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三章 赏钱十万贯
    天不亮,李琇赶来到了江都宫。

    今天宗正寺将发布新的任务。

    虽然咸宜公主的婚礼早已经结束,但混迹在洛阳的捉妖队们却一支没有回去。

    天子和摄政王都没有走,宗正寺也没有走。

    做任务的皇族宗室们当然也不会离去。

    东都宫博文堂内,二十几名宗室子弟各自形成圈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密谈,一个六个圈子。

    李琇走进博文堂,议论声骤然消失。

    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他,目光中没有欣赏,只有嫉妒和不屑。

    李琇在东都捉妖案表现得太突出,一名明珠熠熠升起,其他珍珠显得黯然无色,变成了鱼目。

    东都的任务发布和长安不太一样,东都采取张榜方式。

    一共十五份任务榜,分紫、黄、白三种颜色。

    白榜只有赏金,和爵位无关,任务也比较简单,数量最多,占据了十份。

    做任务的宗室要养手下,所以常常会做白榜赚钱。

    最高的一张白榜赏金是一万贯,调查江淮弥勒教近况。

    其他都是两三千贯钱的小任务,李琇直接忽略,不浪费时间。

    他又来到三张黄榜前,黄榜是有赏有功,赏钱总额都是一万贯,记一功。

    累积到十功,可以兑换爵位一级。

    延安府治蝗、扑灭相州王孝真造反、出使吐蕃。

    这里面出使吐蕃看似简单,可李琇清楚,不带几瓶氧气、带几斤臧红花,最好还是不要去。

    而且黄榜上的任务牌已经没有了。

    李琇又走到两张紫榜前,紫榜就意味着有爵位。

    两张紫榜让李琇眼皮猛地一跳。

    一、调查姜师都灭门案,升爵一级,赏钱十万贯

    二、调查税银失踪案,升爵一级,赏钱十万贯

    消息越短事情越大。

    李琇刚刚经历了和高句丽人的恶斗,小命都差点丢在里面,他暂时不想再拼命了。

    李琇又回到白榜,调查弥勒教的任务牌还在。

    李琇毫不犹豫地将这块任务牌取下。

    这时,李琇感觉有人拍拍自己的胳膊,一回头,居然是李纪。

    “怎么不选紫榜?”李纪笑眯眯问道。

    “有点累了,下次再说吧!纪兄选的是哪个?”

    “我选调查姜师都灭门案!”

    “紫榜?”

    李纪点点头,“过来聊聊!”

    二人来到一个角落,这里还有两名宗室子弟,李琇认识,李谦和李楯。

    在华阴县被小眉打闷棍的两人。

    另一个伯爵李承志的手腕骨被踩碎,从此退出做任务,他们的圈子解散。

    正好李胜也被封为御史中丞,胜纪圈也解散。

    两个圈子剩下的人合并成一个新圈子,李纪为首领,李谦和李楯当小弟。

    二人对李琇始终有点耿耿于怀,态度比较冷淡。

    李琇不在意,他想从李纪这里听到一点消息。

    “你知道调查弥勒教为什么赏钱是一万贯吗?”

    “为啥?”

    “弥勒教十年前在山东半岛一带十分猖獗,五年在高密县聚众造反,被朝廷军队扑灭,但一部分余孽流窜到江淮,成立了新的弥勒教。

    虽然没有造反,但据说已经有教众数十万,教主孙罗汉自称弥勒转世,在江淮如神一般的存在。”

    李琇眨眨眼,不解问道:“我没听出难点在哪里?”

    李纪叹口气,“连我都知道这么多了,朝廷要求调查的,肯定是细节啊!你要调查弥勒教的细节,就得深入到弥勒教内部,其实还是很危险,要不然这个任务早就被人选走了。”

    李琇笑道:“一共十五个任务,黄榜已经被选光了,其他白榜任务奖励太少,我看不上,紫榜我又不想选,调查弥勒教最合适了。”

    李纪摇摇头,“恐怕由不得你了!”

    “啥意思?”

    “你随我来,高公公找你!”

    ………..

    高力士笑眯眯请他们坐下,又让人上茶。

    “怎么样,十八郎任务选了吗?”

    李琇点点头,“我选了白榜的调查弥勒教?”

    高力士一怔,又问李纪,“你没告诉他?”

    李纪苦笑一声,“我去上了个茅厕,回来时,他已经选好了。”

    “十八郎,你应该选税钱失踪案,那是天子指定给你的任务,挂在博文堂上,只是让它成为合法的任务而已,我前些天难道没告诉你吗?会有新任务交给你。”

    李琇瞠目结舌,居然把紫榜任务指定给自己。

    “高翁,我还年轻,经验也不够,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其他宗室吧!”

    高力士给李纪使个眼色,李纪起身告辞了。

    没有了外人在场,高力士这才对李琇道:“你母亲已经从冷宫里出来了,封为宝林,只有正六品,她之前可是九嫔之一的贤仪,仅次于昭仪,你不立功,你母亲怎么恢复地位?”

    李琇干咽一口唾沫,“居然给十万贯的赏钱,我心里有数,恐怕我没命挣这笔钱!”

    “咱家也知道很危险,可人家李纪眼睛眨都不眨就接下任务了,哪像你这样推三阻四。”

    李琇嘟囔一句话,“人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说不定他是害了眼病,眨不了眼睛呢!”

    高力士看了他半晌,从桌上取了一份天子手谕给你,“这是天子令你去办案的手谕,原本希望你主动请缨,至少显得你态度积极,可结果……..”

    “好吧!好吧!我没有说我不想去啊!”

    李琇见风使舵,立刻改口了。

    “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心里没有准备,如果高翁早点告诉我,我肯定会欣然领命!”

    高力士很了解这个混蛋,好处要占尽,责任不担,最后还怪自己没有早点告诉他。

    高力士懒得理会他,又对他道:“税前失踪案和姜师都灭门案都发生在扬州,这两个案子其实是一个案子,姜师都是摄政王任命的盐铁监令,今年一月全家八口人全部被杀,这个案子的具体细节你想知道的话,我回头再告诉你。

    税银失踪案发生在去年十二月,三百五十万贯盐税从杭州解往扬州,在润州失踪。”

    高力士将一本折子递给李琇,这是姜师都被杀前十天写给朝廷的奏折抄本,里面有税钱失踪案的一些细节,刑部还有卷宗,你可以仔细研究研究。”

    李琇沉吟一下道:“高翁最好能把背景告诉我,我不希望像公主失踪案那样,查到最后居然是个惊天大局,最好早点让我知道,我能活得长一点。”

    “这个案子确实背景很深,咱家也不知从何说起,这其实是太上皇留下的一个遗患,姜师都被杀,意味着这个遗患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

    简单说就是太上皇的放纵,导致江淮私盐泛滥,地方官府和军队都参与其中,和大盐枭、弥勒教等邪恶势力相互勾结,导致江淮、江南的七成盐税流失,每年朝廷的损失在七百万贯以上。

    姜师都一家被灭门后,天子和摄政王终于达成共识,铲除这个私盐毒瘤,但天子和摄政王又存在分歧,分歧就是谁来主导这件事。

    这关系到将来盐铁监由谁来掌握的问题。

    摄政王牢牢控制着户部,掌握着财政大权,但在户部之外,盐铁监又是另一个重要财政来源。

    这是一次危机,但同时也是一次重大机会,天子对盐铁监志在必得。”

    “这么重大的事情就寄托在我身上?”

    李琇一脸懵懂,这不是小马拉大车,而小蚂蚁拉大车啊!

    “当然不光是你,之前裴耀卿辞相,改任江淮、河南转运使,就是为了应对此事,十天前,摄政王也派牛仙客去了扬州,摄政王的第七子李珣和李璀二人也率一支调查队前往扬州调查姜师都灭门案。”

    李琇心念忽然一动,“刚才高翁提到了弥勒教,弥勒教也和江淮局势有关?”

    “当然有关系,江淮弥勒教是山东弥勒教余孽,目前拥有几十万教众,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势力,你和李纪查案,不可避免要和弥勒教接触。”

    “是这样,我在博文堂把调查弥勒教的任务牌摘了,我能不能兼做这个任务?”

    “原则上是不允许同做两个任务,但如果做这个任务的宗室失败,而你却调查成功,那么你可以得到相应的赏赐,但爵位只有一个,所以很少有人兼做两个任务,不合算。”

    调查弥勒教的任务没有爵位,只有一万贯赏钱,李琇当然想要这一万贯赏钱。

    高力士还想说,奖励上限只有十万贯,但最后忍住了没有说。

    李琇想了想又道:“我还需要一些权力,比如先斩后奏的天子剑,还有上次调动军队的金牌。”

    高力士将一只盒子推给他,“你想要的资源都在这里面!”

    高力士又道:“还有一件事咱家需要告诉你,这两件案子比较特殊,它其实是一件案子,关系重大,如果两件案子都被你做成,你有可能升爵两级,当然,对李纪也是一样。”

    高力士目光里意味深长地看着李琇,“咱家告诉你这些,是要提醒你,在江淮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