下。

    “追上去!”众人精神大振,加快了速度。

    河面上有一艘两千石的货船,货船很大,吃水也深,夜里河面不清,大船走得很慢。

    在大船的后面蹲着一个僧人,他不断用火折子甩燃了火,但又立刻被河风吹灭。

    “你在做什么?”一名武士头子走过来怒喝道。

    “阿弥陀佛,小僧是担心大船被后面的船只不慎冲撞,想用火光提醒!”

    武士头子看了看后面,还真有两艘船跟着,黑漆漆的只看见两个轮廓。

    “说过不准点火,拿个灯笼过来!”

    岸上传来了马蹄声,武士头子向岸上望去,只见一队骑兵拿着火把向这边疾奔而来。

    他顿时又惊又怒,“你这混蛋,是不是在给岸上报信?”

    武士头子拔剑便向僧人刺去,僧人退后一步,翻身一跃跳入水中。

    “岸上有敌情,大家当心!”

    武士头子大声叫喊,十几名武士从船舱内钻了出来。

    这时,李琇勒住马缰绳,望着货船道:“最好能把货船凿穿,让它沉入河中。”

    “让我去吧!”

    紫林枫脱去斗篷,她穿一身黑色紧身武士服,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模特儿身材,可惜唐人不太欣赏。

    李琇将无名匕首给她,“这把匕首削铁如泥,碗口大的小树一挥而断,你用它切开船板。”

    紫林枫抽出匕首,只觉一股寒气扑面,她脱口赞道:“好东西!”

    她收起匕首,纵身一跃跳入了洛水中。

    李琇又拿出令箭,交给裴旻,“前面偃师县有神策军军营,你凭此令箭调五百士兵前来帮忙!”

    “遵令!”

    裴旻拿着令箭催马走了。

    ……….

    “船下有人!”

    “船舱进水了,快靠岸!”

    一名船夫急忙拿竹竿撑船,不料被人猛的一拉,连人带竿落入水中。

    船只在水面上打转,船上人乱成一团,船只开始迅速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