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七章 摄政王的心机
    在杨玉环家门口,两人吻了又吻,相拥不舍分离。

    李琇捧着杨玉环俏脸笑道:“要是被你家人发现我们躲在这里亲嘴,会怎么样?”

    “我娘会刨根问底,我爹爹会把你请进去好好谈一谈,但若被我祖父看见了,估计会一锄头把你打死!”

    “你祖父这么厉害?”

    “他的脾气越老越火爆,莫说你是皇子,皇帝来了他也不怕,他一发脾气,我们全家都得跑去找我,只有我能降服祖父。”

    “你怎么降服?”

    “撒撒娇呗!我一撒娇,祖父再大的怒火也消了。”

    说到这,杨玉环撒娇道:“琇郎,我要你再抱抱我!”

    李琇又将杨玉环紧紧拥入怀中。

    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杨玉珮的冷笑声,“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在打我妹妹的主意,果然如此!”

    杨玉环吓了一大跳,连忙离开李琇怀抱。

    李琇也看见了丈许外的杨玉珮,她似乎多喝了几杯酒,老远就闻到一股酒味。

    “玉珮这么早就回来了。”

    “别叫我玉珮,我和你不熟!”

    杨玉珮上前牵住妹妹的手,酸溜溜地数落她道:“这家伙有啥好的,又不会武艺,长得也不帅,个子那么矮,就是有点钱罢了,虽然我也喜欢他的钱,但他这个人我是不要的,玉环以后别理他!”

    “三姐,你喝多了!”

    “我哪里喝多,赶紧跟我回家,若被祖父看到了,他会把我们都打死。”

    杨玉珮拖着妹妹就走,杨玉环回头歉然望着李琇。

    李琇做个‘明天’的口型。

    杨玉环听懂了,她点点头,走到几步,又回眸向情郎嫣然一笑,眼波流动,百媚丛生,李琇捂着胸口,差点摔倒。

    一直望着杨玉环进了家门,李琇这才带着无限美好的遐想,转身离去。

    走上官道,裴旻牵着两匹马在等他呢!

    李琇翻身上马,裴旻笑道:“恭喜公子终于遇到良缘!”

    “离良缘还差好几步呢!后来李瑁怎么样?”

    “李瑁把他手下大骂一通,看得出他不甘心,我听有人说,可以查得到杨姑娘住处,要不卑职今晚蹲在这边客栈?”

    李琇摇摇头,“今晚不会有什么事,明天让张瓶和赵壶来蹲客栈。”

    李琇又冷冷哼了一声,“他真要不知死活,我这个爵位不要也吧!”

    ……….

    李瑁怒气匆匆回到皇宫,他刚坐下,有宦官禀报:“殿下,王妃娘娘来了!”

    王妃娘娘只有一人,就是李瑁的母亲武惠妃。

    武惠妃是天子最宠爱的女人,她生的儿女自然也是天子最宠爱的儿子和女儿。

    李瑁吓了一跳,慌忙站起身,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今晚他和李琇有了小小的冲突,他担心母亲是为此事而来。

    武惠妃在十几名宫女的簇拥下走上堂,李瑁上前跪下,“孩儿给母妃请安!”

    武惠妃坐下,宦官连忙给她上了茶,武惠妃端起茶盏。

    “起来说话!”

    “谢母妃!”

    “瑁儿,你今年二十岁了吧!”

    “孩儿刚过弱冠。”

    “我十四岁入宫,十六岁生下你,这一转眼就二十年了,你年纪也不了,我也想早日抱孙子,等回长安后,你就开始筹办婚礼吧!”

    李瑁也有一个未婚妻,是荥阳郑氏家的女儿,女方今年十六岁,已经到了出嫁年龄。

    李瑁心中一突,母亲怎么会说这件事?

    他很了解母亲,母亲说任何一件事都会有缘由。

    他心中越来越不安,却不敢出言询问。

    武惠妃喝了口茶,又淡淡道:“我听说一件事,这几天你颇为活跃,和新花魁打得火热,新花魁叫施瑶吧!有传闻说,你要迎娶她入宫?”

    “啊!原来是这件事。”

    李瑁连忙跪下,“启禀母妃,孩儿无聊,投几匹布支持施瑶争夺花魁没错,但怎么会变成孩儿想娶施瑶?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孩儿是什么身份,会娶那么低贱的女人?哪怕是当偏妃也不可能。”

    自从见到杨玉环,施瑶已经从白月光变成白米饭,就算母亲支持他娶施瑶,他也看不上了。

    儿子的表态让武惠妃还算满意,看来施家之女真是传言了。

    她对心腹宫女使个眼色,心腹宫女会意,向众人摆摆手,让大家都出去。

    大堂内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

    武惠妃这才缓缓道:“你父皇废太子的决心已下,在所有的皇子中,你为太子的希望最大,母亲希望你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要出什么纰漏。

    你父皇最反感之事,就是和花魁之类交际女人混在一起,所以母亲要提醒你,不要被人抓到把柄,尤其是施瑶,已经有人向你父皇告状了。”

    “是谁?”

    “是谁你不要管,你的那些皇兄个个都是人精,个个都盯着那个位子,现在你是最有希望的两个皇子之一,今晚我才特地来敲打你。”

    “不知另一个最有希望的皇子是谁?”

    “三十八郎!”

    “什么?”

    李瑁大吃一惊,“他怎么可能,他才是一个子爵。”

    “他确实不可能,偏偏摄政王推荐的就是他,有摄政王支持,你说他有没有希望?”

    “摄政王怎么推荐他?”

    “他昨晚救了多少人的性命,包括摄政王,摄政王知恩图报也很正常。”

    “不可能!摄政王从来就不是什么知恩图报之人,再说立储君这种事情岂是救一次性命就能决定的。”

    “李琇是什么原因你就别管了,你还是管好自己,娘会替你说情,但你自己得争气,明白了吗?决不能和施家再有任何关系!”

    李瑁又跪下哀求道:“母亲,孩儿确实喜欢一个女子,但绝不是什么花魁,而是清白人家的女子。”

    武惠妃神情有些不悦,“你又在胡闹!”

    “母妃,孩儿绝不是胡闹,此女相士说她贵不可言,多子多福之相,若得她为妾,孩儿一定洗心革面,苦读诗书。”

    ‘多子多福之相’让武惠妃心中一动,荥阳郑氏虽然是天下名门,但那个女孩儿体质较弱,她见过一次,有点弱不禁风,不是旺子之相,武惠妃也不太喜欢。

    如果是清白人家女子,只是娶妾的话,倒也无妨。

    武惠妃沉吟片刻道:“这样吧!明天带她给我看看,我看得中,你就留下!”

    李瑁大喜,磕头谢恩,“谢母妃厚爱!”

    ………..

    武惠妃走了,李瑁在大堂上来回踱步,有机会成为太子,他当然做梦都会笑出声。

    大丈夫唯权力和女人耳!

    权力要争,女人他也不能丢,杨玉环他也绝不会放手,这个女人完全把他的心抓住了。

    杨玉环虽然在李琇那边虽然有点麻烦,但既然母亲答应了,自己把握就大了,李瑁就不信李琇斗得过母亲。

    关键是施瑶有点麻烦,两人曾经海誓山盟,施瑶手中有他的重要定情信物,更重要是,他和施瑶已经上过床,就怕施家不肯干休。

    李瑁心一横,无毒不丈夫,为了太子之位,他豁出去了。

    他拾起桌上一根铜棒,敲响了云板,一名脸上有一道刀疤的黑衣武士像鬼魅般出现,单膝跪下抱拳道:“参见寿王殿下!”

    李瑁冷冷道:“你去替我杀一个人,拿回我的玉珮,然后我给你两百两黄金回长安躲避风头。”

    “遵令!”

    .........

    洛阳城外行宫,摄政王李成器已经开始收拾行装,准备返回长安了。

    这次李成器虽然争夺东都失败,但他的另一个目标,铲除薛王却达成了,解除了薛王对摄政王位子的威胁,也算是有失有得。

    接下来洛阳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李成器准备返回长安。

    当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憾,那就是父皇留下的那份圣旨没有找到,不知被薛王藏到哪里去了?

    大堂上,世子李琎不解地问道:“父亲为何推荐李琇为太子候选人,他显然不合格,宗法规定,至少要郡王以上才有资格问鼎东宫。”

    李成器的小绿豆眼瞥了一眼儿子,冷冷道:“你懂什么,我就是怕李隆基立李琇为太子,才推荐他,若李琇成为太子,恐怕你就没有机会成为摄政王了。”

    “啊!孩儿愚钝,不明白父亲高见,就怕天子将计就计呢?”

    “他绝不会考虑李琇,除非他和我翻脸,强行立李琇为太子,但我很清楚他没有那么大的魄力。

    我为什么现在要求换太子,因为太子和薛王私通?不是,我就怕李琇越来越强,就怕李隆基忽然有一天醒悟,所以要先把新太子这个坑填了,绝了他以后想换太子的想法。”

    李琎恍然大悟,还是父亲高明。

    “既然知道李琇不会被立太子,父亲为何还要推荐他?”

    “我是在敲打一下那些蠢货皇子,让他们明白,李琇会是他们的威胁,将来他们自然就会联手对付李琇,时不时在李隆基面前进点谗言,女人吹点枕边风,把一些小毛病放大,抵消他的功绩。

    那时,李隆基就不会觉得李琇有那么优秀了,一旦将来新皇登基,第一个就会杀了李琇,你将来的压力就会小得多。”

    “那父亲何不现在就杀了他?”

    李成器轻轻一叹,“在玄都观,我确实动了杀他之念,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如果当时杀了他,昨晚我们父子恐怕也灰飞烟灭了,这就是因果,也是天意,你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