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六章 弥勒大祭
    李琇一行在城内最好的高升客栈住下,包下了两座独院。

    他们刚放下行李,便听见城外传来呜咽的鹿角号声,仿佛有军队在开战一般。

    客栈内的其他客人纷纷向外奔去。

    “快去看!弥勒教的大祭要开始了,今天会有赤女出场!”

    张瓶和赵壶对赤女艳舞早有耳闻,两人一阵风似地跑了。

    “公子!”

    掌柜叫住了李琇,“公子要当心,最好不要去看赤女跳舞。”

    “为啥?”

    掌柜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弥勒教赤女跳舞虽然男人都喜欢,但她们是有目的的,是为了募集武士,我好几个伙计都去看赤女舞,结果都没有回来,那种诱惑一般人抗拒不了。”

    “多谢掌柜提醒,我心里有数了!”

    …………

    弥勒教在江淮深耕五年,早已遍布江淮各地,信众和教徒达数十万人。

    这次在涟水举行的大祭,规模虽然谈不上很大,但还是让李琇开了眼界,从楚州、扬州、泗州、海州、徐州等地赶来的信众达十几万人之多。

    祭祀什么?当然是祭祀鬼母。

    十天前三艘客船在淮河上先后被鬼母袭击,死了数十人,早已传遍了淮河两岸。

    这是鬼母发怒,必须祭祀安抚。

    否则,船只被袭击还是小事,淮河发了滔天洪水才是大事。

    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在城外缓缓走过,约有上万人,穿着黑色镶嵌银边的长袍,他们是弥勒教徒,教徒和信众不是一回事。

    这支队伍的目的地是县城东面的天祖庙。

    在队伍最前面,上百名健壮的教徒扛着一座巨大的木台,木台前方,一名身穿紫袍、头戴高帽的司仪,正不断将一把把铜钱洒向两边的信众。

    木台正中是一座金碧辉煌的佛龛,佛龛足有两丈高,高高的佛龛内盘腿坐着一个身穿明黄色道袍的女人,三十余岁,身材修长,长得颇为美艳,她正微眯双眼,享受着四周数万信徒狂热的崇拜。

    “孙教主!”

    “孙教主万安!”

    十几万信众跪在地上叩拜,喊声惊天动地。

    李琇站在远处一棵大树下,他心中暗忖,‘教主居然是个女人?这就是弥勒教主孙道安?可这个名字分明是个男人啊!’

    这时,佛龛上的女教主忽然扭头,向李琇方向望来,她冷利的目光盯住了李琇,脸上露出一丝充满诱惑的微笑。

    李琇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女教主冷笑一声,头又转了回去,再也没有向李琇看一眼。

    李琇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个弥勒女教主认识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来。

    越来越有意思了,难道她是为了自己才来楚州吗?

    “公子,那是…..李铸!”

    裴旻指了指后面木台,李琇这才看见,在佛龛背后站在一名削瘦的高大男子,神情呆滞,头戴纱帽,身穿三品官服。

    此人相貌依稀就是漕河内和李琇打过招呼的伯爵李铸,他目光空洞,像个行尸走肉一样站在木台上,对外面的一切都仿佛茫然不知。

    “公子,要卑职出手吗?”

    李琇摇了摇头,“咱们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不要轻举妄动!”

    小眉也补充道:“他被喂了药,救了他咱们也解不了。”

    李琇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弥勒教主似乎认识自己,李铸对教徒和信众而言都毫无意义,显然是这个教主展示给自己看的。

    是在威胁自己吗?

    越想越有可能,在淮河上杀死李铸的二十名手下就是一种警告和威胁,完全可以把他们掳走。

    难道……..这次淮河大祭也是冲着自己来的?

    前方忽然出现一阵骚动,有人大喊:“快去看啊!二十八宿赤女从天祖庙出来了!”

    刚才还在顶礼膜拜信徒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个个血脉贲张,争先恐后地向天祖庙方向奔去。

    不用说,李琇闭着眼睛都能猜到赤女们在表演什么?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邪教招募教徒的好手段,尤其是那些有钱的信徒,用女人来勾引,百试不爽。

    李琇忽然想到什么,一回头,张瓶和赵壶正在不远处眼巴巴看着自己。

    李琇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不是卧底弥勒教的机会?

    调查弥勒教必须要深入进去,才能得到第一手详细情报,光看外表热闹毫无意义,这种报告谁都可以写。

    李琇取出卦钱,默念几句,随手一甩,下下上,又取出签看了一眼,是巧财签。

    ‘贵则无财,庸者得利,皆为巧字。’

    “你们两个!”

    李琇把张瓶和赵壶叫上来,低声给两人交代。

    两人眼中都露出恐惧之色,“公子,我们会丧命的,饶了我们吧!”

    “胡扯什么,我给你们算过命了,你们二人鸿运当头,怎么会丧命?你们完成任务,算你们大功,升一级,每人奖赏五百贯,干不干?”

    两人动心了,“公子可别骗我们?”

    “我肯定言而有信!”

    两人对望一眼,“好吧!那我们去。”

    …………

    河面上传来一阵悠扬的乐声,吸引了不少信徒观望。

    河中央是一艘三千石的大船,张灯结彩,数十名乐师在船舷边吹奏着乐器,周围还有数十艘小船簇拥着大船。

    在船头放着一只大木笼,笼子里是两名童男童女,四五岁左右,都精赤着身子,抓着木笼大哭。

    一名披头散发,身穿黑袍的巫师在船头癫狂地跳舞,她忽然张臂向河面大喊三声。

    两名大汉上前高高举起了木笼子,河边数万信众顿时欢呼起来。

    “是献祭!”

    李琇忽然明白了,大喊道:“快阻止他们!”

    裴旻和钟馗冲了过来,钟馗分开众人,高声大喊道:“住手!”

    与此同时,裴旻已跃入了淮河,向大船游去。

    钟馗的声音低沉浑厚,传到了大船,船上女巫冷冷看了他一眼,一挥手,刚要下令投祭,只见河面一道寒光射来。

    “咔嚓!”一支飞剑将女巫脖子斩为两段,人头飞出一丈多远,落入河中,无头躯体栽倒在船上,脖腔里的血浆喷射而出。

    船上顿时一阵大乱,岸上也一片惊呼。

    两名大汉被眼前血腥一幕吓住了,他们心中胆怯,慢慢放下了木笼。

    一条黑影从河面一跃而起,抓住木笼,又一跃跳下大船,落在一艘小船上。

    裴旻拔出第二把剑,寒光一闪,小船上两名武士惨叫一声,坠入河中,船夫在裴旻长剑的威逼之下,摇船向河边驶来。

    岸上的数万百姓先是一片沉寂,随即又爆发出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人心的恶与善,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两名孩童的父母抱着自己的孩子,早已哭成泪人一般,再找恩人,恩人已不见踪影。

    ………..

    李琇来到了县衙。

    弥勒教在涟水县呼风唤雨,十几万人聚众参拜,还用童男童女献祭,如此邪恶,当地官府影子都看不到,这还是大唐社稷吗?”

    李琇用爵位牌开路,见到了涟水县令。

    “卑职许匡,参见殿下!”

    涟水县令很年轻,只有三十岁左右,长得又瘦又高,但看起来似乎肝不太好,皮肤发黄。

    李琇冷厉的目光逼视县令,“城外弥勒教猖獗,许县令不知道吗?”

    “卑职当然知道,其实弥勒教也并非洪水猛兽,它们对地方治理也有好处,殿下不用太担心!”

    李琇眼睛眯了起来,“你说什么?”

    “殿下有所不知,涟水县一半以上人都信奉弥勒教,也是因为弥勒教乐善好施,谁家生病了,他们都会派人上门诊治,还会经常搭粥棚赈济乞丐。

    更重要是,弥勒教还会派人维持地方秩序,帮助官府催缴税赋,给官府节省了很大的精力和财力,江淮一带的官府都乐见弥勒教的存在。”

    这番话让李琇简直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一个县令说的话,弥勒教做了官府的事情,那还要官府做什么?

    李琇也懒得这个县令争辩,他冷冷道:“弥勒教用童男童女献祭,罪大恶极,我要求官府立刻出面,抓捕弥勒教主!”

    “殿下不必担心,弥勒教每年都会用童男童女献祭鬼母,但据卑职所知,这些童男童女并不会被投入河中,弥勒教只是在装模作样给信徒看,童男童女都会被转移走,最终卖给大户人家当奴婢,他们是正常的奴婢买卖,卑职不好插手。”

    “放你娘的狗屁!”

    李琇忍无可忍,拔出了上方天子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