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八章 斗智斗狠
    半夜里,李琇被小眉推醒了。

    “公子,快醒醒!”

    “怎么了?”

    “院子里有人扔了一件东西进来了,好像蛮重要。”

    李琇坐起身,不多时,裴旻拿着一个很长的木盒进来。

    “就是这个,里面好像是份圣旨。”

    李琇打开木盒,上面有张白纸,纸上写了一句话,‘恩葬吾主,无以为报,以此物谢之!’

    看字迹,应该是个女人所写,没有任何落款。

    李琇又拾起木盒中的卷轴,是一份黄麻敕书,他慢慢展开,里面的内容让李琇吓了一跳。

    原来是太上皇要求李成器将摄政王传位给薛王李成业的旨意。

    有太上皇宝印,还有门下省中书省的大印,以及各相国的印章。

    是一份正式敕书圣旨,完全合法。

    李琇是知道这份旨意的,太上皇驾崩前在病榻上草拟,一直是李成器的的心腹大患。

    这次天子和摄政王罕见联手对付薛王,就是冲着这份旨意。

    没想到它竟然落在自己手中。

    “公子,这会是谁送来的?”裴旻不解问道。

    “这圣旨如此重要,必然是薛王随身所带,最后薛王落在高萱手中,这份圣旨也应该被高萱得到了,应该是高萱手下给的,看这张纸条就知道了。”

    李琇心中也十分感叹,他送高萱回故土安葬也是只是想尽一份心,并无他求,最后却得到了这份圣旨,可见冥冥中自有天意。

    ……….

    摄政王也被宫女推醒了,“王爷,世子求见!”

    “让他进来!”

    李成器坐起身,稍微调整一下身体,才起身来到外屋。

    外屋有两人,一个是世子李琎,一个是长着刀疤脸的黑衣武士。

    “卑职蒋勇参见王爷!”

    这名黑衣武士是摄政王安插在寿王李瑁身边的卧底。

    “寿王出事了吗?”

    “回禀王爷,两个时辰前他命令卑职刺杀花魁施瑶,卑职已经将那个女人刺杀,拿到了证据,但寿王可能要将卑职灭口,卑职不能回去了。”

    “他刺杀花魁做什么?”

    “他原本要迎娶花魁做侧妃,现在他又担心会影响自己争夺东宫,所以反悔了,可又怕花魁闹事,索性秘密杀了她。”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回头我会用你!”

    侍卫把蒋勇带走了。

    李成器冷笑一声,“这样愚蠢的人还能争夺东宫?”

    “父亲,这是对付武惠妃的机会,要不要出手?”

    李成器沉思片刻道:“等一等,看看情况再说!”

    ……….

    天刚亮,紫林枫来了,她带给李琇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花魁施瑶昨晚被杀,一剑毙命。

    “如果凶手乱杀一通,或许还有别的可能,但这个太明显了,所有人都知道是寿王干的,不喜欢就算了,还居然把人杀了,这算什么?”

    紫林枫有点出离愤怒,更多是她知道是谁干的,却无能为力。

    “坐下喝口茶,你的伤怎么样了?”

    “谢谢殿下关心,一点皮肉伤,只要半个月内部不动武,就好了。”

    “紫姑娘,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紫林枫心中有点惊讶,才两天不见,这位皇子就变成正经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油嘴滑舌。

    紫林枫点点头,“你说吧!我会尽力帮忙。”

    “我想找个一个证据,寿王李瑁和施瑶关系的证据,这对我很重要。”

    “我去问施宝贵,他的宝贝女儿被杀,悲痛欲绝,他或许有证据。”

    这时,赵壶便飞奔而来,

    “公子,不好了,宫里去了好多人,要把杨姑娘接进宫!”

    李琇大怒,“大家跟我走!”

    紫林枫惊讶问道:“殿下,发生了什么事?”

    “寿王强抢民女!”

    李琇丢下一句话,便大步而去。

    怎么又是寿王,紫林枫愣了片刻,连忙跟了上去。

    ………

    杨家门口聚集了大群人,十几名侍卫,两名宦官和几名宫女,还有一辆马车。

    杨玉环的父亲不在家,家里只有祖父祖母、母亲和杨家姐妹二人。

    杨玉珮手执长剑站在门外,怒斥为首的宦官,“我妹妹不认识什么寿王,也不认识什么王妃,你们胆敢强闯我家,掳掠我妹妹,老娘今天就和你们拼了!”

    为首宦官只是来接人,并不是很了解情况,在他心目中,能把女儿送进宫里是好事情啊!

    别人还哭着求着进不了宫呢!

    “可能是有点误会了,能不能把你父母请出来,咱们和他们说几句?”

    房间里,杨玉环拉住了怒发冲冠的祖父,她知道祖父脾气暴烈,一出去肯定会打起来,祖父这么大年纪,哪里打得过他们,会出事的。

    “阿爷,你不要去,李公子很快就来了,他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杨玉环祖父眨眨眼,“这个李公子是谁?”

    杨玉环俏脸一红,“是孙女的好朋友,一直在帮助孙儿。”

    “就是那个三十八郎吧!”

    杨玉环红着脸点点头。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玉皇大帝的儿子也没用,必须要过我这一关,我满意了,才能把孙女交给他。”

    “阿爷!”

    ………..

    杨玉环的母亲刘氏就躲在门背后,听见宦官的话,她走出来道:“我是玉环的母亲,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为首宦官连忙道:“是武惠妃想见一见令爱,如果看得中,就会把令爱许配给寿王殿下为妾,这是你们家喜事上门啊!赶紧请令爱上马车随咱家进宫。”

    刘氏心中为难,便委婉道:“这件事我要和老爷商量,要不你们改天再来?”

    为首宦官有点不高兴了,冷冷道:“不可能改天了,既然来了,我们就要把人带走,这是武妃娘娘的命令,你们必须遵从,咱家现在是好好给你们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们都是高句丽人奸细,给我就地拿下!”

    李琇终于赶到了,后面跟着紫林枫和大群锦衣捕快。

    李琇高举天子金牌,对紫林枫道:“这是天子金牌,紫捕头,我命令你将这些奸细拿下,带回县衙严审!”

    紫林枫配合默契,立刻喝令手下动手。

    为首宦官大惊失色,上前急声喊道:“且慢动手!”

    他连忙对李琇抱拳道:“三十八郎,在下王恩泽,是王妃身边的内侍,不是什么高句丽人奸细,你误会了!”

    “放你娘的狗屁!”

    李琇一拳狠狠揍在他脸上,宦官惨叫一声,被打翻在地。

    杨玉环祖父从房间里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眉飞色舞,“打得好,君子动手不动口,这孩子我喜欢!”

    李琇厉声道:“你们分明就是人高句丽隐藏在皇宫奸细,高句丽炸婚船就是你通风报信,给我抓起来带走!”

    为首宦官王恩泽大喊:“李琇,你胡说八道,我要到武妃娘娘那里去告你!”

    李琇狠狠抽了他两个耳光,将他脸都打肿了,将金牌放在他眼前,“这是天子给我的金牌,可以先斩后奏,你再敢放屁,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为首宦官认识这金牌,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不敢吭声了,裴旻上前将他捆绑起来。

    三十名锦衣捕快一起动手,十几名侍卫哪里是他们的对手,纷纷被打翻在地,捆绑起来。

    几名宫女也吓得花容失色,李琇没有为难她们,让捕快将她们放走。

    李琇这才满脸堆笑地上前施礼,“晚辈李琇参见伯母!”

    刘氏看得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

    杨玉珮心知肚明,撇了撇嘴,给母亲介绍道:“这位是小妹给你说的皇三十八子。”

    刘氏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女儿舞团的恩主,她早就久闻大名了。

    这次女儿夺魁,给家里挣了五百匹布帛和三百贯奖金,使家里的窘况大大改观。

    “原来是三十八殿下,小民不知,得罪了!”

    她吓得要跪下,杨玉珮连忙扶住母亲,“娘,不用给他跪,以后说不定他还给你下跪呢!”

    “这你这死丫头,怎么说话呢!”

    刘氏狠狠瞪了女儿一眼,“殿下,小女无礼,千万别往心里去。”

    “伯母,寿王李瑁就是一头色魔恶狼,他昨晚把花魁施瑶害死了,现在又开始打玉环的主意,刚才这伙人就是来强抢玉环入宫,玉环落入他手中也难逃一死。”

    刘氏大惊失色,“这….这可怎么办?”

    “伯母,我想把玉环转移,您放心,我保证她的安全。”

    刘氏有点踌躇,李琇给杨玉珮使个眼色,手指比出一个二字。

    杨玉珮心中明了,她眼珠一转,得意洋洋伸出了五根指头。

    李琇无奈,只得眨眨眼,表示答应了。

    “娘,寿王在长安就欺男霸女出名的,殿下说得对,妹妹必须要立刻转移,你放心吧!我和妹妹在一起呢。”

    杨玉环祖父出现了,他上下打量李琇,李琇连忙行礼参见。

    杨玉环祖父点点头,“这娃儿干脆果断,很符合我的胃口,玉环她娘,可以让他把玉环带走。”

    他又狠狠瞪了李琇一眼,“我并非因为你是什么皇子,而是你消灭了恶霸罗家,挫败高句丽人造反的阴谋,你是一个正直、有作为的年轻人,我才把宝贝孙女交给你,你要照顾好她,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听见没有?”

    “晚辈遵命!”

    刘氏忽然明白了,原来这年轻人竟然是……..

    “公子先进来坐一会儿,喝杯茶,伯母有几个小问题要问问你!”

    杨玉珮向李琇眨眨眼,李琇万般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进屋考试了。

    …………

    考试的结果当然让刘氏非常满意,李琇有身份有地位,在长安有宅子有庄园,更重要是,他才十八岁,还没有成婚。

    杨家老爷子急得在院子里催促,“还啰嗦什么,赶紧走!”

    “走了!走了!”

    一家人把姐妹二人送出门,来到官道,张瓶和赵壶已经赶着马车在路边等候。

    李琇扶她们上了马车,又给了杨玉珮五两黄金,杨玉珮眼睛一亮,居然是黄金。

    她捏着黄金笑嘻嘻问道:“你准备把我们安置在哪里?”

    李琇笑道:“去偃师县,我让老钟安排好你们。”

    “公子,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杨玉环有些不安道。

    李琇上前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寿王绝不会善罢甘休,我得盯住他,不准他乱来,我把这边安排好了,就过来看你。”

    杨玉环心中柔情无限,就恨不得爱郎好好拥抱自己,安慰自己,可是旁边这么多人呢!

    她满腔的柔情蜜意都化作一句话,“你自己也要当心!”

    杨玉珮在一旁悻悻道:“行了!行了!酸死我了,快走吧!”

    李琇又让小眉陪同杨玉环,嘱咐钟馗几句,交给他一笔钱,马车启动走了。

    马车内,杨玉环不断探头向李琇张望。

    李琇笑着挥手,望着马车渐渐远去……..

    “殿下,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李琇冷冷道:“下一步把李瑁的名声彻底搞臭,相信洛阳人一定想知道,花魁是怎么死的?抓住这件事做文章,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殿下有什么办法?”

    李琇淡淡一笑,“如果摄政王想要太上皇遗旨,他自然会替我想办法。”

    “万一天子知道殿下私下和摄政王接触可不好。”

    “我当然不会和李成器私下接触,我会向天子表态,或许我能找到那份旨意,至于能不能找到,就看摄政王的表现了。”

    裴旻心中叹了口气,寿王还是太嫩了,哪里斗得过老奸巨猾的三十八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