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八十九章 林欲静而风不止
    李琇还是小看了寿王李瑁,打架没本事,告状却是一流,他听说去接杨玉环入宫的人被洛阳锦衣捕快带走,便立刻跑去向母亲告状了。

    武惠妃大怒,当即带着大批侍卫和宦官赶到县衙,正好遇见洛阳令裴宽将一群宦官侍卫释放。

    裴宽听说武妃娘娘到了,连忙迎了出来。

    “微臣裴宽参见武妃娘娘!”

    武惠妃怒不可遏道:“裴宽,你竟敢抓捕本宫的手下!”

    “武妃娘娘误会了,我还以为有人胆敢打着武妃娘娘名头为非作歹,为了保护娘娘名声,卑职特把他们带回县衙询问,询问清楚,确实是娘娘手下,所以卑职就把他们放了,没有为难他们。”

    “他们只是去替本宫做事,难道也要被抓捕吗?”

    “回禀娘娘,有百姓报官,他们一群人强抢民女,卑职当然要派人去调查,把事情弄清楚,万一真的有人在故意损毁娘娘名声,卑职若不管,那就是卑职失职了。”

    裴宽说得滴水不漏,让武惠妃发作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本宫派人去强抢民女?”

    “卑职不敢这样说,但总要把事情了解清楚。”

    “现在你了解清楚了?”

    “卑职已经了解清楚,他们确实是奉娘娘旨意去接一个民间女子入宫,为了避免误会,下次请娘娘提前派人告诉卑职,卑职就不会派人去抓捕了。”

    说了半天还是自己的错,武惠妃心中的怒火快要忍不住了。

    这时,武惠妃忽然发现王恩泽脸肿了,淤青一片,她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我手下的脸怎么回事?”

    “他的脸和卑职无关,卑职可以保证没有对他们用刑,他们脸受伤是另有情况。”

    武惠妃心中疑惑,她狠狠瞪了裴宽一眼,喝令左右,“回宫!”

    .........

    “砰!”

    武惠妃重重一拍桌子,怒视儿子,“李琇是怎么回事?说!”

    李瑁很清楚该怎么对付母亲,他早有预案,便装作一脸茫然,半晌他才一拍额头忽然大悟,“啊呀!我居然忘了!”

    “忘了什么?”

    武惠妃着实恼火,王恩泽告诉她,脸上的伤是三十八郎打的,让她愣了半天。

    这件事竟然和三十八郎有关,混蛋儿子却没有告诉自己。

    “启禀母妃,孩儿刚刚才想起,这个杨玉环是一个舞团的学员,李琇正好就是舞团的恩主,我竟然把这件事忘了,一定是她家向李琇求援,孩儿估计是王恩泽没把事情说清楚,反而把他们家吓着了。”

    武惠妃还真不知道花魁选秀这方面事情,她不关心,也没有兴趣,但她想知道这个杨玉环和李琇是什么关系。

    “李琇也喜欢这个杨玉环?”

    “不可能!”

    李瑁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杨玉环只是一个普通学员,他怎么会注意到,再说,三十八郎一直在对付高句丽人,也不会有时间去关注年轻女子。”

    “那你说,李琇怎么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得罪我?”

    “母妃,他一向不就是这种人吗?什么时候考虑过上位者的感受?他什么时候把我当做兄长看待过?他又什么时候尊重过母妃?”

    李瑁一连串的反问,最终说服了武惠妃。

    武惠妃想到李琇打伤自己的内侍,甚至连个道歉都没有,她心中十分不满,但她又不得不忍,现在是儿子争夺东宫的关键时刻,她不想把事情闹大,等以后再慢慢收拾那个混蛋。

    “娘,孩儿保证不会鲁莽,您就答应瑁儿吧!”

    武惠妃望着眼巴巴一脸哀求的儿子,她心一软,便点了点头。

    “你说得也对,我直接派王恩泽去接人,把他们吓坏了,你去给她的父母好好解释,该道歉就道歉,把误会澄清,等双方和解后再向他们提亲,让他们看到真真切切的好处,这样就能成功。”

    “孩儿明白了!”

    ...........

    中午时分,寿王**花魁施瑶不成,将其杀害的消息开始在洛阳城传播。

    花魁本来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加上被权贵**杀害,这么劲爆的消息怎么能不火,消息传播得异常迅速。

    酒楼、餐馆、妓院、客栈,甚至在河边洗衣的女人都开始在谈论这件事。

    唐朝虽然没有手机微信,也没有朋友圈,但消息只要传开了,又足够吸人眼球,一两天内就会全城沸沸扬扬,路人皆知。

    洛阳行宫,李成器负手在堂上来回走动,这时,长子李琎匆匆走进来。

    在堂前躬身道:“启禀父亲,孩儿去问过县衙了,花魁被人刺杀属实,县衙上下都认为是寿王所为,花魁被高手一剑刺穿心脏,她身边的侍女都没有看清凶手长什么样。”

    李成器摆了摆手,他现在对花魁的消息暂时不想关注。

    “我刚刚得到另一个消息,李琇向天子表示,他有可能找到太上皇的那份遗旨,我就在想,这小子会不会已经拿到太上皇遗旨了。”

    “如果他拿到遗旨,为什么不直接交给天子?”

    “那是你不了解他,这份遗旨对天子没有什么意义,但对我有用,这小子无利不起早,他想获得最大利益,一定要我做交易,他说话模棱两可,其实就是在向我喊话。”

    “可就算被他找到,他也不敢直接交给父亲,一定是给天子。”

    “给天子也没有关系,我手上有天子想要的东西,交换一下便可,可问题是,怎么才能让这小子交出这份遗旨。”

    “孩儿去和他谈一谈!”

    李成器点点头,“你不用和他转弯抹角,直截了当说,让他开条件!”

    ..........

    洛阳京白酒楼已经重新开张了,为了回馈新老客户,开张三天内一律打对折。

    切实的优惠引来了大量的老客,原本有点冷清的酒楼一夜回春,生意再度火爆。

    在京白酒楼后院的一间独院雅室内,李琇和三哥李亨坐在一起饮酒。

    盖嘉运率军大败突骑施,收复碎叶,坐镇京城出任安西大都护的忠王李玙也沾了光,被加封为司徒,同时改名为李亨。

    这次陈玄礼过寿,李隆基特地派李亨代表自己前来祝寿,由此可见对他的重视。

    也正因为如此,天子考虑换太子的消息传出后,李亨也怦然心动了。

    “三哥你是知道的,我没有资格争太子,可摄政王狼子野心,居然推荐我为新太子候选人,给我拉仇恨。”

    李亨笑道:“大家都觉得奇怪,你只是一个子爵,为什么摄政会推荐你?我就给几个兄弟说,这是把三十八郎架在火上烤,摄政王显然居心不良。”

    “我得罪他太狠!”

    李琇摇摇头道:“其实我觉得三哥争一争这个太子比较合适!”

    “我?”

    李亨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你别开玩笑了,我没有这个心,父皇是想让十八郎接手太子。”

    “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什么意思?”

    李琇淡淡一笑,“你没听到市井传言吗?他杀了花魁施瑶!”

    “那个只是市井传言而已,不能当真。”

    “如果我有证据呢?”

    李亨吃了一惊,“不会吧!他真的杀了施瑶?”

    “怎么不会呢?他想争太子,和一个花魁搅在一起,对他名声不利,更不用说把花魁娶为侧王妃,父皇和大臣们怎么容许这样的亲王成为太子?

    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杀了施瑶,一了百了,只不过他有证据在施瑶父亲手中,现在在我手上。”

    李亨心中开始乱了,之前他觉得自己希望不大,父皇明显想立十八郎李瑁为太子,但如果十八郎德行有失,那他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那是不是自己也有希望了呢?

    李琇察言观色,他看出李亨已经动心,便笑道:“三哥,我也不瞒你,我和李瑁有私人恩怨,我希望和三哥合作,狙击李瑁上位的希望。”

    “你先说说看,要我帮你什么忙?”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要让皇宫人人皆知,十八郎杀死花魁施瑶,已经证据确凿。”

    李琇心里很清楚,就算李瑁杀死施瑶的事情在洛阳已是家喻户晓,但皇宫并不会受到舆论的影响,皇宫太封闭,一般消息都传不进去,必须要有人在皇宫内刻意传播。

    “帮帮你倒是没有问题,就是风险有点大.......”

    李亨说得很婉转,他其实是在问,自己冒了风险,有什么好处?

    李琇微微一笑,“当然不会让三哥白白冒风险,我手中有摄政王想要的重要东西,我会和摄政王利益交换,到时候,摄政王将正式推荐三哥为太子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