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二章 最大的漏洞
    两天后,李琇抵达了润州曲阿县,这里就是三百五十万贯税钱失踪之地。

    税钱失踪是去年年底发生的大案,盐铁监、刑部、大理寺都派人来查过,刺史和县令都因此案下狱。

    但船只和铜钱都踪影皆无。

    李琇看过刑部卷宗,大概了解此案的情况。

    “老丈,请问去年税钱失踪案就是在这里吗?”

    李琇站在船头,高声问一名种菜的老农。

    老农点点头,“就是在这里,去年来了好多公差查这个案子。”

    “公子,为什么船队会在这里失踪?”小眉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

    李琇对小眉和裴旻解释道:“刑部、大理寺的卷宗和姜师度的奏折都说,大概有一千名盗匪埋伏在这里,他们在漕河上搭建了一座浮桥,迅速登上槽船,控制了整条船队,护卫船队的两百士兵也全部被他们杀死。”

    小眉还是疑惑不解,“我觉得这里只是登船之地,应该没有什么线索吧!”

    裴旻摇摇头,“不一定!”

    “老裴有什么想法?”

    裴旻看了看周围,目光投向不远处一个村子,“若是我办此案,我一定会从周围村庄入手,他们在这里发动袭击,必须做很多准备,包括船只调集等等,把各种有用的情报集中起来,一定能找到破案线索。”

    “你说得有道理,刑部、大理寺和盐铁监都是这样的调查的,但调查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裴旻一怔,“怎么会?”

    “刑部的调查报告是,对方从南面追来,在这里追上了船队,这里河边正好停了几艘商船,被他们连成浮桥,大理寺的报告也是一样,甚至包括姜师度奏折也是一个结论。”

    说到这,李琇淡淡笑道:“你们发现问题了吗?”

    小眉摇摇头,裴旻也沉思不语。

    “问题就出在他们没有互相交流案情,大理寺也好,刑部也好,盐铁监也好,都是各调查各的,但调查结论都惊人的巧合,如果他们互相交流一下案情,就会发现端倪了。”

    李琇看了一眼裴旻,“裴九想到了吗?”

    裴旻点点头,“我明白公子的意思,他们是调查走访后得出了结论,他们走访了同一批人,所以公子认为他们犯下了同一个错误,可如果事实就是这样呢?”

    李琇笑了笑道:“他们已经把正常流程都走完了,我再走一遍也没有意义,必须出奇兵才会有效果。”

    ………..

    曲阿县衙,接待李琇的是县尉陈丰,税钱失踪后,县令和刺史作为直接责任人已经被罢免并押解进京问罪。

    县尉陈丰应该也有主要责任,但需要他配合各部门办案,所以他便得以留任,也是他的运气好,案子最后不了了之,他也没有被追究。

    听说是宗室做任务,陈丰格外客气,那是代表天子和摄政王来办案。

    他拿出一份厚厚的卷宗,放在李琇面前,“是去年税钱失踪案的留底记录,请殿下过目!”

    “你先给我说说具体案情!”

    “案子发生在去年十二月初二的晚上,四百艘沙船运载三百五十万贯税钱从杭州北上,就在曲阿县北面的小孟庄柳家村地界失踪,被一支来历不明的队伍劫走,至今下落不明。”

    “大理寺、刑部他们来调查什么?”

    “那天晚上发生了激战,但时间很短就结束了,整个过程恰好被河边一个下笼子捕虾的当地农民目睹,这个农民提供了关键证词。”

    “这个农民的证词我看了,但并没有帮助破案。”

    “没有破案的原因是船队继续北上,驶入长江后彻底消失,这就和这位农民无关了。”

    “这位目击证人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卑职稍微收拾一下,带殿下过去。”

    “不用了,他的证词作用不大,我也只是想听一听当晚发生的事情,你只管告诉我他住在哪里?”

    ………..

    当天下午,李琇在柳家村找到了这位唯一的目击证人。

    此人叫柳四郎,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无妻无子,独身一人,年轻时是个无赖,现在也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听说是来调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向李琇讨了两贯钱好处,便手一挥滔滔不绝地讲开了。

    “那天晚上,我在河边下笼捕虾,河上驶来一支很庞大的船队,就在这个时候,一支黑衣人队伍从远处疾奔而来,岸边正好停了十几艘船,被他们用来搭建浮桥,拦截住了河面上的船队………”

    “交战大概用了多少时间?”

    “估计一炷香左右吧!这帮黑衣人很厉害,有上千人,杀得船上的士兵直求饶。”

    “当时你在哪里?”

    “我当时就躲在水中,把我吓坏了,我就用一簇水草挡住我。”

    ………..

    “发现他有问题吗?”离开柳家村后,李琇问裴旻道。

    “从他的叙述,感觉还是合情合理,卑职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可我却发现了。”

    “公子发现了什么漏洞?”

    李琇冷冷道:“他还活着就是最大的漏洞!”

    ………..

    入夜,柳四郎牵着一头毛驴从家里出来,鬼鬼祟祟向两边看了看,便骑上毛驴向村外奔去。

    出了村口,柳四郎又沿着官道直奔曲阿县城。

    但走了不到半里,柳四郎忽然觉得自己凌空飞起,又重重落地,不等他爬起身,一只脚便狠狠踩在他脸上………

    柳四郎晕头转向被拖到一片树林内,他一抬头,只见白天询问自己的皇子正一脸冷笑地望着自己。

    “哎呀呀!皇子殿下,我是去河边抓黄鳝,夜里最好抓。”

    裴旻从他身上搜出一块铁牌递给李琇,李琇看了看道:“你居然还有夜间入城牌,我没猜错的话,是县尉陈丰给你的吧!你急着赶去向他汇报白天的情况,我有没有说错?”

    柳四郎张口结舌,没法回答李琇的问题。

    李琇冷笑一声,“我以为你早就该被灭口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但你活不了多久了,等我们离去,很快有人就会来将你灭口!”

    柳四郎一点不傻,他顿时明白了李琇的意思,吓得他脸色惨白,拼命磕头道:“小人其实什么都没看见,那天晚上我根本不在河边,是他们让我说的,他们编了一套说辞让我背下来。”

    “他们是谁?”

    “就是殿下说的县尉陈丰!”

    ………..

    陈丰做梦也没有想到李琇会在夜里出现。

    此时李琇就坐在他书房宽大的软榻上,摆弄着桌上的一把玉刀,公孙小眉就站在李琇身后。

    “我在涟水县遇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他们的县令居然是假的,带着一只面具,我很好奇,你是不是也带着一只面具?”

    陈丰被裴旻按住,动弹不得,汗水从他额头流下。

    “我是朝廷命官,殿下就算是皇子,也不能这样对我!”

    “还说得一本正经,别跟我演戏,柳四郎什么都招了,出事那天晚上他根本就不在现场,一切都是你的安排!”

    李琇走到他面前,用玉刀在他脸上划了一刀,一股鲜血涌出。

    “如果找不到三百五十万贯税钱,只有让你来承担责任,灭你九族都是轻的。”

    陈丰咬牙道:“我告诉你是弥勒教和汪东渡联手劫走了税钱,你又能怎么样,你也找不回来!”

    “劫案根本没有发生在曲阿县,没错吧!”

    “一点没错!早在杭州,所有的船夫和护卫士兵就被鬼母毒死了,换成了汪东渡的手下.......”

    “那在曲阿县表演一遭又为了什么?”

    “殿下那么聪明,会想不到吗?”

    “你们早就对润州刺史姚良不满,借这个机会搞掉他?”

    陈丰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对方便猜中了。

    “殿下,这个案子的水很深,我劝你不要再查下去了。”

    旁边裴旻忽然一声大喝,“小眉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