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三章 又升级了
    小眉反应疾快,顺势倒在坐榻上,裴旻也同时将李琇拉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七八支弩箭从窗外‘嗖!嗖!’射入,陈丰躲闪不及,连中三箭,他惨叫一声,顷刻倒地毙命,脸上一片漆黑。

    “小眉,保护好公子!”

    裴旻抽出长剑,纵身飞掠而出,只见外面传来几声惨叫。

    “公子快走!”裴旻在院内大喊。

    李琇反应敏锐,他一把抓住还在发愣的小眉,撒腿向后院狂奔。

    李琇带着小眉奔进后花园,却见对面掠来十几名黑影,他反应极快,拉着小眉顺势蹲下,又猫腰疾奔几步,躲在一座假山背后。

    十几条黑影没有发现他们,从他们身边掠过,向中庭方向冲去,那边惨叫声、喊杀声一片。

    黑影风一般飞掠而过。

    李琇迅速起身,却见小眉从假山里抓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是个小丫鬟,她也正好躲在假山内,吓得瑟瑟发抖。

    “公子,她怎么处理?”

    李琇刚想说别管她,但心念一动,立刻改口,“带上她!”

    “要活命就跟我们走!”

    小眉拉着小丫鬟跟随李琇向后院门奔去。

    后院门已经被打开了,李琇向小眉摆了摆手,慢慢探头向外面望去,两边都没有人影。

    他一招手,“快走!”

    三人冲出后院门,奔进了对面的一条小巷,不多时,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

    李琇并没有走远,就躲在巷子里一户民宅内,用十两银子安抚住了这家人。

    “公子,他们是什么人?”小眉惊魂未定问道。

    “是来杀人灭口,应该也是从扬州过来的,他们没想到我们也在,双方正好碰见。”

    “是盐枭,还是弥勒教?”

    李琇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要问裴旻了。”

    “是弥勒教!”蹲在屋角的小丫鬟忽然开口道。

    李琇走上前,蹲在她面前问道:“你怎么知道?”

    “是老爷给夫人说的,我就在旁边。”

    “你家老爷怎么说?”

    “我家老爷说,将来姓元的必然会派弥勒教武士杀他灭口。”

    “然后呢?”

    “然后第二天夫人就带着小公子回常州晋陵县老家了。”

    李琇想了想又问道:“你老爷有没有给夫人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但夫人说过,如果老爷真的出事,她就进京告状。”

    李琇一直怀疑陈丰手中藏有证据,他们这种混官场的人,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

    小丫鬟这句话证实了他的猜测,若没有证据,怎么去京城告状?

    “老家在晋陵县哪里,你知道吗?”

    小丫鬟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长短不一的唿哨声,这是裴旻的信号。

    李琇连忙让小眉出去,不多时,裴旻被带了进来。

    裴旻浑身是血,显得有些疲惫,他坐下喝了水道:“对方是弥勒教鬼母武士,是弥勒教的精锐,一共来了五十四人,他们的任务有二,一是杀陈丰灭口,其次是把公子抓住。”

    “你干掉多少?”

    “卑职前后杀掉十四人,他们还有四十人,目前应该就藏身在城外。”

    裴旻一抬头,看见了坐在屋角的小丫鬟,他不由一怔,“公子,这个小娘子是谁?”

    “是陈丰府上的小丫鬟,我们一起带出来的,她告诉我一个重要情报,陈丰夫人手中可能有证据,不过她现在在常州晋陵县。”

    “所以公子要去常州晋陵县?”

    李琇点了点头。

    裴旻沉思片刻道:“恐怕弥勒教武士已经将城外南北水路和陆路都封锁了。”

    李琇微微一笑,“这不是好事情吗?他们分兵防御,咱们就可以各个击破。”

    裴旻竖起大拇指,“殿下高见!”

    “公子,如果他们也赶去晋陵县怎么办?”旁边小眉担心道。

    李琇摇了摇头,“不是我小瞧他们,他们只是一群杀人机器而已,你要他们剥丝抽茧一样分析案子,猜到陈丰藏有证据,然后猜到陈丰把证据交给妻子躲起来,他们办不到,再要他们去找到陈丰的老家,他们也办不到。”

    裴旻笑道:“公子说得对,他们如果怀疑陈丰藏有证据,那么就应该搜查陈丰的书房,事实上我突围后,他们也迅速撤退出城了,甚至连受伤的同伴都不管,这群武士只是执行任务,杀陈丰灭口,然后抓公子回去交差。”

    “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琇沉吟一下道:“小眉的担心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我们必须要按照最坏的结果去应对,我们分兵两路,小眉带小娘子去晋陵县拿证据,我和裴旻留在这里拖住这群武士。”

    李琇手提一把军弩,他心中涌起一种强烈的感觉。

    他知道钱袋给他的奖励是什么了?一定是技能升级了。

    .........

    天渐渐亮了,小眉带着小丫鬟混入一支迎亲的船队出了城。

    正如裴旻所言,四十名弥勒教武士兵分六路,严密监视曲阿县的各个进出通道。

    弥勒教武士首领叫做侯进,是弥勒教的六名核心首领之一。

    他这次率领的六十名鬼母武士属于弥勒教的精锐。

    弥勒教的各种重大任务都由他们执行。

    昨晚失手是一个意外,侯进是来杀陈丰灭口,所有部署都是针对陈丰一家,怕惊动对方,第一波进攻侯进只派出十名手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琇竟然也在陈丰府上,当侯进反应过来,大举冲上之时,李琇已经抓住漏洞跑掉了。

    侯进脸色阴沉,死了十几名手下固然让他心情不爽,但到嘴的鸭子居然跑掉了,着实让他心中懊恼万分。

    “首领,那个皇子会不会昨天晚上就逃出城走了?”

    侯进摇摇头,“不可能,半夜逃出城,我们城外的巡视组会发现,他们肯定还在城内。”

    另一名手下道:“就不知道官府会不会出面干涉?”

    侯进叹了口气,“麻烦就在这里,如果是在江淮,我们根本就不用连夜撤退,还可以要求官府配合我们搜城,但这里是江南,弥勒教在江南还没有根基,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做得过分,否则会对我们很不利。”

    就在这时,西南方向约数里外,一支火箭飞上天空,在空中燃爆。

    这是报警箭,在细竹管内塞入火硝,绑在箭矢杆射上天,在空中燃爆发光,只是不会发出响声。

    侯进脸色一变,这是西南官道出事了,他一挥手,“接应队跟我走!”

    他率领八名手下翻身上马,纵马向西南官道方面奔去.......

    西南官道是从曲阿县通往延陵县,虽然没有南北官道那样平坦宽阔,但也是一条重要官道,可以行走大车。

    侯进在这里官道上部署了七名手下。

    “首领,在这里!”

    侯进的手下首先发现了两具鬼母武士的尸体,倒在官道边的草丛内,两人皆是一剑毙命。

    紧接着又在松林内找到了三具鬼母武士的尸体,也同样是被一剑毙命。

    最后两名武士的尸体是在河边发现,两人是中了毒弩箭,皆是一箭射中脖颈,毒发身亡。

    让侯进头皮发麻的是,武士们携带的剑和毒鞘都不见了。

    毒鞘是专门用来放置毒箭的圆筒,每只毒鞘可以放五支毒箭,平时是锁着的,用的时候打开鞘盖。

    这种毒鞘是弥勒教的核心机密,不准外流,昨晚他们死了十几人,但毒鞘也没有留下。

    现在七只毒鞘失踪,意味着对方手上有了三十五支毒箭。

    “首领,我们部署得太分散了,很容易被对方逐个消灭!”

    手下的提醒让侯进如梦方醒,对方不是去延陵县,而是在对付自己的手下。

    他当机立断道:“传我的命令,各路人马在城北集结!”

    .........

    李琇在通往城南的官道上不慌不忙行走,裴旻则牵着两匹马走在他前面三十步外。

    “公子,他来了!”

    “不急!看我射他的后颈!”

    裴旻苦笑一声,能射中就不错,还想射骑兵的后颈,怎么可能?

    他不由握紧了剑柄。

    这时,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李琇举起了单筒望眼镜,一名鬼母武士正骑马从一里外疾速奔来,左胸上的白色眼睛格外醒目。

    正是赶去城南报信的鬼母武士。

    李琇手提一支军弩,被衣服遮挡着,当鬼母武士渐渐奔近,和他交错而过,李琇掀开衣服,举弩指向骑士。

    一种强烈的感觉蓦地在意识中出现,那个骑士的后颈出现在钱袋空间里,就像一张巨大的画像,他闭着眼睛都能射中对方后颈。

    一支毒箭‘嗖!’地射出,正中二十余步外骑士后颈。

    骑士连惨叫都没有,便从马上坠下,片刻,满脸漆黑,挣扎了片刻便断了气。

    走在前面的裴旻将刚抽出一半的剑又放回了剑鞘,惊讶地竖起了大拇指。

    射中一个上下颠簸、高速奔跑的骑兵本来就很难,更何况是射中后颈这种要害处。

    不下十年的苦功根本办不到。

    裴旻满心困惑,他的主公是怎么做到的?

    李琇轻轻搓着左手,钱财这次给的奖励很不错,技能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