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五章 涟水是个套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着实让李琇无奈,船老大得知他刺伤了鬼母,便坚决不肯再给他驾船,僵持不下,船老大索性带着四名船夫弃船而逃。

    中午时分,钟馗带着县令以及一群衙役来了。

    “卑职是临淮县令赵温,参见殿下!”

    县令赵温听说三名宗室在自己辖内河段失踪,十八名手下惨死,着实令他胆战心惊。

    李琇摆摆手问道:“你是县令,我来问你,鬼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就是水鬼?”

    “回禀殿下,淮河鬼母的传说有几百年了,但最近几年鬼母很活跃,卑职怀疑和弥勒教有关。”

    “依据呢?”

    “每次发生鬼母杀人事件不久,弥勒教就开始举行大祭盛典,在盛典上大量招募教众。”

    “最近有大祭吗?”

    “听说过几天涟水县那边会有一个弥勒教的重要活动。”

    李琇忽然想起甲板上的血字:‘连水’,应该就是指涟水县。

    “我知道了,船内的尸体,你安葬一下吧!”

    “卑职遵令!”

    县令带着大批衙役上船去了。

    钟馗领着一名中年船夫上船,对郭宋道:“这是在前面村子里找的船夫,他答应给我们驾船,但坚持要五十贯钱!”

    中年船夫连忙道:“公子别不相信,公子刺伤了鬼母,没有人敢驾船,我也是因为妻子去世,急着要钱给她安葬,否则我也不敢驾船。”

    李琇点点头,“五十贯就是五十贯,我们去涟水县。”

    ………..

    船舱内,李琇正在把遇到鬼母的详细经过写出来。

    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很多细节他容易忽略,但把这些细节写出来,往往会让他能发现一些事情。

    细节一,所有的尸体都是面朝下。

    细节二,所有的尸体都是赤身。

    细节三,那个女人的鬼脸。

    细节四,所有人脸上浮现出诡异笑容。

    细节五,衣服、兵器和所有的物品都没有了。

    细节六,船夫和三个宗室失踪。

    细节七,写在甲板上的血字‘连水’。

    李琇把这些细节列出来,他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线索。

    唯一的想法就是,死去后赤身很可能是一种仪式,或者是一种风俗,从这个方向着手调查,或许会找到线索。

    还有那个女人的鬼脸,应该是带着人皮面具,现在回想起来,面具做得也并不精致,很生硬,只能证明对方喜欢用易容术。

    但魔鬼往往是存在细节之中,这只魔鬼到底藏在哪里?

    “公子,请喝茶!”

    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小娘子出现在李琇身边。

    这是船夫吴定理的女儿,今年只有十岁,叫做阿桃,母亲病逝了,家里没人照看她,吴定理便把她带在身边。

    小姑娘乖巧懂事又勤快,专门给大家烧水煎茶,赢得了众人的喜爱。

    “阿桃,我感觉你好像读过书,对不对?”

    阿桃点点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我读过两年书,认识好多字,会背千字文,还会背《论语》。”

    说到这里,她变得很沮丧,“我想写字,但又不敢写字。”

    “为啥?”

    “我一写字就会被人发现,他们就会训斥我,说小娘子不好好干活,整天不务正业!”

    “写个字都害怕被人发现,可怜啊!”

    李琇笑着安慰她,“我教你一个办法,用清水写,水干了,别人就看不……….”

    李琇猛地想到了什么?

    ‘血字,发现!’

    李琇大脑里如电光火石一般,他重重一拍脑门,魔鬼,藏在细节中的魔鬼还是被他发现了!

    “公子,你咋了?”阿桃忽闪着大眼睛问道。

    “没啥!”

    李琇连忙从书箱里取出一套笔墨纸砚递给她,“这个可以送给你,你晚上自己练习写字。”

    阿桃欢喜地接过,躬身行礼道:“谢谢公子!”

    李琇随即高声吩咐道:“小眉,你去把裴九和老钟都叫来!”

    ……….

    不多时,裴旻和钟馗走进船舱。

    “公子找我们有什么事?”

    “我刚才想通了很多事情,李铸他们被袭击绝不是巧合,他们接了调查弥勒教这个任务,一出洛阳就被盯住了。

    只是到了淮河,弥勒教才利用鬼母对他们下手,说明宗正寺有内鬼,而且我们和李铸一样,也同样被人盯住了。”

    “公子发现了什么?”钟馗问道。

    “你们还记得船上用血写的‘连水’二字吗?”

    裴旻和钟馗对望一眼,两人都点点头,他们当然知道,就是因为这两个字,他们才决定去涟水县看一看。

    “公子觉得这两个字有问题?”

    “这是一个圈套,既然船舱内就埋伏着一个女刺客,她怎么会容许这两个字存在?这么浅显的道理,我当时竟然没有想到。”

    裴旻和钟馗也随之恍然。

    裴旻点点头,“其实卑职当时也有点奇怪,船内很整齐,一点也不凌乱,说明毒发到死亡的时间极短,按理,死者根本来不及咬破手指再从容写字,卑职考虑不深,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

    李琇又继续道:“既然这两个字是弥勒教的人所写,说明他们知道我们就跟在后面,也说明我们一出洛阳就被人盯住了。”

    裴旻沉吟一下道:“弥勒教故意写给我们,引诱我们去涟水,他们想做什么?”

    “应该和弥勒教大祭有关,你们没听临淮县令说,涟水县有个大祭吗?”

    旁边公孙小眉忍不住插口道:“公子,既然这是个圈套,我们就别去涟水县了。”

    李琇微微笑道:“中圈套去涟水和主动去涟水不一样,我推断,对方很可能是为了耽误我们的行程,去涟水然后再调头回来,一去一回至少要耽误两天时间。

    但这是坐船,如果我们在涟水改为骑马南下,就会比坐船快一天,对方实际上只耽误了我们一天时间,一天时间,改变不了什么?

    我觉得还是应该将计就计,索性去一趟涟水,看看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

    去扬州的船只沿着淮河航行两日后,就会在盱眙县折道向南,继续进入运河航行。

    而涟水县则在盱眙县的东面,紧靠淮河,是靠海边最近的一座县城,从盱眙县到涟水县,约需要一天的航程。

    这天上午,船只终于抵达了涟水县,缓缓停靠在城外的码头上。

    李琇发现码头上和街头人潮汹涌,涟水既不在交通干道上,也不是什么军事重镇,在大唐连四线小城也谈不上,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口?

    船夫吴定理给了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公子,这些都是从各地赶来的弥勒教信徒,一般教主会出现在大祭上,周围楚州、泗州、扬州、徐州、海州的信徒都赶来了。”

    “淮河北面也有信徒?”

    “多着呢!弥勒教以前在山东很强盛,徐州和海州的信众就数不胜数。”

    吴定理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们都知道,淮河鬼母和弥勒教有关。”

    旁边钟馗问道:“这么猖獗,难道官府不管?”

    “官府?哼!他们说不定也是教徒!”

    ……….

    钟馗付了船钱,李琇见吴定理牵着女儿的手上了岸,便笑问道:“你们不回去吗?”

    “我想进城给孩子买身衣服,再买点吃的。”

    阿桃很乖巧地和每个人道别,众人着实喜欢她,小眉还特地塞了一两银子给她。

    见吴氏父女走远,李琇这才对众人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再打听弥勒教的情况!”

    既然李铸的队伍已经团灭,那么李琇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过调查弥勒教的任务,一万贯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