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四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曲阿县到处发现弥勒教徒的尸体,连县尉陈丰也不幸被弥勒教刺杀。

    一种恐慌情绪在县城内蔓延,一直保持沉默的县衙无法再回避,数十名带刀衙役在县城各处巡逻。

    但真正胆寒的人却是鬼母武士首领侯进,他派出的三名召集人都没有了消息,南面水陆监视以及东面陆路监视的名武士都没有了消息。

    夜幕降临,他只剩下十三名手下。

    一片松林内,十三名武士聚在一起,心惊胆战地望着树林外的动静。

    侯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负手来回踱步,他还心存最后一线希望,期待几名手下忽然赶回来。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树林外射入。

    “啊!”一名武士惨叫一声,他被毒箭射中了后背,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其他十二名武士吓得纷纷趴在地上,连侯进也躲在一棵大树背后。

    武士们暗暗咒骂,他们完全是作茧自缚,用来对付敌人的毒箭,现在反而成了他们噩梦。

    武士们躲过暗箭,但他们的马匹却躲不过,十几匹马不断中箭倒下,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武士们胆战心惊,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马匹被射倒。

    过了一炷香时间,不再有毒箭射入。

    侯进大喊一声,“走!”

    十二名武士跳起身向树林外狂奔而去……..

    “啊——”一名武士中箭,惨叫一声倒下。

    刚跑出树林,又一名武士中箭倒下。

    这时,一个黑影从大树上飞掠而下,手中长剑如闪电,连杀四人。

    其余武士都已胆寒,无心迎战,撒腿没命地狂奔。

    黑暗中,跑在最后的武士被一箭射中后背,扑倒在地上。

    李琇从两块大石背后站起身。

    裴旻上前道:“对方还剩下五人,首领和四名手下,要放过他们吗?”

    李琇冷冷道:“继续追杀,一个都不留!”

    …………

    李琇再度兵分两路,裴旻继续北上追杀弥勒教武士,李琇则留在曲阿县等候小眉的消息。

    三天后,小眉先回来了,她将一只木盒子交给了李琇。

    “陈丰妻子说,如果她丈夫被杀,她就准备带着这只木盒进京告状,但她最后还是相信了我。”

    木盒子里有一份陈丰的供述,有他画押和指印,另外还有三封信。

    尽管李琇知道税钱失踪案水很深,但陈丰供述书的内容还是让他触目惊心。

    这桩案子竟然从去年九月就开始策划,扬州刺史元振、杭州刺史李晏、盐铁监令姜师度也参与了策划。

    这里面还涉及了京城两大豪门,元家和窦家的斗争,被罢官免职的润州刺史姚良就是左卫大将军窦纹的女婿。

    三封信件,一封是元振军师谢耀宗写给陈丰,时间是去年十一月,要求他在曲阿县做好准备。

    另一封信是杭州刺史李晏写来,时间是出事五天前,通知他船只已出发。

    而第三封信是元振亲自写来,时间是案发后第三天,要求他应对京城的调查,并承诺事后升为他县令。

    三封信件都要求他阅后焚毁,但陈丰全部都保留下来,或许他知道自己会被灭口,便留了一手。

    “公子,我们要直接回长安吗?”

    李琇摇摇头,“我们还是先潜伏回扬州,要沉住气,观望局势变化,耐心等候朝廷的援兵到来!”

    .........

    天快亮时,裴旻也回来了。

    “几名手下在曲阿县境内就干掉了,但他们首领很狡猾,卑职一直追到长江边才干掉他。”

    “我们现在就出发回扬州,在船上再好好休息吧!”

    李琇租了一艘千石客船,客船很快离开了曲阿县,向扬州驶去.

    .......

    洛阳,陈玄礼的府上张灯结彩,今天才是陈玄礼真正寿辰,他在府中摆了几桌酒席,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前来小聚。

    内堂上,陈玄礼和妻子正和紫林枫说话。

    紫林枫父亲是陈玄礼的老部下,早已经去世,她和母亲住在舅父家中。

    “义父,裴使君要回朝的传闻是真的吗?”紫林枫有些担忧地问道。

    陈玄礼点点头,“他贬洛阳令本来就是权宜之计,他是天子的心腹,肯定会把他放在更重要的位子上,他任刑部尚书也是众望所归。”

    “那洛阳令呢?不会真由马县丞升任吧!”

    “马县丞是杨家女婿,既然杨洄当了驸马,天子肯定会给杨家一个交代,马廷玉升迁为洛阳令是必然的。”

    紫林枫叹了口气,“这个马廷玉虽然人不错,但太软了,我不喜欢!”

    “他不是软,他要平衡各方的利益,很多事情他只能妥协,不过林枫也不用管他吧!你的调令不是来了吗?”

    “那算什么调令?无官无职,什么名份都没有,我还得辞职。”

    “林枫,既然是皇宫发出的调令,肯定是有官职的,一般都是侍卫官,只是你暂时不知道而已,更重要是,你自己愿不愿跟随皇三十八子。”

    “跟他做事,蛮有成就感,但我还是想听听义父的意见!”

    陈玄礼捋须笑道:“那就去吧!你母亲这边不用担心,我和你义母会照顾好她。”

    紫林枫点了点头,“明天上午我就办好手续,下午就出发去扬州!”

    ..........

    摄政王李成器已经返回了长安。

    这天上午,李成器正要回宫,幕僚何必凡快步走上堂。

    “王爷,元太尉求见!”

    李成器沉吟一下,便点点头:“请他进来!”

    元太尉就是赵郡王元彪,同时也是李成器的亲家,李成器长子李琎之妻元氏便是元彪的嫡长孙女。

    元家和太上皇的关系十分密切,当年,太上皇发动夺门之变成功,继而形成二圣临朝,元家居功至伟。

    但元家也得到丰厚的回报,不仅元彪手握重兵,深受太上皇信赖,封赵郡王,成为大唐第一个在世的异姓王。

    十年前,元彪次子元振出任扬州刺史,一任就是十年,使富庶的扬州几乎成为元家的私产。

    但元振放纵私盐泛滥导致朝廷每年损失七百万贯的税收,就算摄政王李成器也忍无可忍。

    盐铁监令姜师度被灭门,终于成为李成器决定收回扬州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