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九十八章 真假皇子
    三天后,李琇乘船抵达了扬州,他是在扬州北面五十里处再走水路,由裴旻带着几匹马南下,真真假假,就完全能避开对方的监视了。

    也是巧,李琇从船上下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冤家对头李璀,他和兄长李珣也是刚刚抵达扬州。

    李璀下船时瞥见了李琇,却没有能认出来。

    李琇做了假胡子,肤色变黑,眉毛又浓又粗,像刷子一样。

    他打扮成书生,穿一身宽大的儒袍,头戴四方高帽,一看就是个目中无人的读书人。

    小眉也化了妆,变成一个黑皮肤小丫鬟。

    小娘子皮肤一黑,就不会有多少人关注了。

    李琇刷一下打开折扇,头一扬,大摇大摆地从李璀身边走过,后面的小眉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

    “这人我好像见过?”

    李璀疑惑地望着李琇的背影,他觉得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还是他兄长的一句话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

    “你当然见过,太学里那帮书呆子不都是这副目中无人的德性吗?”

    好像也是!

    ………..

    扬州城,唐朝仅次于长安的富甲之城,因漕运兴而兴,也因漕运衰而衰。

    此时的扬州正是历史上最兴盛之时。

    烟花三月,李琇到来。

    他虽有腰缠十万贯的豪气,却没有骑鹤而来的高调。

    上午时分,一个叫武兴安的读书士子,无声无息地住进了高升客栈内。

    “公子,我们下一步做什么?”裴旻问道。

    天空下起了小雨,李琇望着窗外不远处一艘乌篷船缓缓驶过。

    “扬州三月的烟花不错,烟雨更好,既然来了,就把心沉静下来,耐心等待机会。”

    ……….

    下午时分,外出打听消息的裴旻回来了。

    “公子,有三个消息,其中一个消息很有趣。”

    “说说看!”

    “第一个消息是庆王李琰来了,今天中午抵达扬州。”

    李琰是李隆基长子,李琇知道大哥来扬州是为了争盐铁监令,和自己无关。

    “然后呢?”

    “牛师客在天香酒楼为李珣和李璀接风洗尘,遍请扬州各方官宦名流。”

    “有趣的消息呢?”

    “公子今天中午率领十几名手下抵达了扬州,下榻扬州同文馆!”

    李琇一怔,“没搞错吧!确实是我,而不是李纪?”

    裴旻笑眯眯道:“一点没错,就是三十八皇子李琇,卑职和小眉也在其中。”

    小眉听说有人冒充自己,顿时双眉倒竖怒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公子能猜到对方的用意吗?”

    裴旻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对主公的才智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们人数虽少,却能立于不败之地,根本原因还是主公的才智过人,总能料敌在先。

    李琇淡淡道:“这应该就是弥勒教主把我拖在涟水的意图了。”

    小眉不解道:“要拖最多也只有两三天,他们想做什么?”

    “是啊!关键是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李琇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对方冒充自己,肯定不是为了丰满自己的光辉形象,一定是要把什么烂事栽在自己头上,败坏自己名声,使自己无颜再呆在扬州。

    但会是什么事呢?

    沉思良久,李琇意味深长地问道:“你们说,牛仙客会不会给我的冒充者送一份今晚的请柬?”

    …………

    黄昏时分,扬州最大的天香酒楼内宾客盈门,热闹异常。

    牛仙客今天举行酒宴,专门为李珣和李璀接风洗尘。

    这当然也是一种政治手段,为摄政王在扬州造势。

    为摄政王夺取盐铁监打下舆论基础。

    牛仙客这个举动看起来是为了摄政王着想。

    但它却破坏了天子和摄政王在洛阳达成了共识,先放下双方对盐铁监的争执,联手迫使江淮回归朝廷。

    而这恰恰是元振等人求之不得的事情,破坏天子和摄政王的联手。

    …………

    房间里,牛仙客正给李珣和李璀兄弟解释他的想法。

    牛仙客不看重李璀,他知道李璀是个愣头青。

    但他很看重李珣,李珣是摄政王最精明能干的儿子,还差点被立为世子。

    “我和元振已经达成共识,我们两家联手消灭天子在扬州的势力,元家支持我们拿下盐铁监,我们再联手消灭弥勒教和盐枭,恢复朝廷对江淮的控制,同时恢复江淮盐税,这是我们最理想的结局。”

    “牛相国和元振达成共识,事先向我父亲汇报过吗?”李珣不露声色问道。

    “当然得到了摄政王的同意,而且我和元振达成的共识只是一种口头协议,并非双方签署什么书面协议,殿下随时可以反悔!”

    听说父亲已经同意,李珣就不好反对。

    他出发之前,父亲给他指示是,先和天子联手消灭盐枭和弥勒教,然后再和元家联手对付天子势力,最后夺取盐铁监。

    到了牛仙客这里,顺序却不一样了。

    难道父亲又改变想法了?

    李琇需要向父亲确认。

    “现在着手到哪一步了?”

    “回禀殿下,李铸的团队已经灭了,下一步准备对付李琇和李纪,然后是裴耀卿,争取五天内彻底把天子势力赶出扬州。”

    “牛相国打算怎么对付李琇?”旁边李璀问道。

    牛仙客得意一笑,“我们会用一种非常手段,让李琇身败名裂!”

    “为何不直接杀了他?”李璀不满道。

    牛仙客言不由衷道:“他毕竟是皇子嘛!还是慎重点好。”

    李珣狠狠瞪了兄弟一眼,又问道:“牛相国说的‘我们’是指谁?”

    “当然是指老臣和元刺史,我们已经达成共识。”

    “就只有元刺史吗?”

    李珣精明过人,他不太相信牛仙客的话,“除了元刺史,应该还有别人吧!”

    “还有…….几个江湖上的朋友。”

    李珣冷冷道:“牛相国说的江湖朋友,是指弥勒教主以及汪东渡吧!”

    牛仙客沉吟一下道:“老臣知道摄政王也想铲除弥勒教势力和盐枭势力,但正如老臣刚才所言,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拿下盐铁监,所以要利用弥勒教和盐枭的势力把天子势力赶出江淮,等我们拿下盐铁监,再对弥勒教和盐枭动手,现在合作只是权宜之计。”

    “牛相国说得很对,我们全力支持!”李璀一摆手,大大咧咧道。

    李珣却没有吭声,他隐隐感觉牛仙客不太可靠了,父亲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怎么可能答应和邪教、盐枭合作?

    这时,一名侍卫来报,“牛相国,皇三十八子来了!”

    牛仙客起身呵呵笑道:“皇子来了,我当亲自去迎接!”

    ………..

    三十八皇子‘李琇’带着几名侍卫站在大门前,这时牛仙客笑呵呵迎了上来。

    “欢迎殿下光临!”

    ‘李琇’拱拱手歉然道:“抱歉,来晚了!”

    “哪里!哪里!殿下肯来就是给我面子,快请进来。”

    牛仙客将李琇请进大院,大院内站满了宾客,众人纷纷回头,好奇地望着这位在洛阳声名鹊起的皇子。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有人高喊一声,“三十八皇子驾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大门处望去,目光里一样的惊讶,居然又来了一个三十八皇子!

    只见几名侍卫被踢了进来,一个气宇轩昂的武士护卫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皇子走了进来。

    院子里一片哗然,怎么两个皇子长得一样?

    牛仙客脸上着实尴尬,他做梦也想不到李琇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元振可是信誓旦旦向他保证,李琇会被拖在涟水县。

    他回头瞪了元振一眼,元振也着实恼火,孙菩萨是怎么做事的?

    牛仙客今天这个酒宴名义上是为李璀和李珣接风洗尘,实际上却是为了让假李琇公开行刺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李琇背上一个行刺相国的罪名。

    扬州府再发出通缉令,这么多证人,李琇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个罪名。

    李琇冷冷道:“牛相国,你还不下令拿下这个假李琇?”

    牛仙客硬着头皮道:“老夫糊涂了,你们到底谁是真,谁是假?”

    众人向庆王李琰望去,李琰神情尴尬,他虽然是兄长,但出宫得早,早就不知道兄弟长什么样子,也是在射覆大赛上见过一面。

    记忆模棱两可,李琰也认不出谁是真的李琇。

    李琇一眼瞥见了李璀,便笑眯眯问道:“璀殿下也在,你在偃师的巴豆汤喝得爽吗?”

    李璀顿时暴跳如雷,“原来真是你这个狗杂种干的,我要杀了你!”

    他拔出剑要冲上去,李珣连忙抱住兄弟,“冷静点,别乱来!”

    李琇微微一笑,“牛相国,璀殿下可以给我证明,还需要我再拿证明吗?”

    这时,裴旻身形如鬼魅一般,闪身到了假李琇身后,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像拎一只狗似的,将他拖了过来。

    “大家看清楚了!”

    裴旻刷地一下撕下了假李琇的面具,霎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院子里顿时一片哗然,果然是假的。

    李琇拔出剑指着他的胸口,“我来问你,是谁指使你冒充我?快说!”

    裴旻手上用劲,假李琇痛得如杀猪般大喊,“是牛相国吩咐我干的,他要我假装刺杀他,用苦肉计栽赃给………”

    假李琇话没有说完,一把飞刀‘嗖!’地射来,快得无以伦比。

    ‘噗!’飞刀射穿了假李琇的前胸。

    假李琇惨叫一声,当场毙命。

    众人一起回头,是元振身边的护卫射出。

    元振冷冷道:“污蔑当朝宰相,罪不容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