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章 初遇佳人
    天渐渐亮了,五百士兵高声喊着号子,拉着十几股粗绳,一起用力,将沉入水底的货船一点点拉上来。

    岸边,七八名武士被双手反绑坐在地上,还有几具尸体被席子包裹。

    昨晚并没有爆发激战,武士们纷纷跳河逃生,大部分武士都上了南岸逃走,只有一部分武士慌不择路,上了北岸,被锦衣捕快抓住。

    “殿下,你来看此人!”

    紫林枫带着李琇来到一名受重伤的高句丽人面前,“此人就是金水长,洛阳军器监主簿,藏图阁失火的罪魁祸首。”

    金水长年约四十岁,看起来和唐朝的官员没有什么区别。

    他被倾翻的铜佛砸成重伤,颈椎骨被砸断,已经无救了,垂死之际,还在喃喃念着什么。

    李琇凑上前细听。

    ‘要复国,火硝…….战船…..取代……新罗…..占领日本…….’

    没有说完,金水长一口气接不上,手脚一阵抽搐,便再也不动。

    一个有远大志向的高句丽人,居然想到屠韩灭日,李琇简直怀疑这混蛋是不是穿越的?

    高句丽未来的科技部长死了,高句丽人的强军之路彻底破灭。

    ………..

    “阿紫,你也辞职跟我吧!怎么样?我决不会亏待你。”

    李琇满怀期待地望着她,自己实力太弱,急需紫林枫这种武艺高强的、身材火爆养眼的手下加盟。

    紫林枫并没有一口回绝,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这位皇子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贪财好色而已。

    更重要是,跟随他很有成就感,能不断破案,不断获得成功。

    而且收入也丰厚,裴旻一个月能挣二十贯,加上赏赐,一年很轻松地拿到五百贯,自己每月怎么也得十五贯吧!

    比现在自己每月五贯钱的收入高多了。

    紫林枫确实有点动心,她想了想,便展颜笑道:“现在还不行,说不定有一天我真会来投奔你。”

    李琇嘻嘻一笑,“那我一定敲锣打鼓,骑上高头大马到十里外迎接你!”

    紫林枫俏脸一红,这混蛋是在说迎亲呢!

    ………..

    船只终于被拖上岸,大量河水从船体中渗出,士兵们开始将一件件物品向外搬。

    先是十几口大箱子,里面都是文书,其中一口箱子里,李琇找到了一堆军器监的图纸副本,这些文书卷轴都被水浸泡,字迹变成十分模糊。

    但李琇还是在一堆副本中找到了‘火硝提纯及制备法’,让他长长松了口气。

    “铜像也出来了!”

    一尊尊千斤重的罗汉铜像被抬了出来,一共十八尊铜像,高句丽人很谨慎,在上面刷了一层黑油漆,看不到任何文字和图样。

    但用桐油洗掉油漆后,文字和图样就会露出来了。”

    “紫姑娘,铜佛和图纸麻烦你找车运到军器监去,还有金水长的尸体也一并运去,我要先走一步。”

    …………

    皇宫内,李琇将十八卷副本和正本一起放在桌上。

    “这就是失踪的十八份图纸,正本和副本,还有一份副本刻在铜像身上,我已派人送去军器监。”

    李琇轻轻叹息一声,“可惜还有一万五千斤火硝没有找到。”

    “已经非常不错了!”

    高力士笑眯眯道:“圣上对你赞不绝口,尤其你拿到了薛王造反的证据,更是让圣上激动得一夜未睡。”

    高力士指指北面,“圣上刚刚睡下,否则他一定会亲自接见你,大大褒奖你一番。”

    “高翁,啥意思,这些图纸不重要?”

    “图纸当然也重要,但圣上而言,东都更重要一些,凡事都有轻重缓急嘛!”

    “高翁刚才说父皇一夜未睡,他是不是在考虑给我追加什么奖励?”

    你想多了,高力士笑得很虚伪,“你放心,圣上肯定不会亏待你!”

    这话太没有诚意,高力士想了想,还是得拿点实际好处安抚这位功臣皇子。

    “这次你立下大功,圣上已经明确表态,会把你母亲从冷宫里放出来!”

    李琇大喜,“上次不是说伯爵吗?”

    “做事情不要那么死板,李胜还是县公呢!如果是他的母亲,你觉得可能吗?关键是功劳,天子很务实,一切靠实力和功劳说话!”

    李琇还是有点担忧,“就怕摄政王那边不肯。”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无非是条件交换而已,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圣上愿意为你付出,殿下,朝廷里很多事情不是靠钱来衡量,你要理解。”

    李琇心中叹口气,我倒是能理解,但钱袋君不理解啊!

    “高翁,说说薛王,他现在如何了?”

    “昨天半夜,天子和摄政王的军队包围薛王府,薛王是抓到了,但发现是个替身,真的薛王不知所踪。”

    “会不会逃到庄园去了?”

    高力士摇摇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薛王应该还在城内,就不知道他躲在何处?”

    “或许藏在罗家?”

    “罗家也一并抄了,也没有!”

    李琇沉思片刻道:“其实替身不替身并不重要,只要我们认为他是真的,那他就是真的,我建议以谋反之罪将薛王公开处斩,这样一来,他招募的那些武士就人心涣散了,天子再趁机拉拢一些将领,就算薛王将来再跳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他。”

    高力士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真亦假来假亦真,除了他们,谁又知道那个替身是假薛王呢?

    …………

    洛阳的牡丹花会昨天已经开幕了,三个会场都人山人海,从各地赶来欣赏牡丹的游客络绎不绝赶来洛阳。

    李琇带着裴旻和小眉在一处处姹紫嫣红的花丛中穿过,两边人潮如流,一盆盆国色天香的牡丹引来人群的不断惊叹。

    “这把匕首给你!”李琇把无名匕首递给了小眉。

    “你不给紫师姐?”小眉接过匕首笑问道。

    “短剑不太适合她。”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眉是李琇的贴身护卫,有了这柄削铁如泥的匕首,更能如虎添翼。

    练武者对这种神兵是没有抵抗力的,小眉也不例外,她顿时爱不释手。

    他们走到龙凤船前,龙凤船就是咸宜公主和杨洄的婚船,明天晚上咸宜公主就将在船上举行盛大婚礼

    龙凤船长足有一百多米,高达七八层楼。

    在唐朝居然能看到这样的庞然大物,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公子,那就是龙和凤吧!”

    小眉指着船首上方的巨大雕像问道。

    李琇也看到了,船头确实有一对龙凤雕像,至少有三到四米高,栩栩如生,精美绝伦。

    旁边一名管事呵呵笑道:“那是龙凤像,原本只有凤像,几十年风雨也朽坏了,天子说,既然是成婚,就改为龙凤船首像,花了近万贯钱,历时半年才雕成。”

    龙凤船前戒备森严,士兵们手执长矛,不准任何人上船。

    “三姐,那就是龙凤像,好大啊!”

    “有什么稀罕,等我成婚的时候,做个比它更大的。”

    小眉听到声音耳熟,一回头,又惊又喜,“玉珮,你怎么在这里?”

    “咦!是小眉,你也来看龙凤像啊!”

    原来是杨玉珮,李琇回头再看裴旻,踪影皆无。

    “小眉,这是我妹妹玉环!”

    李琇心中怦地一跳,杨玉环!

    他急忙望去,就是她,那天花车游街时看到的少女。

    或许是小家碧玉尚未长成的缘故,杨玉环圆润的俏脸肉嘟嘟的,略带一丝娇憨,她有点羞涩,一直躲在杨玉珮身后。

    但一双大眼睛却长得格外漂亮,眸含秋水,双目澄澈。

    杨玉环给小眉施个万福礼,但一双俏目却偷偷地看了一眼李琇,恰好李琇也在看她,两人四目相视,杨玉环白瓷细腻的脸庞上蓦地飞上一抹红霞。

    杨玉珮可不害羞,她把妹妹拖过来,大大咧咧指着李琇道:“这位就是李大钱袋,你不是需要赞助吗?尽管向他开口。”

    杨玉环羞得俏脸通红,偷偷掐了三姐一下。

    李琇笑眯眯问道:“玉环需要什么赞助?”

    “我…..我不需要!”杨玉环声如蚊语。

    “胡说!刚刚还急得直跺脚,这会儿又说不要了,我来替你说。”

    杨玉珮心直口快,脸皮也厚。

    “我妹妹的舞团已经杀进前十名了,不知怎么回事,她们馆主高夫人宣布退出比赛,这对大家的打击很大。

    她们几个就商议自费参加比赛,可是参加比赛需要租台子、租帐篷、服饰、用脂粉,还要请人,请管事,还要请护卫,护卫我就可以,但其他都得花钱,一大笔钱,她们凑不起来,都躲在帐篷里哭呢!”

    “需要多少钱?”

    杨玉环小声道:“还不知道呢!两天比赛下来,至少要五六百贯!”

    李琇望着楚楚可怜的杨玉环,她虽然说不要,但李琇看得出她眼中的期待。

    “没问题,你继续安心去比赛,你需要多少钱都由我来出,所有东西都用最好的,我有个手下叫做钟馗,非常精明能干,让他给你们做临时管事。”

    杨玉珮竖起大拇指赞道:“济困扶危,这才是大丈夫所为!”

    杨玉环激动得俏脸通红,再次深深施一个万福礼,“谢谢公子!”

    小眉在旁边直翻白眼,她太了解自家公子,这会儿紫姑娘估计又被他抛之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