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一章 危险悄至
    次日上午,在洛阳南市广场,曾经横行一时的薛王李成业被公开处斩。

    一时间轰动洛阳,数十万人赶来目睹薛王被杀,整个广场和周围几条街上都是人山人海。

    监斩官宣布了薛王十宗罪,包括谋反、纵恶、害民、侵田等等大罪。

    天子大义灭亲,还东都百姓一个公道。

    在万千人的一片惊呼声中,薛王人头被刽子手一刀砍下,悬挂城门示众三日。

    随着薛王被杀,他豢养的两万私军失去效忠目标和钱财来源,人心涣散,开始迅速冰消瓦解。

    ………..

    在洛阳宣范坊的一座三亩小宅内,一个神情呆滞的男子趴在地上,不时咧嘴发出一阵阵喋喋傻笑。

    如果认识他的人会大吃一惊,此人不就是今天上午被公开处斩的薛王李成业吗?

    高萱阴沉着脸快步走进内堂,趴在地上的李成业看见她进来,连忙像狗一样爬上去,拉住高萱的裙子,“萱娘,再给我一点,求求你再给一点!”

    高萱厌恶地将他一脚踢翻,她也没想到李成业会变成这样。

    前天晚上,李成业企图占有她,却被她用戒指中藏匿的八段香和百媚盅同时放入酒中。

    药量稍稍猛了一点,但还是属于可控范围,不料在李成业身上却反应剧烈,很快便将他彻底击垮。

    高萱一把揪住他头发,恶狠狠道:“原以为你还有点用,没想到你跟狗一样,要你还有什么用?”

    高萱现在才意识到,李成业的真假已经不重要,洛阳人都认为他死了,他们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相信。

    “萱娘,给我一点,我想要!”

    “你去死吧!”

    高萱一个耳光将他打出一丈远,取出一个瓶子递给一名粗使丫鬟。

    “每天给他吃一丸,如果他想死,就全部给他吃了。”

    高萱上了一辆马车走了。

    李成业像狗一样扑向丫鬟,面容狰狞,“给我,快给我!”

    ……….

    就在隔壁坊的一座大宅内,几名高句丽复国会的头目聚在一起。

    军师金大相对众人道:“会主的意思是,我们先撤退,以后再等待机会。”

    “不能撤退,放弃这个机会,我们就完了!”高萱快步走了进来。

    高训文急忙迎上去问道:“他怎么样了?”

    “已经彻底废了,别指望他了。”

    高训武冷冷道:“他就算清醒又怎么样?薛王已经被公开处斩,谁还会相信他是薛王?”

    金大相点点头,“训武说得对,天子和摄政王这一招确实狠毒,公开处斩薛王替身,宣布薛王已死,薛王就没有了政治价值,我刚刚得到消息,几大庄园的武士都已解散,也正因为如此,会主才建议我们撤退。”

    几个人都望向金训文,最后由他来决定。

    金训文沉默半晌道:“可以稍微折中一下,按原计划执行,如果不顺利,就立刻撤退!”

    …………

    公开处斩了薛王,李琇长长松了口气。

    这几天他整个神经都快绷断,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下。

    “公子,这盆牡丹不错,颜色好艳!”

    跟随他的公孙小眉被一盆艳丽的紫色牡丹吸引住了。

    李琇却看见了紫林枫,她带着几名捕快在广场上巡逻,李琇发现她手中还只肥猫。

    “殿下,这只猫是你们的吧?”紫林枫走上前笑道。

    “是阿狸!”李琇认出了肥猫,它满脸委屈,讨好地舔着李琇的手指。

    “是裴旻妹妹的阿狸,估计是走散了。”

    李琇把阿狸交给小眉,“我们去老钟那里看看,豆豆应该在那边。”

    花魁和百花竞技位于牡丹花会广场的西面,这里搭了大大小小上百座帐篷,每座帐篷前都有一面旗帜,上面写着各自舞团的名字。

    李琇找到了一顶白色大帐,门口旗帜上写着四个大字,‘环秀舞团’。

    环秀舞团这个名字当然是李琇起的,他掏了一千贯钱赞助,有命名权。

    旗帜旁边站着四名请来维持秩序武士,走到大帐门口便听见钟馗的声音,“再紧张也要吃饭,要喝水,饿着肚子上台会晕倒。”

    钟馗临时出任了环秀舞团的管事,也就是经纪人,大事小事都归他管,忙得不可开交。

    这时,一名小丫鬟跑到李琇面前,递给他一张纸条。

    李琇看了一眼纸条,字迹娟秀,竟然是杨玉环约他在七号帐一见。

    七号帐就在南面三十步外,刚才他们还路过。

    “小眉,我去那边看看,马上就回来!”

    “我跟你去!”

    “不用,我就在前面七号帐,你去大帐找豆豆,我马上就回来。”

    李琇生怕小眉跟来,脚下加快了速度。

    小眉望着李琇走远,想了想,她还是不放心,连忙跟了上去。

    ……….

    “怎么是你?”李琇愕然。

    大帐内站着一名盛装的美貌女子,并不是杨玉环,而是高萱。

    高萱冷笑一声,“环秀舞团,想不到堂堂的皇三十八子,居然喜欢我舞馆的一个女学员。”

    最放松之时,也就是最致命之时,李琇发现自己上当,他转身便向大帐外冲去。

    但已经晚了,他只觉脖子上被叮咬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

    公孙小眉刚跑到大帐前,他手中阿狸跳下地,冲进了大帐。

    小眉也跟进大帐,大帐内空无一人,后帐被切开了一条大缝,透过大缝,小眉依稀看见一辆马车掉头,疾奔而走。

    “糟了!”

    她冲出大帐,正好看见裴旻陪同妹妹寻找阿狸,小眉急得大喊道:“裴大哥,追上那辆马车,公子被抓走了!”

    裴旻大惊失色,奋力向数十步外马车追去,周围人吓得纷纷躲闪,裴旻速度快如闪电,距离马车还有十几步,便一跃而起,跳上了车顶,引起四周一片惊呼。

    裴旻一个翻身,一脚踢开了车窗,马车内却空无一人。

    裴旻心如坠渊,他又跳上车顶,向四周望去,只见两里外一辆马车正向北面疾速驶去,在车顶上依稀看见了阿狸。

    “裴九,怎么回事?”紫林枫骑马奔来。

    “公子被人抓走,就是那辆马车!”

    裴旻一指远处的马车,跳下马车,飞奔追去。

    “阿狸在车上,我们还有机会!”

    紫林枫对小眉喊道:“小眉,快上马!”

    小眉一跃跳上马匹,紫林枫催马追了上去。

    ……….

    李琇慢慢苏醒,他躺在冰凉的地上,周围一片漆黑。

    李琇浑身骨头痛得厉害,双手双脚都被反绑。

    李琇一点点向后磨蹭,终于靠在石壁上,吃力坐起,这时他的眼睛渐渐也适应了四周环境。

    这里是个地下室,他感觉有点熟悉,好像是…..太圆寺地下室。

    “你终于醒了?”旁观坐着高萱,似乎也靠在石壁上。

    “你抓我做什么?”李琇冷冷问道。

    “你心知肚明!”

    高萱的声音传入他耳中,冰冷如铁。

    “因为我烧了百昌楼,破坏了你们的复国大计?”

    “不错!”

    高萱咬牙切齿道:“我们准备了五十年,三代人的心血全部都毁了,两千五百名优秀的高句丽勇士都被你这狗贼害死,我就恨不得抽你筋,剥你的皮!”

    李琇冷笑一声,“你好意思说复国大计,你要复国就去辽东,在洛阳折腾什么,你们想在洛阳造反,考虑过洛阳百姓的死活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去辽东,我父亲带着五千勇士去辽东复国,全部死了,就因为他相信了摄政王,被摄政王全部害死。

    那天我就发誓,一定要血债血还,洛阳死几个人算什么?我要天下大乱,要整个大唐给我父亲陪葬。”

    李琇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

    “你以为我办不到?”

    李琇忽然感觉到自己脖子被掐住了,原本那么温柔的手,却变成了老虎钳子一般。

    “过了今晚你就知道了,什么叫做天下大乱!”

    李琇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手越来越狠,就在他即将晕过去之时,掐在他脖子上的手蓦地松了。

    李琇剧烈咳嗽,喘着粗气道:“我以为你要掐死我!”

    “不!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和薛王一样变成我的狗,我要让你亲眼看见大唐怎么天下大乱。”

    “你给我下药了?”

    “那当然,我给下了三倍的百媚盅,今天晚上你再好好求我,薛王求了我六年也得不到的东西,我今晚也会给你!”

    高萱语气很兴奋,她忽然抱着李琇的脖子,狠狠吻住了他的嘴。

    李琇的大脑轰的一下,变成一片空白。

    高萱狂野的吻将他内心深处一朵野火点燃了,李琇开始有了反应。

    高萱感觉到了李琇身体的反应,她站起身,狠狠给了李琇一个耳光,“我让你上车,你竟敢不我面子!”

    她又是一个耳光狠狠抽去,“我在帐篷里苦苦等你,你竟然敢不来?”

    李琇侧头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恼怒地骂道:“你这个疯婆娘,下手真他娘的狠毒!”

    “狠毒?”

    高萱响起一串得意的笑声,“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好好尝一尝什么叫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