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章 矛盾突然激化
    李瑁带着二十几名随从来到杨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杨玉环在家,他就会直接抢人。

    李瑁心里有数,他和杨玉环之间隔着李琇这座大山,他搬不动这座大山,只有把女人抢到手,然后让母亲来对付李琇。

    如果杨玉环不在,那他只能用利益来诱惑杨家长辈,这是他得到杨玉环的唯一希望。

    李瑁向手下们摆摆手,一群手下纷纷闪身到房屋背后。

    李瑁整理一下衣帽,上前重重拍了拍门环。

    门开了一条缝,刘氏不在家,门内是一个瘦小的老太太,她警惕地看着李瑁,“你是谁?”

    “在下是大唐皇子,叫做李瑁,特来求见杨伯父,杨伯母!”

    “你就是那个十八皇子?”

    “在下正是!”

    老太太回头道:“老头子,他果然来了!”

    “你让开,我来收拾他!”

    老太太丢开门跑掉了,李瑁半天不见动静,疑惑不解,他推开了门。

    忽然听见一声霹雳般大吼:“你这个杀人色魔,居然想打我孙女的主意,滚出去!”

    迎面见一根棍子向自己砸来,李瑁吓得大惊失色,扭头便逃,还是慢一步,一棍子砸在他肩膀上,痛得他惨叫一声。

    跌跌撞撞向外逃去,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挥着木棍追打出来。

    李瑁小腿上又挨了一棍子,被打翻在地,望着杀气腾腾的杨老汉,李瑁恐惧得大喊,“救命啊!”

    数十名侍卫杀了出来,为首侍卫一刀劈断了木棍,随即又是一刀将老者劈翻在地。

    众侍卫挥刀向老人砍去,李瑁惊得大喊:“不要杀人!”

    众人急忙收刀,但还是有两刀砍在老人身上,老者倒在血泊之中,没有了动静。

    忽然有人大喊:“杨老汉被杀了!”

    村民们纷纷从家里拿着菜刀木棍冲出来,侍卫们见势不妙,扶起李瑁仓惶欲逃,但已经逃不掉了,他们前后左右都被村民将路堵死。

    “不要乱来,我们速快去报官!”一名年长的村民大喊道。

    ………..

    还是京白酒楼的海棠院内,李琇见到了摄政王世子李琎。

    李琎笑眯眯给李琇斟满一杯酒,“我父亲对你手上的太上皇遗旨很有兴趣,你开个价吧!”

    谈生意转弯抹角套近乎,最后都是为了讨价还价,李琎并不在意价格,他只关心李琇答不答应,,所以他直截了当,阐明来意。

    “世子还真坦率啊!”

    “我父亲说你是聪明人,不需要那么多暗示提醒。”

    “摄政王才厉害,我今天上午才和父皇说起来这件事,他就知道了,但有一点我要说清楚,既然我已经给父皇说过了,那这份遗旨肯是交给他,我不可能直接交给摄政王。”

    “没关系,你交给天子便可,我父亲自然会和天子交换,就不知三十八郎什么时候能找到?”

    “那就要看摄政王的诚意了,诚意足够,两三天就能找到,如果没有诚意,或许都永远找不到。”

    李琎苦笑一声,“三十八郎还真是坦诚。”

    “彼此彼此!”

    “那你需要什么条件?”

    李琇笑眯眯道:“我有两个条件!”

    ……….

    “父亲,李琇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希望父亲严查花魁施瑶死因,将寿王定罪!”

    李成器笑眯眯问道:“他为什么要对付李瑁?”

    “据他说是私仇。”

    “看来还不是一般的私仇。”

    李琎又道:“李琇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李瑁背负罪名,一但李瑁有了罪名,哪怕一天牢都不用坐,也属于失德范围,李瑁入住东宫的机会就彻底破灭了。”

    李成器沉思不语,他何尝不知道李琇是在利用自己的身份,只要自己认定李瑁涉案,就不可能再翻案了。

    如果换别人皇子,也无所谓,但李瑁是天子最宠爱的儿子,是天子想新立的继承人。

    如果自己针对李瑁,性质就变成了,变成一场立皇太子之间的政治斗争。

    李成器需要再考虑一下。

    “他还有一个条件是什么?”

    “还有一个条件是,希望父亲推荐忠王李亨为太子继承人。”

    这个条件让李成器微微一怔。

    李琇竟然看好李亨,李成器倒有点兴趣了。

    他推荐谁其实倒无所谓,立皇太子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各家利益的交换,最后达成一个妥协。

    只不过有了自己的推荐,李亨的含金量就会更大一点。

    李成器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如果我替他做了,他何时交出太上皇遗旨?”

    “李琇说,只要父亲做了这两件事,他会立刻找到太上皇遗旨。”

    “哼!果然在他手上。”

    ……….

    武惠妃一路疾走,来到了天子李隆基的御书房。

    她刚刚得到消息,儿子在杨家出了人命,已经被官府带走。

    才短短一天时间,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着实令她心烦意乱。

    武惠妃刚走到天子御书房前,便听见天子在怒骂,“朕怎么会养一个如此混账的儿子,天天给朕惹事生非,把小畜生给朕找来!”

    一个宦官出来,迎面遇到武惠妃,他连忙道:“陛下,武妃娘娘来了!”

    武惠妃走进御书房,不等她开口,李隆基一拍桌子,“十八郎到哪里去了?怎么不来见朕?”

    “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武惠妃不安问道。

    “皇宫里都传遍了,你竟然会不知道?”

    武惠妃摇摇头,“没人告诉臣妾发生了什么事?”

    “那朕来问你,十八郎是不是和姓施的女子搅在一起,据说是今年的花魁,是不是?”

    “陛下,外面的传言不足为信,臣妾问过瑁儿,他再三保证,自己和花魁没有关系!”

    “哼!这个花魁被人杀了,一剑穿心,整个洛阳城都说是瑁儿杀的,连朕都听说了,你最好问问清楚,你儿子说的话到底可不可靠?”

    武惠妃大吃一惊,花魁被杀了?

    她心乱了起来,难道瑁儿真的对自己说谎了吗?

    难道真是瑁儿派人去杀的吗?

    李隆基极为不满道:“你速去把人给朕找来,朕要亲自审问他!”

    武惠妃半晌苦着脸道:“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瑁儿磋磨颇多,臣妾刚刚得到消息,他因涉及人命案被洛阳县扣押了,恳请陛下让他先回宫,他毕竟是亲王啊!他受审会损害陛下的名声。”

    李隆基一怔,不会吧!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说说而已,刑不上大夫才是正理,裴宽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还居然把自己儿子扣押了。

    李隆基生气归生气,但李瑁毕竟是他最宠爱的儿子,他不可能真的不管。

    他转头对高力士道:“烦请高爱卿去一趟县衙,朕愿意担保,让县衙先把寿王放回宫,朕会亲自审问到底怎么回事?”

    高力士点点头,“微臣这就去!”

    武惠妃心中不安道:“我也一起去!”

    ………..

    高力士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不多时,他带着武惠妃来到了县衙。

    这是武惠妃今天第二次来到县衙,她同样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她现在终于反应过来,儿子一定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短短三天时间,就出现了两起人命,着实令她压力巨大。

    裴宽再度迎了出去。

    “高翁是为寿王之事而来吧!”

    高力士点点头,“陛下已经知道寿王犯案,他一定会严厉处理,不知寿王殿下现在何处?”

    “高翁说的是哪个案子?”

    高力士一怔,“难道还有几个案子吗?”

    “一共有两个案子,都是人命案,花魁一案现在已被大理寺接手,县衙审的是今天下午发生的城西伤人致死一案。”

    高力士愣住了,“使君是说,寿王还涉及到另一个人命案!”

    裴宽点点头,“而且是证据确凿,当场抓获,只不过寿王本人没有出手,是他手下动手杀人,但寿王也要承担责任啊!”

    “那他现在人在县衙吗?”

    “县衙只有寿王的一批手下,寿王本人已经被大理寺提走。”

    高力士吃了一惊,“什么时候提走的?”

    “就在一个时辰前,大理寺卿亲自过来提人,据说是摄政王亲自下令,花魁一案无论涉及到谁都要严惩,高翁,摄政王显然在借题发挥呢!”

    武惠妃听得真切,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儿子的太子之位危险了,她顿时急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