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五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三百匹彩帛搬上舞台,环秀舞团的排名立刻飙为第一。

    这个消息轰动了赛场,众人议论纷纷,环秀舞团的恩主来了。

    消息传入了东都皇宫。

    寿王李瑁喝了口茶,笑眯眯道:“那个环秀舞团就是三十八郎搞的吗?我还以为是萱华乐坊呢!”

    恭恭敬敬站在下首之人是施美乐坊的馆主施宝贵,他女儿施瑶被李瑁看中,有希望封为偏妃。

    “回禀殿下,原本是萱华乐坊的舞团,萱华不久前不是宣布退出了吗?三十八郎就接手了其中一支,改名为环秀舞团。”

    “秀我知道,环又是什么意思?”

    “是舞团的主唱和主舞,叫做杨玉环,姿容才艺都是上佳,在萱华乐坊她就是新秀第一。”

    “殿下,我们要和环秀团打打擂台吗?”

    施宝贵拿不定主意,环秀团的背景是皇子李琇,如果没有寿王的支持,他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而且他已经拿到了花魁,对百花团争春兴趣不大了。

    李瑁呵呵一笑,“和三十八郎打擂台,倒是有点意思!”

    ………..

    中午时分,领先了不到两个时辰的环秀舞又被施美舞团反超。

    寿王李瑁赏了施美舞团一千匹布帛。

    李琇第二次见到了杨玉环。

    上次杨玉环没有化妆,今天她化了浓妆,不得不说女人化妆是最大的美颜,李琇竟然没有认出来。

    和上次的杨玉环完全不一样了。

    少了一点青涩,多了一分美艳,这一刻李琇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倾国倾城,什么叫闭月羞花,那是一种美艳得让空气都要凝固,让人无法呼吸。

    尤其她那对美眸,那种眸含秋水,那种清眸流盼,一双黑亮的双瞳俨如世间最黑的宝石在水银中流动。

    李琇一时间看呆住了,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旁边当保镖的杨玉珮终于忍不住,重重咳嗽两声,“喂!大钱袋子,我妹妹在和你说话呢!”

    “哦!”

    李琇脸一热,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说啥?”

    杨玉环俏脸一红,对方火辣辣的目光让她难以抵挡。

    “我是说,我们只追求才艺第一,至于最后是否夺魁并不在意。”

    这小娘子不好意思,在替自己省钱呢!

    “你不用担心,天子刚刚赏赐给我五千匹彩帛,如果五千匹彩帛依然拿不到第一,那我也只能认了。”

    杨玉环咬一下嘴唇道:“那最后都还给公子,我们不要!”

    “到时再说吧!你现在先别管其他的,专心歌舞,等晚上结束,我请大家吃饭,给大家庆功。”

    这时,外面在催了,“玉环,我们要上台了。”

    “来了!”

    “公子,我先去了。”

    “这个给你!”

    李琇取出一张素笺,递给杨玉环笑道:“这是我专门写给你的,决赛时你唱出来。”

    杨玉环接过素笺,细细读了一遍,美眸大放异彩。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是公子写的?”

    李琇的笑容格外温柔,“我专门为你写的,我给它起名为《玉环曲》。”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自己写诗,而且还写得还这么好。

    杨玉环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欢喜,她冰雪聪明,怎能体会不到这首诗后面的深意。

    低下头略带羞涩地行个万福礼,“谢谢公子厚爱!”

    她走了几步,又轻咬红唇,回眸向李琇一笑,秋波那一转,顿时将李琇的魂给勾走了。

    一刻钟后,李琇豪掷一千段彩帛,环秀团再次高居第一,将第二名甩出了三条街。

    下午时分,排名第二的施美团又得到寿王赏赐两千匹布帛,将环秀团挤下了第一。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刻钟,也就是半个小时。

    比赛也进入了最后的白热化阶段,施美团以两千九百分暂居第一,环秀团是两千七百五十分。

    而第三名只有一百二十七分。

    两强争霸,轰动了整个牡丹花会,人潮汹涌,数万人聚集到舞台前,见证最后的决战。

    李琇再次出手,抛出一千段彩帛,环秀团得分飙升到了四千七百五十分

    这个得分已经超过了花魁施瑶的四千五百分,堪称二十年来百花大赛最高分。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炷香时间,整个赛场都疯狂了。

    数万人载歌载舞,等待着最后百花魁的产生。

    舞台上,环秀团五名少女翩翩起舞,她们每个人都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在仙姿舒展的舞蹈中,国色天香的杨玉环手执一支牡丹,轻启朱唇,歌喉婉转。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寿王李瑁也出现在赛场上,他手里摆弄着一块玉佩,这是两千匹布帛,他准备在最后一刻投出。

    李瑁漫不经心听着台上的唱歌,但第一句‘云想衣裳花想容’就把他吸引住了。

    ‘大气啊!’

    他这才注意到台上的主唱,他眼睛越来越亮,天下竟然还有这般美的女子,尤其她的一对含情脉脉的美眸,简直连秋月都要逊色三分。

    他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花魁施瑶,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了。

    这一刻李瑁改变主意了。

    李琇手中也捏着一块玉牌,等待着最后一刻。

    他能感觉到杨玉环把整个感情都融入到这首歌中,这固然是她对音乐的热爱,同时也蕴含着她对李琇的感激。

    怀春少女表现出的感激,自然就是一双美眸含情脉脉了。

    这时,一名大汉举起的鼓槌,结束的锣声即将敲响。

    就在一瞬间,钟馗站起身高喊道:“皇三十八子赏环秀团彩帛一千段。”

    李瑁的管事也站起身大喊道:“寿王赏玉环姑娘布帛两千匹!”

    赛场上顿时一片哗然,寿王竟然在最后一刻倒戈了。

    李琇忍不住冷笑起来,他怎么不懂李瑁的心思,历史在这里没有走错路,李瑁真的看上杨玉环了。

    只可惜他晚了一步,自己已经先行一步。

    …………

    整个百花大赛都疯狂了,环秀团最后得分居然是八千七百五十分,超过了历届花魁,尤其最后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两位皇子居然同时投给了环秀团。

    百花团比赛只算团体分,尽管李瑁最后投下的两千匹布帛是赏给杨玉环,也只能计入总分。

    普通百姓只是看热闹,越热闹越好,殊不知在行内,李瑁这个举动却犯了大忌。

    很简单的道理,将士们在前方沙场上浴血奋战,国王却在后方投降,还给敌军送去大批兵甲物资。

    这岂不让三军将士心寒,岂不让各国将士不齿?

    李瑁可没有想这么多,他就是为女人而来,一掷千金,博佳人一笑,歌舞团的胜负和他有什么关系?

    李瑁不理睬施氏父女脸色铁青,带着几名随从兴致盎然来到舞台后面,他问一名管事,“刚才唱歌的玉环姑娘在哪里?”

    “回禀殿下,玉环姑娘刚才已经被人接走了。”

    李瑁一怔,“被谁接走了?”

    “好像是皇三十八子!”

    李瑁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