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二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高力士将李琇领到自己朝房,一脸恼火道:“你疯了吗?你这样做是与武惠妃为敌,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李琇淡淡道:“武惠妃活不了几年了,我不担心她。”

    高力士一惊,他见左右无人,低声道:“天子不准你再用鬼神借道,你怎么就不听?”

    “不是我要用它,我从高处摔下后,在昏迷中看到的异相,武惠妃也就两三年的阳寿了,高翁不妨和忠王多接触一些。”

    高力士大为震惊,“你是说新太子是忠王?”

    “有些话我不能说,会泄露天机,高翁自己意会就行了。”

    高力士点点头又道:“天子决定接受寿王为从犯的条件了,武妃娘娘哭求也没有用,天子不可能为她放弃内库。”

    “从犯会怎么样?”

    “罢免爵位,面壁思过三年,可以说他已经无缘太子。”

    李琇知道,得到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李瑁已经没有能力再和自己争夺杨玉环。

    高力士又叹息一声,“其实今天的事情你没必要说的!”

    李琇摇摇头,“我太了解摄政王,如果我不说,他一定会用这件事来要挟我,或者在关键时候捅我一刀,我手中正好有太上皇遗诏,现在不说,以后代价就大了。”

    “你说得也对,你现在承认只是胆大妄为,如果往后拖就会再加上一条欺君罔上了。”

    高力士笑着又道:“好好休息一下,过几天可能会有新的任务给你!”

    ……….

    李琇来到了杨家,杨家搭起大棚,正在办丧事。

    杨玉环祖父身受重伤,最终不治身亡。

    杨玉环姐妹天不亮就赶了回来,身披重孝的杨玉环看见了爱郎,一头扑进他怀中哭了起来。

    李琇低声安慰她,这时,李琇感觉有人拉了一下自己,他一回头,原来是杨玉珮。

    杨玉珮眼睛通红,对李琇道:“我父亲请公子过去一趟。”

    李琇点点头,小声对杨玉环道:“我先去见见你父亲,等会儿我来找你,我有点紧张啊!”

    杨玉环抹去眼泪低声道:“琇郎不用担心,我家里是祖父祖母做主,他们都很喜欢你。”

    李琇跟着杨玉珮来到了里屋,窗前站着一个披麻戴孝的中年男子,正是杨玉环的父亲杨玄琰。

    “晚辈李琇参加杨伯父。”

    杨玄琰是河南府的一名参军从事,算是一名小公务员,平时老实巴交,不光在官衙,在家里也没有什么地位。

    不过他有福气,不管娶了一个貌美的妻子,还给他生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尤其小女儿杨玉环,更是有倾国倾城之貌,才十四岁,前来求亲的人已经踏破门槛了。

    这次父亲意外去世,把杨玄琰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殿下请坐!”

    杨玄琰很客气,对方毕竟是皇子。

    两人坐下,杨玄琰问道:“现在寿王情况怎么样?”

    “他将革除爵位,面壁思过三年,为首动手的侍卫长可能会判死刑。”

    杨玄琰是官场中人,他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一个亲王而言已经很不容易了。

    杨玄琰沉吟一下又道:“我知道殿下垂恩小女,我父亲生前也很喜欢殿下,这门婚事我们家人都赞成,只是现在有一点问题。”

    “什么问题?”

    “不瞒公子,我已经辞职,准备带着父亲骨灰回家乡安葬,可能我们一家都要回巴蜀,需要丁忧三年,公子明白我的意思吗?”

    “伯父的意思是说,玉环三年内不能婚嫁?”

    “也不一定非要三年,一两年左右,其实也是玉环自己的意思,祖父最宠爱她,祖孙二人感情深厚,这次祖父过世,她最伤心。”

    李琇点了点头,“玉环才十四岁,年纪稍小了一点,等到十七八岁出嫁最合适,而且我自己没有到弱冠之年,等两三年后谈婚论嫁最合适。”

    停一下,李琇苦笑道:“我就怕求亲的人踏破门槛,伯父招架不住!”

    杨玄琰呵呵一笑,“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丁忧期间不谈婚嫁,这是家乡的规矩,如果你不放心,我再给你一份许婚书,承诺把玉环许给你。”

    李琇大喜,“有许婚书,我就不用担心了。”

    李琇又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放在桌上,“这是彩缎四千匹,算是我给杨家的财礼。”

    “这使不得!”杨玄琰慌忙摆手。

    “伯父听我说,你们回乡要购置房产土地,玉环还继续学音乐,都需要花钱,我也希望你们日子稍微宽裕点,再说这是财礼,迟早要给你们,现在给了,以后就会少一点,其实是一回事。”

    杨玄琰不肯收,但李琇再三塞给他,他只得无奈道:“我等会儿和玉环她娘商议一下,如果她不肯收,我还是得还给贤侄。”

    ……….

    刘氏听完丈夫的话,她心中迅速盘算一下,四千匹彩缎可以轻松兑换八千贯钱,这对他们家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收!当然要收下,既然你都给了许婚书,这就是财礼了,为什么不能收?”

    “财礼不是迎亲前才给吗?现在收我觉得太早了一点。”

    “你这个死驴子脑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们手中就这么几百贯钱,老家的宅子和土地都卖了,我们回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以后靠什么活?有这八千贯钱,咱们就能买宅买地,当个地主了。”

    “媳妇说得没错,你就是个死驴子脑筋!”

    祖母杨婆婆出现了,她拄着拐杖道:“你根本不懂小李子的心思,他是怕你承受不住压力,把玉环嫁给别人。

    你有了大宅土地,有了家丁,别人也不敢随便欺负你,你说玉环许给了皇子,人家才会相信,否则,你住个茅草屋,谁会相信你未来的女婿是皇子?”

    祖父去世,现在祖母杨婆婆才是一家之主,既然母亲发话,杨玄琰只得点头答应了。

    .........

    五天后,杨家终于启程南下,他们先乘坐牛车去襄阳,再从襄阳坐大船前往从成都。

    一大家子足有二十人左右,包括杨玄琰和兄弟杨玄璬以及两个堂弟,十几岁至二十岁杨家兄弟姐妹就有十余人。

    相见时难别亦难,离别之时终于到来。

    李琇一直将杨家送到了伊阙县,杨玉环依偎在爱郎怀中,不舍离去。

    “玉环,走了!”杨玉珮在牛车内酸溜溜的催促。

    “琇郎,你答应的,一定要来巴蜀看我!”

    李琇吻了吻她的红唇,替她理一理额前秀发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来,几个月后我就会来看你。”

    杨玉环取出一个香囊,系在李琇腰间,“琇郎,我去了,你多多保重!”

    “去吧!”

    李琇扶杨玉环上了牛车,将一只小箱子递给杨玉环,笑道:“这个拿着!”

    “琇郎,你已经给我好多了。”

    “这些是首饰,你就拿着。”

    “好吧!”杨玉环乖巧地答应了。

    杨玉珮在一旁撇撇嘴,又眼热地盯着小箱子,心中暗暗思忖,‘看样子不少,估计自己也能捞到一两件。’

    牛车起步缓行,李琇站在土坡上,挥手向杨玉环告别。

    牛车内两人也挥手向李琇告别。

    牛车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道路尽头。

    …………

    【第二卷东都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