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一章 搅乱一池水
    酒宴虽然是在转运使府举行,但酒宴本身却是外包出去,由几家酒楼承接。

    裴旻装扮成一名送酒的伙计,小眉则扮作一名侍女。

    只要给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小眉领着李琇前去大堂,她见左右无人,便低声提醒道:“公子现在被通缉,刚才不该出头,太危险了!”

    “我知道,仅此一次。”

    这时,裴耀卿的随从追上来道:“骆公子请留步?”

    李琇就在等他呢!

    他微微欠身笑道:“有何指教?”

    随从抱拳道:“我家主人是转运使裴公,请骆公子过去一叙!”

    .........

    裴耀卿走上客堂,却见刚才的年轻人负手站在窗前,颇有威仪,这怎么也不像一个商人的儿子。

    “咳!咳!”裴耀卿咳嗽两声。

    李琇回头微微一笑,“裴公别来无恙?”

    裴耀卿一怔,“你是何人?”

    “我给裴公猜个谜,猜中了,裴公就知道我是谁了。”

    李琇不慌不忙道:“屋檐下站一人,这个字是宁,还是宦?”

    这是射覆大赛淘汰李璀的谜语,裁判是张九龄,但裴耀卿就站在一旁,他记忆深刻。

    裴耀卿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我猜是宦!”

    “是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的缘故吗?”

    裴耀卿回头吩咐随从,“在外面等候,任何人不得入内!”

    随从行一礼下去了。

    裴耀卿激动道:“殿下,是你吗?”

    李琇微微一笑,“裴公周围监视者太多,我不敢贸然上门,只得用这种办法来见裴公!”

    “殿下三天前惊鸿一现,又失踪了,我一直在等殿下上门。”

    李琇淡淡道:“元振凶悍强势,我的实力太弱,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裴耀卿叹息道:“殿下低调是对的,我也很想提醒殿下小心,扬州腥风血雨,稍不留神就丢了小命,李纪全军覆灭,我也有好几个心腹被暗杀了。”

    “扬州的斗争怎么会如此残酷?”

    裴耀卿点点头,“我们对手之一是大盐枭汪东渡,此人杀人不眨眼,血债累累,至少有几千人死在他手上了,盐铁监令姜师度应该就是他杀的,手段十分残暴,一杀就是灭门,妇孺也不放过。”

    “弥勒教也很残酷。”

    裴耀卿点点头,“弥勒教也是,多少江淮百姓被它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至少骗了十几万人在海边给晒盐,八成以上的私盐都是从他们手中流出,再由盐枭贩运到各地。”

    停一下,裴耀卿又道:“不过弥勒教也好,盐枭也好,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他们再残暴,如果没有元振庇护,他们就是一群跳蚤而已,军队早就将他们灭了。”

    “元振究竟是什么背景?一个小小的刺史竟然将天子和摄政王都玩弄于掌心!”

    “元振是太尉元彪的儿子,而元彪又是太上皇的心腹,爵封赵郡王,在军队中人脉很深,天子和摄政王都不敢轻易动他。

    元振在扬州当了十年刺史,汪东渡和弥勒教都是他一手扶植起来,元振不光有盐枭和弥勒教这种邪恶势力,还有掌控着三千扬州驻军,都尉马弘远就是元氏家将出身。”

    裴耀卿平静地望着李琇,“江淮实际上是元家的地盘。”

    李琇倒吸一口冷气,元振居然是太尉元彪的儿子,这么重要的情报高力士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李琇暗骂一声,十分恼火道:“原来是元家在掌控江淮,难怪我们现在很被动!”

    裴耀卿苦笑一声,“不是一般的被动,现在连摄政王也和元振有联手之势了,明显是要把我们排挤出去,摄政王一定要拿到盐铁监之位,我明知他们在做什么,却束手无策!”

    李琇沉吟一下道:“我想找一个关键人物,这个人就像扣子一样,只要这颗扣子被解开,整个扬州的局面就会变得混乱起来。”

    裴耀卿沉思片刻道:“确实有这样一个人,但殿下要做什么?”

    “我需要时间!”

    ...........

    宴会终于结束了,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散去。

    元振和谢耀宗在大群侍卫的严密保护下上了一辆宽大的马车,马车很快走远了。

    “看到他了吗?”李琇问道。

    裴旻点点头,“护卫非常森严,那群高手中至少有三人和我武艺在伯仲之间。”

    “那些高手是护卫元振的,和谢耀宗无关,谢耀宗是由八名普通侍卫保护。”

    “普通侍卫只是负责外围,他们中间一个穿灰衣的护卫,武艺很高,一直跟着谢耀宗,应该是他的贴身护卫,他的府上一定还有高手护卫。”

    “那就按照我们之前商议的原计划行动。”

    “公子希望什么时候动手?”

    “我希望明天一早!”

    …………

    天刚亮,李琇坐在一家叫做红月酒楼的三楼雅室内,他用望眼镜注视着半里外的一座府宅。

    不多时,府宅门开了,四名护卫骑马奔出,紧接着一辆马车从府内驶出。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一闪,便钻进了马车下,紧紧贴在马车上。

    这个时间点掌握得极为巧妙,前面的护卫已经出去了,后面的护卫还在门内,被大门挡住了视线。

    马车驶出大门,后面又跟出四名骑马侍卫。

    这时车帘拉开,露出一个干瘦老者的脸庞,正是幕僚谢耀宗,他对面隐约坐着一个灰影子。

    裴旻没说错,马车里确实有一个贴身护卫。

    李琇起身对小眉道:“我们走吧!”

    两人下楼,上了一艘五百石的客船,船只向南城外驶去。

    ……..

    谢耀宗的马车和所有马车一样,后面都有一块挡泥板.

    而恰恰就是这块挡泥板遮挡住了后面骑马护卫的视线,使护卫们看不到马车下面的裴旻。

    当然,如果没有这块挡泥板,李琇也不会采用这个方案。

    裴旻拔出无名匕首,在马车底部旋切开了上下两块木板。

    从马车底部就能看到上方软坐垫,一个向下凹陷的圆形,那就是谢耀宗的屁股。

    马车顺着漕河而行,很快折道上一座桥梁,一支敲锣打鼓办丧事的队伍走来。

    机会来了,就在两支队伍交错之时,裴旻的长剑猛地捅了上去,一直到底………

    敲锣打鼓的嘈杂声掩盖了马车内的惨叫,裴旻跳到一辆牛车底部,又轻轻一跃跳入了桥下。

    与此同时,一个灰影从马车里冲出,厉声大喊:“有刺客,拦住办丧事的人!”

    …………

    谢耀宗被一剑穿心而死。

    元振大怒,下令关闭城门,满城搜索凶手。

    但明眼人都看出,这是政治刺杀,天子的人有嫌疑,摄政王的人同样有嫌疑。

    甚至盐枭和弥勒教都有嫌疑,谢耀宗曾提议打击盐枭,给朝廷一个交代,也提议适当镇压弥勒教,向朝廷表明态度。

    正是各方都有可能,才导致元振追查凶手一无所获。

    正如裴耀卿的判断,谢耀宗确实是一颗关键的扣子。

    谢耀宗无官无职,只是一个幕僚而已,远远算不上大人物。

    但他对刺史元振极为重要,不仅仅是元振的军师幕僚,而且是他联系外界的重要纽带。

    谢耀宗一死,使元振无法再部署下一步的行动,也无法再有效约束盐枭和弥勒教。

    扬州城陷入一片混乱。

    ……….

    “使君现在应该知道我之前为什么要满城搜捕他了吧!”

    弥勒教主孙菩萨捧着一盏茶,姿态优雅,她不慌不忙道:“他在扬州只露面了两次,但两次都精准击中了我们的要害。”

    孙菩萨见元振神情有些犹豫,便放下茶盏加重语气道:“使君,他在扬州,谢耀宗就是他杀的?”

    元振摇摇头,“孙教主,你这个推断未免太武断了,就算他在扬州,才几天时间,他什么情况都不熟悉,他知道该杀谁?况且杀人还要踩点,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你觉得可能吗?”

    “使君,他不清楚,但裴耀卿很清楚,我们可以反推,裴耀卿没有这个机会,李琰没有这个魄力,李珣和李璀正在和使君合作,卑职和汪东渡都需要他和使君沟通,所有人都可以排除,那只能是他了。”

    孙菩萨的排除法很有说服力,元振被说动了,似乎可以把所有人都排除在外,只剩下李琇有最大的嫌疑。

    “你觉得他现在在哪里?”

    “卑职也不知道,他可能还在扬州,但也可能去了润州。”

    “润州?”

    元振眼中凶光一闪,“你认为他去查税钱案了?”

    “只能说很有可能!”

    元振负手走了几步,随即下令道:“你派人赶去润州,把所有的人证物证都给我统统灭了,如果遇到李琇,把他抓来见我!”

    “卑职已派出最精锐的护卫队前往润州,一定会将他生擒活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