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七章 反客为主
    裴旻及时拉住了李琇的胳膊,他在李琇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弥勒教主就在县衙内!”

    李琇收了剑,冷冷对许匡道:“回头让吏部来收拾你!”

    “我们走!”

    李琇带着三名手下离开了县衙。

    “你怎么知道弥勒教主在县衙?”

    “卑职听见里屋有人在偷听,又看见弥勒教主的侍女在堂下一闪身。”

    钟馗也道:“弥勒教既然敢在涟水县举行大祭,涟水县衙肯定被他们控制住了,依卑职看,江淮的地方官其实都不敢管,弥勒教势力庞大,高手众多,杀他们就像杀只鸡一样,他们只能装聋作哑,根子上还是朝廷的问题,弥勒教必须派军队来镇压。”

    李琇点点头,“你说得对,所以宗正寺才会布置任务,奖励一万贯,说明朝廷也知道弥勒教的猖獗。”

    “公子打算下一步怎么办?”

    “按照原计划实行,老钟去租四匹马,我们去客栈收拾,准备南下扬州。”

    “弥勒教主会放我们走吗?”

    李琇冷笑一声,“她当然不会,所以我就要看看她下一步想干什么?”

    ……….

    李琇很快收拾好了行李,小眉笑道:“公子判断错了吧!弥勒教主巴不得咱们赶紧走。”

    小眉话音刚落,院子里便传来客栈掌柜的声音,“李公子在吗?”

    李琇向小眉眨眨眼,走了出去,歉然道:“我们有急事要离去,不能久住了,房钱就直接从押金里扣吧!”

    “没问题,公子随时可以离去,是有人找公子!”

    “谁?”

    “是县令夫人!”

    从掌柜身后走出一名二十余岁的年轻少妇,长得颇为清秀,服饰华丽,一看就是有身份的女子。

    她给李琇盈盈施个万福礼,“贱妾王氏,是许县令的妻子,夜晚打扰贵客,还望见谅!”

    “许夫人请进来说话!”

    公孙小眉和裴旻对望一眼,公子料事如神,还真有事情来了,

    县令夫人带着两名丫鬟走进了大堂,她忽然‘扑通!’跪下,哀求道:“请殿下救我性命!”

    李琇措不及防,他正要扶起县令夫人,小眉却抢先一步,警惕地拉起这个女子。

    自从李琇在船上险些被刺杀,小眉就对女人非常警惕,莫名其妙跑来一个女人,自称县令夫人,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

    “你找我有啥事?”

    县令夫人抽抽噎噎道:“从去年开始,我就发现我家老爷不对劲,别人都说我多想,可我们是夫妻,他有没有问题我还不知道?”

    “你怀疑丈夫是假的?”

    县令夫人点点头,“我早就怀疑了,但不敢吭声,今天他写了一封信,我发现信中有殿下的名字,我就决定来找殿下求救!”

    李琇心中冷笑一声,不露声色问道。

    “他在家吗?”

    “他在书房喝酒,我才敢来找殿下。”

    李琇给裴旻使个眼色,裴旻闪身而去。

    李琇负手沉思半晌,才缓缓道:“按理这种事情应该是由州衙出头,我不能干涉地方官府事务,不过既然夫人求上门,我先去看看吧!”

    ……….

    李琇来到县衙后宅,裴旻已经到了,他向李琇摇摇头,表示没有异常。

    李琇跟随县令夫人走进书房,发现县令许匡已有七分醉意。

    “混蛋,这是本官的书房,你们进来做什么?”

    李琇使个眼色,钟馗走到他身后,将他牢牢控制住。

    裴旻一把揪住他头发,将他的脸拉起来。

    “放开我!放开!”

    许县令气得大骂,却动弹不得。

    裴旻在他耳根处找到了起皮,拎住起皮一拉,‘刷!’的一声,一副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

    县令许匡变成了另一个人,许夫人在后面捂住嘴惊叫一声。

    小眉上前将一盆井水从许匡头上浇下。

    许匡清醒过来,他自知被揭穿,不由颓然坐下。

    李琇狠狠给他一记耳光,冷冷问道:“真的许县令呢?”

    “我不知道,他被教主带走,应该是死了。”

    “夫人!夫人!”后面的县令夫人晕了过去。

    裴旻从许匡怀中摸出一封信,递给李琇。

    李琇撕开信皮,是写给教主的信件,就是汇报自己今天白天的询问,信中最后写了几句话。

    ‘恳请教主务必暂停海边机密,一旦被李琇知晓,恐怕会给圣教惹来杀身大祸。’

    “海边有什么机密?”李琇喝问道。

    许匡摇了摇头,“你觉得我可能说吗?”

    李琇给裴旻使个眼色,裴旻手一挥,一只耳朵被割下。

    许匡嘶声惨叫,拼命挣扎,却被山一般的钟馗牢牢控制住。

    小眉用一块止血膏药贴在他耳朵上。

    半晌,许匡气喘吁吁道:“你们不是人,太狠毒了!”

    “这叫狠毒?不!这只是开胃小菜。”

    裴旻将刀放在许匡另一只耳朵上,“不说,再割一只。”

    “我说!我认栽了!”

    许匡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这里面是一份海边地图,那里有弥勒教最大的秘密,就是你们想知道的秘密。”

    “是什么秘密?说!”

    “是…….”

    许匡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嘴咧得越来越大,变成非常夸张的咧嘴,眼睛开始凸出。

    “快放开他!”

    众人松开许匡,后退几步,他仰头靠在胡椅上,诡异地笑着,已经气绝身亡。

    ……….

    李琇一行当即离开了涟水县,沿着淮河南岸官道向海边骑马疾奔。

    但只奔出十几里,来到一处岔路口,李琇便停住了马匹。

    他看了看身后,裴旻笑道:“他们没有跟来!”

    “哼!处心积虑把我留在涟水,我倒要看看他们在扬州想做什么?”

    李琇取出一封信,连同调兵金牌一起交给钟馗。

    “老钟,得辛苦你跑一趟,天子应该还在洛阳,这封信要亲手交给高力士。”

    钟馗默默点头,收起信。

    “我们怎么找到公子?”

    李琇摇摇头,“我去扬州暂时不会用真实身份,扬州有两个高升客栈,一个城南,一个城北,你去城北高升客栈打听,一个姓武的读书士子会给你留一封信,告诉你货物在哪里?”

    “卑职明白了!”

    钟馗找一艘船渡过淮河,沿着淮河北岸向洛阳奔去。

    李琇带着裴旻和小眉折道向南方奔去。

    ………..

    天祖庙的菩提塔内,教主孙菩萨负手望着远方,她已经年过四十,只是她保养有术,外表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妖艳无比。

    孙菩萨眼中有一种按耐不住的怒火。

    “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窝囊,他毁了我的献祭,杀了我的巫师,让我不得不牺牲一名县令,最后眼睁睁看着他离去,我不明白上面人是怎么想的?”

    旁边坐着孙菩萨的二叔孙礼,也是她的谋士。

    孙礼捋着山羊胡笑眯眯道:“这也不是元刺史的本意,应该元家的想法,咱们别管天上神仙斗法,执行命令就是了。”

    孙菩萨冷冷哼了一声,“李铸三人我已经派人送回长安了,这些宗室子弟屁本事没有,还要掺和江淮的事情,按照我的脾气,早就把他们大卸八块了!”

    “这次听说是天子和摄政王联手,来势汹汹,上面肯定想挑拨他们关系,如果杀了宗室皇族,只会促进他们联手,教主要理解上面的苦心。”

    “二叔说得对,我们就静候海边盐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