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四章 一掷千金为谁笑
    李琇醒来时已是次日上午,公孙小眉欢呼一声,“公子终于醒了!”

    李琇握住她的手,微微笑道:“你不生气了?”

    小眉气鼓鼓道:“你这个坏东西占我便宜,以后再找你算帐,现在暂时饶你。”

    “扶我起来!”

    小眉把他扶起身,“御医说你居然没有摔断骨头,简直就是奇迹!”

    李琇感受一下浑身机体,骨头没折断,身体也没有什么异样。

    他忽然想到什么,捏紧双拳,钱袋空间跳出,果然,只剩下八千贯了,又被这妖袋子贪污了一万贯。

    李琇恨得直咬牙,却有无可奈何。

    他忽然发现房间不对,陈设更不对。

    “我在哪里?”

    “当然在皇宫,几个御医抢救你,折腾了一夜。”

    “高萱的尸体谁收了?”李琇问道。

    公孙小眉瞪大眼睛,“她差点害死我们所有人,你还惦记着她?”

    李琇苦笑一声,“也就随口问问,她是我最厉害的一个对手,对手没了,也怪失落的。”

    “裴旻收了,暂放在太圆寺,怎么安葬再等你的指示。”

    李琇想了想,还是成全高萱的愿望吧!

    “你告诉裴旻,把她的遗体烧了,去南市找一个高句丽商人带回辽东故土安葬,一切费用我来承担。”

    这时,脚步声传来,外面传来高力士的声音。

    “三十八郎醒来了?”

    “高翁请进!”

    李琇又对小眉道:“去吧!告诉裴旻,最好今天就把它处理好。”

    小眉走了,高力士笑眯眯走了进来。

    “殿下居然没事?从两丈高摔下,火硝桶都压碎了四个,御医们都说不可思议。”

    “高翁忘记鬼神借道了吗?我这次失去了两万贯钱。”

    “哦!”高力士恍然大悟,差点忘记这家伙会道术。

    “不用担心,两万贯钱很快就有了。”

    李琇眼睛一亮,“天子要赏我?”

    “你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救了这么多人的性命,怎么能不赏?

    天子和摄政王各赏你一万两银子,天子另外再赏你五千匹彩帛。

    放你母亲出冷宫的旨意,天子和摄政王都签署了,这是摄政王主动提出,天子没有交换什么代价。”

    “那东都呢?天子拿下吗?”

    高力士点点头,“天子用太原府尹交换了河南府尹,整个东都洛阳都被天子掌控了,三十八郎,这完全是你的功劳,天子不会忘记。”

    高力士把一块金牌递给李琇,“天子知道你人手单薄,特地给你一面金牌,以后你可以凭这面金牌调动地方官府的力量协助你破案。”

    李琇大喜,天子终于给自己有用的资源了,他连忙接过金牌。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准备造反的高句丽一万军队被陈玄礼军队全歼,高佑和高训文都死了,只有金大相在混乱中逃走。”

    “薛王找到了吗?”

    高力士点点头,“他死了,服药过量中毒而死,他的余孽还在清查中。”

    高力士坐了下来。

    “有件事本想晚点告诉你,但我想了想,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高力士一脸严肃,让李琇心中有些忐忑。

    “啥事?”

    “我们在清理薛王的书房时,发现了一些敏感信件,有些是朝中大臣的信件,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居然发现了太子和薛王的秘信。”

    与自己无关,李琇又开始打酱油了。

    “他们在信里聊了啥?”

    “太子支持薛王继任摄政王。”

    “那也不错吧!至少没有支持薛王登基当皇帝。”

    高力士很无奈,“问题是这几封密信被摄政王抄到了,今天一早,摄政王把信转给了天子。”

    李琇心念一转,便意识到了太子的危机。

    薛王是以叛逆之罪公开处斩,太子岂不是成了叛逆者的同谋?

    李琇小心翼翼试探问道:“之前高翁好像给我说过,天子要废太子?”

    “事情就是这么有趣,之前天子想废太子,摄政王反对,说国本不可妄动,现在天子不想折腾了,摄政王又说,太子德不配位。”

    “那到底是废还是不废?”

    高力士点点头,“天子想废太子也并非心血来潮,十五年来天子举步维艰,也和太子的拖累有关,比如东宫也有两个平章事的推荐资格,太子为讨好摄政王,居然主动放弃了。

    还有去年天子反对册封摄政王世子,当年天子和太上皇有协议,摄政王只有两任,太上皇和李成器后,摄政王就要取消,大权重归天子。

    就在天子反对册封摄政王世子之时,太子却公开表态支持册封摄政王世子,这无疑是从背后捅了你父皇一刀,最后你父皇不得不妥协。

    太子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是忘记自身立场,巴结讨好摄政王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又暗通薛王,连摄政王也不容他了。”

    “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琇眨眨笑道:“莫非天子想让我接班?”

    高力士吓了一跳,连忙向左右看看,确定没人,他才压低声音道:“废太子的风声已经传开,现在宫内草木皆兵,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置身事外,千万不要有非分之念,更不要成为别人的棋子,储君易位是要流血的,废太子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一两年,东宫都会处于动荡之中,你自己小心。”

    高力士将几块玉牌和单据放在桌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琇,这才离去。

    高力士有些话没有说,李琇已经卷进了换储风波,而且并不是好事。

    ……….

    牡丹花会还是人潮汹涌,热闹异常,丝毫不受昨晚事故的影响。

    ‘昨夜风急,刮断了缆绳,公主婚礼另择日举行。’

    一张轻描淡写的通告就算给了洛阳民众一个交代。

    但各种小道消息早已在洛阳城内不胫而走。

    ‘高句丽人谋反、火硝炸船、假驸马、花魁绝命、文昌塔吊尸。’

    这么多吸引人的素材,经过市井的加工,只会添油加醋,变得更加离奇荒诞。

    百花女团的赛事,还在如火如荼进行。

    今年的花魁大赛已经结束,去年花魁赛第二名的施瑶以遥遥领先的票数勇夺桂冠,夺走了今年的花魁。

    除了花魁折桂外,还有百花争春大赛。

    百花其实就是后世的歌舞女团,由一个个小团体组成,少则七八人,多则十几人,都是各个乐坊的学员。

    今天是第三轮比赛,将决出最后的百花胜者。

    李琇在大帐内看见了疲惫不堪的钟馗,他用手撑着头,坐在角落里打瞌睡。

    “公子过来了?”

    钟馗连忙站起身,声音嘶哑。

    “你啥事都亲力亲为,想替我节约吗?”

    钟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请了不少人,化妆的、布台的、管服饰的、维持秩序的、跑腿的,足有二十多人,才能勉强运转起来。”

    “我们去看看比赛,边走边说。”

    ………

    在牡丹花会西面的空地上,一排摆下二十座大台子,这就是今年进入最后决赛的二十支百花团。

    中间是主台,二十支百花少女团轮流上台表演歌舞,四周人山人海,欢呼声不断。

    看花的人不少,但看美女的人更多。

    李琇来到环秀团舞台前,整个舞台花团锦簇,被几百盆鲜花包围,顶上一条横幅,上写‘环秀舞团’四个大字。

    环秀舞团一共有八人,她们分成两个部分,三人驻台,五人在主台上表演。

    三个少女都如花似玉,或走、或思,或凝神观花。

    李琇看了一圈,他发现无论容貌、气质、服饰和歌舞,环秀舞团都是尽善尽美,明显高出一筹。”

    “现在成绩如何?”

    钟馗苦笑道:“我们现在是第五名。”

    李琇一怔,不解地问道:“我们才艺排名最高,姿容也好,怎么才第五名?”

    “公子有所不知,才艺姿容只占一半的分,另一半是捧场分,目前我们才艺姿容得分最高,但捧场分却排在最后。”

    “为啥?”

    钟馗踌躇半晌道:“这个不好说!”

    “有啥不好说?”

    李琇瞥了一眼钟馗,有点不高兴道:“我既然接手这个歌舞团,里面还有我的名字,难道我就不想夺第一?”

    钟馗向两边看看没人,这才低声道:“寿王!”

    “寿王李瑁?”

    钟馗点点头,“他看上了花魁施瑶,有他支持,不仅施瑶夺走了花魁,就连施美乐坊旗下的五个百花团队得到他的关照。”

    “他怎么关照?”

    “就是赏赐布帛,他今天一早赏赐了一批布帛,我们排名就下去了。”

    李琇想了想问道:“如果我们的团队想杀到第一,需要赏多少匹布帛?”

    “五百匹,我们就能领先第一。”

    李琇将一块玉牌交给钟馗,“这块牌子可以从宝记柜坊提取五千匹彩帛,先赏五百匹拿到第一!”

    “公子,彩帛的话,只要一半就够了。”

    “那就先赏三百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