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三章 故国不堪回首
    婚船上热闹异常,甲板上扎下了一顶巨大的半敞式青庐,青庐正中挂着一只巨大囍字,上百支龙凤烛将青庐内照如白昼。

    两边坐满了宾客。

    天子李隆基和武惠妃作为女方父母,坐在主座上,旁边是杨洄的父母,国子监祭酒杨慎交和长宁公主。

    长宁公主是李隆基的堂姐,唐中宗的女儿,这也是杨家的巨大荣耀,父子二人都迎娶了公主。

    数百亲友集聚婚船,庆祝咸宜公主大婚,热烈而隆重。

    夜幕已降临,大船上灯火璀璨,华光流溢。

    今天的证婚人是摄政王李成器,原本是薛王李成业,但李成业出事,李成器便主动接任证婚人。

    相国牛仙客担任今天司仪。

    “吉时已到,请新人一起点燃龙凤天灯,姻缘天成。”

    这是婚礼的第一步,点亮龙凤天灯,向洛阳满城昭显皇家婚礼。

    身穿九幅长裙的咸宜公主出现了,身穿官服的新郎杨洄也出现了。

    新郎帽边扎了一朵大绢花,遮住了半边脸。

    “新郎新娘接火炬,准备点火!”

    新郎杨洄从宫女的盘中取过一支火炬,在火盆里点燃了火把。

    接下来就是新郎和新娘一起点亮天灯。

    就在这时,忽然有在船舷上大喊一声,“新郎是假的!”

    所有人吃了一惊,一起回头望去,只见船舷边上站着一人,在灯光照耀下,正是驸马杨洄。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驸马杨洄,那拿火把之人是谁?

    杨洄激动地大喊:“爹娘,孩儿才是杨洄,那个新郎是高句丽人假扮的!”

    新郎忽然一把推开了咸宜公主,举起火把向龙凤像扑去,龙凤像中有一根绳子,一旦绳子被烧断,船体内很快将发生剧烈爆炸,整个大船都会被炸得粉碎。

    就在他刚要点火之时,只见一道寒光闪过。

    新郎的手腕被飞剑一剑斩断,新郎惨叫一声,火把落地。

    船上登时大乱,杨洄冲上去一脚踢翻假驸马,踩着他的脸,狠狠一剑刺进假新郎的胸膛。

    “王八蛋,竟然敢冒充你大爷!”

    旁边公主美眸一亮,杨洄受尽折磨,奶油气质没有了,头发张扬,衣服凌乱,颇有几分草莽之气,他这一刻表现出的霸气竟一下子打动了公主的心。

    “这个驸马也不错啊!”

    ........

    李琇在寻找高萱,他忽然看见看假扮成宫女的高萱,高萱身形一闪,进入船舱。

    李琇追了上去。

    里面是一条走廊,有十几个船舱,却不知高萱进了哪一间?

    前面主船舱内忽然传来一阵宫女的惊呼声,李琇提剑追了进去。

    高萱竟然闯进了公主和驸马的洞房,李琇冲进去,只见床榻旁出现了一个大洞。

    这应该是给驸马备用,万一点火失败,由驸马执行后备方案。

    李琇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这时,系上码头上的缆绳忽然断了,船只剧烈晃动一下,向洛水中央漂去,船上所有人都摔倒了,惊叫声起此彼伏,船上一片混乱。

    裴旻也追进了船舱.......

    李琇落地处有几床厚厚的棉絮,他爬起身,跌跌撞撞冲出底舱,下面是一个很大的货仓空间,点着油灯,光线昏暗。

    只见高萱正沿着一条空中桥梁行走,桥梁很长,被数十根长索拉住,就像一根空中的平衡木,这是用来吊运物资的栈桥。

    李琇追了上去,他虽然不会武艺,但平衡能力却极好,距离高萱越来越近。

    这时高萱爬上了更高的一根桥梁,桥梁上有一根细绳吊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固定着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

    这根细绳一直连着龙凤像,只要烧断龙凤像上的细绳,蜡烛就会坠入下方。

    如果蜡烛落下出现意外熄灭,驸马就要亲自过来纵火,但蜡烛很粗,落下后也不会熄灭。

    高萱转身冷笑道:“李琇,没想到你居然能逃出来,可惜就算你再有本事也来不及了。”

    李琇瞥了一眼下方,竟然是一座敞开式的秘密隔舱,上面铺了一层干草,在干草下面,一个个巨大的木桶依稀可见。

    一百五十桶火硝,军器监失踪的一万五千斤火硝都在这里。

    李琇抬头又向高萱望去,只见她已将把蜡烛拿到手中,火光明亮。

    “高萱,不要!”

    李琇吓得腿都软了,扔下去,自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胆小鬼,你居然害怕了?”高萱笑容格外得意。

    “高萱,我们都还年轻,让我娶了你吧!我陪你去高句丽复国。”

    “娶我?”

    高萱冷笑一声,“你这混蛋居然愿意娶我?”

    “我当然愿意,在巩县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只是听说你是薛王的女人,我才逼迫自己忘记你。

    但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你忘了吗?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是我梦见你时写出的诗句,问君能有几多愁,那是我得不到你的愁怨啊!”

    李琇两辈子都没有谈过恋爱,但生死关头,他什么恶心的话都敢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甜言蜜语。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首词曾将高萱彻底打动。

    高萱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温柔,“我是高句丽公主,我也想找个大唐皇子为佳配,薛王一直在追求我,但我从未给他机会,你写出这首曲子词,我确实对你动心了,但是.......”

    高萱轻轻摇头,“你不懂国仇家恨,李琇,我们一起共眠于此,来生再做夫妻吧!”

    一道寒光闪过,直射高萱,高萱手中的蜡烛也同时抛出。

    “完蛋了!”

    李琇大叫一声,狂奔几步,不顾一切地向前扑去,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跳得远,一跃纵身在空中,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左手一把抓住了蜡烛。

    与此同时,裴旻的飞剑刺穿了高萱的前胸,血光喷射。

    李琇和高萱一起向密封舱内坠下,在即将落地之时,李琇将蜡烛猛地按在自己胸口上。

    ‘嗤!’蜡烛火焰熄灭了。

    他重重地摔在干草和木桶上。

    李琇的意识开始模糊,在他失去知觉的一瞬间,他看见看躺在不远处的高萱,她歪着头,口中流着鲜血,一支长剑刺穿了她的心脏。

    李琇心中一痛,蓦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