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四章 淮河鬼母
    回到清化坊,李琇立刻将手下召集起来。

    “立刻收拾行李,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去扬州。”

    “扬州!”

    张瓶和赵壶眼中露出兴奋之色,他们早就想去了。

    青楼密集的烟花之地。

    那是他们梦中归宿。

    “公子,是大案吗?”裴旻问道。

    李琇点点头,“上路后再慢慢告诉你们,时间紧迫,先去收拾东西。”

    李琇又对钟馗道:“定一艘千石客船,明天五更,在洛水码头上船。”

    “卑职明白了!”

    钟馗出去了。

    李琇回到自己房间,见桌上放着一只漂亮的小木盒。

    “小眉,桌上木盒是谁送来的?”

    “是军器监丞送来的,好像是几片透明的琉璃。”

    李琇大喜,他打磨的镜片送来了。

    摄政王输给他的两块罕见透明水晶,原本想拿到长安去打磨,但李琇很快发现,洛阳的官办琉璃工艺比长安更好。

    才十天时间,洛阳琉璃坊最顶级的工匠便将他需要的镜片打磨出来了。

    李琇小心翼翼取出水晶镜片,眯起眼睛在阳光下细看,纯净得像水一样,没有一点杂质,也看不到一点磨痕,简直完美无缺。

    李琇兴奋得就像一个拿到新玩具的孩子,跑到门口喊道:“小眉,我上次专门定做的几个木筒呢?你收哪里去了?”

    “好像在衣柜里。”

    李琇很快找到了几个专门量身打造的单筒望远镜外壳,不同的尺寸,总有一款能用得上。

    李琇很期待今晚上能装配出一只单筒望远镜。

    …………

    洛阳到扬州,可以乘船,可以骑马走陆路。

    相比之下,当然乘船会更舒适一些。

    李琇选择乘船,也是因为他要调查的案子,税银失踪案就发生在水道上,他们坐上十天的客船,对水路的了解会更加深刻。

    船舱内,李琇对裴旻和钟馗详细讲述此行的任务。

    两人的目光都变得凝重起来。

    钟馗轻轻叹息道:“这其实是中央朝廷和地方势力的一次较量!”

    李琇点点头,“老钟说得对,但不仅仅是地方势力,还有盐枭和弥勒教这种邪恶势力,任务非常难。”

    他看了一眼裴旻,见裴旻沉思不语,便问道:“裴九的想法呢?”

    裴旻苦笑一声道:“我和江淮盐枭打过交道,见识过他们的手段。”

    “说说看!”

    “大概是前年,晋州南部发生一起集体死亡案,二十八人被集体屠杀,人头都不见了,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并州盐枭,他们想阻拦江淮私盐进入并州,和江淮过来的十几名盐枭手下发生冲突,结果地头蛇并州盐枭全部被杀。”

    “后来呢?江淮盐枭抓到了吗?”

    裴旻摇摇头,“这个案子的结果就是军队扫荡了河东各州的私盐盐场,杀了一批私盐贩子,但江淮盐枭什么损失都没有,全身而退,这帮江淮盐枭给我的印象就是凶残、狡猾,很难抓住,说实话,我真希望这个案子不要和盐枭有关系。”

    李琇微微一笑,“我还留了一条后路,如果这个税钱案我们查不了,那么就去调查弥勒教的情况,这也是一个任务,赏钱一万贯!”

    “弥勒教?”钟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老钟熟悉弥勒教?”

    “我没接触过,我听一个学弟说过,他是青州人,他说他的三叔就信弥勒教,结果家破人亡,弥勒教特别会用漂亮女人来传教,好像叫做赤女,专门勾引家境殷实的男子,学弟的叔叔迷上了赤女,加入了弥勒教………”

    李琇眼睛一亮,一个清奇的脑回路突然出现。

    “听老钟这样一说,我忽然发现张瓶和赵壶很适合进弥勒教当卧底啊!”

    钟馗和裴旻对望一眼,都苦笑道:“公子说笑了!”

    这时,小眉拿着单筒望眼镜兴冲冲跑进来道:“公子快来,我发现后面有艘大船好像在招呼我们!”

    李琇来到船尾,他举起单筒望远镜向后方望去,后面一里外跟着一艘三千石左右大船。

    目视看不清楚船头,但通过望远镜却能清晰看见,船头有人在拼命挥舞旗帜,还有几人向自己招手。

    “靠边停船!”

    李琇的船只停在了岸边,不多时,后面大船驶上来,也慢慢靠边了。

    后面的船只也是做任务的宗室,为首宗室叫做李铸,是一名侯爵,还有他的兄弟李锋,以及另一名子爵李桐柏。

    李铸年约三十余岁,说话很客气,满脸堆笑对李琇道:“十八郎,我只是要和你说一下,调查弥勒教的任务我已经接了,你就不用再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不能同时做两个任务,这个原则李琇也知道,除非李铸这支队伍失败,否则李琇拿不到一文钱好处。

    李琇也笑着回礼道:“呵呵!我已经接了别的任务,弥勒教的任务我就只能放弃了。”

    “那就好,如果江淮相遇,希望我们能互通情报!”

    “一定!一定!”

    李铸的大船走了,船上站满武士,男男女女都有,有近二十人,实力比较强大。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李琇也能理解了,养这些手下,每月也要花几百贯钱,调查弥勒教的一万贯赏钱对李铸确实很重要。

    如果自己插一脚,分走一半赏钱,换谁都不会高兴。

    “公子,咱们船只的速度快,要不要追上他们?”裴旻问道。

    李琇笑了笑,“深入险地,有人愿替咱们在前方探路,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让他们先走!”

    李琇见天色已晚,便吩咐道:“休息一夜,天亮再出发!”

    ……….

    三天后,船只从临淮县进入了淮河。

    又行了数十里,天已蒙蒙亮,水面上笼罩着一层轻纱般的薄雾。

    船只航行很慢,船头忽然传来了小眉的惊呼声,“公子快来!”

    李琇装配成功了望眼镜后,一个时辰他就腻了,把望眼镜扔给小眉保管,这只望眼镜就成了她的专属玩具。

    玩了一路,她依然兴致盎然,不知现在她又发现了什么?

    李琇走到船头笑问道:“又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不是新奇的东西,我看见了那艘做弥勒教任务的船只,就在那里!”

    小眉一指右前方,依稀看见前方靠岸边确实停泊着一艘大船。

    “他们应该在过夜吧!”

    “但我没有看见船夫,后面的炉子也被掀倒了。”

    船夫一般都睡在前后甲板上,不会进船舱,做饭的炉子更不会轻易被打翻,确实有点蹊跷。

    “靠上去看一看!”

    李琇吩咐一声,船只向右前方行使。

    渐渐靠近船只,船夫们却死活不肯再上前。

    “公子,船内有鬼母,不能靠近!”

    船老大指着船上一个眼睛模样的标识,一脸恐惧对李琇道:“那就是鬼母的标识,只要它在船上出现,船上人必死无疑!”

    李琇也看见了,一个篮球大小的眼睛图案,像是用生石灰或者什么染料随手而涂。

    “什么鬼母?”

    船老大战战兢兢解释道:“就是淮河中的水鬼,几百年前就有传说了,对她不敬,必遭横祸,以前倒是不多,最近几年鬼母经常出现,看见这个眼睛要焚香祈祷,才能避免大祸临头!”

    李琇看了片刻眼睛,哑然失笑道:“现在连鬼也要注册商标了吗?”

    他转身喝令:“靠上去!”

    船夫们万般无奈,只得战战兢兢地将船只慢慢靠上去。

    裴旻也一样不信什么水鬼,他抱拳道:“卑职去看看!”

    李琇点点头,“当心一点!”

    裴旻飞身上了大船,抽出剑向船舱内潜去。

    不多时,裴旻出来了。

    他回船对李琇低声道:“所有人都死了,应该死了不久,很诡异!”

    “怎么诡异?”

    “所有人,男男女女都赤着身体,表情诡异,但没有看见李铸三人。”

    李琇听说男男女女都赤着身体,颇有点心痒,便道:“再仔细搜查,寻找出事的线索,我和你一起去!”

    船只不敢完全靠近,船老大搭了一块船板,李琇和裴旻、小眉上了对方大船。

    此时天色已亮,船舱内的情形比较清晰了。

    几乎所有的尸体都集中在主舱内,五十余平方内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约有二十具左右。

    正如裴旻所言,每个人都身无寸缕,所有人双眼暴出,嘴角上弯,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中毒而死,兵器和衣物都被人收走了。”

    李琇做出了初步判断,他目光一挑,发现几个女武士集中在左上角,便装模作样走了过去。

    小眉见女武士们都赤着身体,连忙拉住李琇,“公子就别过去了,我去看看。”

    李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在想什么呢?我们是在查案,这边一定有线索!”

    李琇慢慢走上前,几具白花花的胴体让他眯起了眼睛。

    当然,他是在查案,对年轻女人的身体并不感兴趣。

    他还真找到一个线索,在一个女武士手边发现了两个血字:‘连水’。

    似乎是女武士临死之前咬破了手指所写。

    李琇忽然感觉掌心一阵剧痛,这是钱袋的警报,李琇拔出随身匕首,警惕地向两边张望。

    “公子当心!”小眉一声惊呼。

    原来危险来自脚下,脚下一个女尸忽然跳了起来,双臂条蛇一般缠在他腰间,将他扑倒在,双手狠狠向李琇身上插去。

    一瞬间,李琇看见女人指头上竟是绿荧荧的尖刺。

    ‘嘭!’一声闷响,女人手中尖刺没有插进对方身体,她愣了一下,随即伸指向李琇咽喉插来。

    但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李琇的匕首寒光一闪,血光迸射,女子三根指头被削断,她宛如野兽般嚎叫一声,头一扬,长发飞起,露出的脸庞让李琇大吃一惊,像癞蛤蟆一样的皮肤,青面獠牙,活脱脱就是一个恶鬼。

    这时小眉也已杀到,狠狠一脚将女人踢飞出去,女人惨叫一声,身体将船棚重重撞开一个大洞,坠入水中。

    再探头望去,水中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