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五章 穷得要破产了
    不多时,元彪拄杖走进了内堂。

    十五年前,元彪协助太上皇发动夺门之变,他才五十余岁,正当中年。

    而现在,他已经七十岁了。

    天子和摄政王联手在扬州办案,引起了元彪的警觉。

    李成器连忙迎上前,“太尉打个招呼,本王会自上门去探望,不用太尉亲自跑一趟。”

    元彪摆摆手,“廉颇八十尚能食肉十斤,我才七十岁,不算老!”

    李成器哈哈一笑,“这样说起来,太尉确实不老!”

    李成器请元彪坐下,侍女过来上了茶。

    元彪叹口气,“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从前往事,当年太上皇幽居深宫,有一次他请我去下棋,连下三盘太上皇都输了,可他还要下第四盘,我不解,太上皇就说他不服输啊!

    我深解其意,我就说只要有老夫在,一定能让太上皇翻盘,后来果不其然,时间虽然过去了十五年,但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当年我亲率两万大军死守玄武门,现在回想起,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番话让李成器俨如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这个老东西就是来告诉自己,他当年有功劳,不准自己碰他的利益。

    可当年谁没有功劳,有功劳的人多的是,也没有像元家这么过份,霸占了扬州十年,还不够吗?

    李成器干笑两声,“老太尉还能清晰记得十五年前的往事,还真是老当益壮。”

    元彪慢条斯理道:“姜师度的死是个意外,元振一定会给王爷一个交代,希望王爷早日任命新的盐铁监令,元家一定全力支持。”

    李成器沉吟片刻道:“老太尉要明白一点,朝廷的财政越来越拮据,盐税必须走上正轨,我也相信,元家和那些违法作恶的盐枭没有任何关系。”

    元彪干笑一声,“当然,元家和盐枭没有任何关系,我儿会全力配合朝廷剿灭盐枭汪东渡。”

    停一下,元彪又道:“我儿还年富力强,他对扬州充满了感情,他希望能继续当扬州百姓的父母官,恳请王爷成全。”

    元彪的意思很明显,他支持李成器主导盐铁监,也可以出卖盐枭,但条件是元振还要继续坐镇扬州,保证元家的利益不失。

    元彪眯起眼睛,目光冷厉注视着李成器,元家依旧掌握着数万大军,不怕李成器不答应。

    ..........

    元彪走了,李成器着实有点心烦意乱,负手在内堂上踱步。

    这时,长子李琎在一旁小心翼翼道:“父亲,如果盐税能正常,元振继续做扬州刺史应该问题也不大吧!”

    李成器哼了一声,“剿灭了汪东渡,还会有张东渡出来,盐枭不过是元家的狗,只杀一条狗,这和维持现状有什么区别?”

    李琎急道:“父亲,元家势力太大,元钟掌握一万关中骑兵,元涛还控制着两万北庭军,一旦元家异动,里应外合,朝廷麻烦就大了。”

    “我当然知道,这里面环环相扣,收拾不了元家,就动不了元振。”

    “父亲,那就没有办法了?”

    李成器半晌道:“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在扬州发力,削弱元家的势力,最后逼迫元家不得不让步。”

    他又对李琎道:“你去找高力士,把今天元彪来访的情况通报给他,把我的态度也告诉他们,希望两家继续联手在扬州发力,盐铁监令的任命暂时先搁置,利益分配以后再商议。”

    ………….

    高力士走进了御书房,李隆基放下朱笔问道:“他怎么说?”

    “今天上午元彪拜访的摄政王,提出用盐铁监令和剿灭汪东渡换取元振继续留任扬州。”

    李隆基冷冷哼了一声,“这不等于是维持现状吗?”

    “所以摄政王对元家的方案也很不满,认为元家没有诚意,他提出两家继续联手,削弱元家在扬州的地位。”

    “那盐铁监怎么办?”

    “摄政王的意思盐铁监先搁置,利益分配等以后再商议。”

    李隆基负手走了几步问道:“你怎么看?”

    “微臣觉得元家是想和摄政王合作,但他们目前在扬州依旧占据上风,所以给摄政王让步太少,让摄政王无法接受,才寻求继续和陛下合作。”

    李隆基叹息一声,“你说得对,在扬州打不开局面才是关键,李铸全军覆灭,李纪也被群灭,裴耀卿束手无策,朕估计摄政王那边也是一样。”

    高力士抓住这个机会,再次劝道:“陛下,元家毕竟经营扬州十年,根深蒂固,羽翼已成,想动摇他们的根基很不容易,微臣就怕两家联手动摇了元家根基后,元家就会更多向摄政王妥协,最后导致元家和摄政王联手。”

    李隆基点点头,“你说得对,摄政王要求和朕联手,实际上是想利用朕,该怎么破这个局?”

    “陛下,破这个局只有一个办法,由我们掌握主动权,而不是摄政王掌握主动,就算元家和摄政王联手,也改变不了扬州形势,那么他们间的联盟很快就会破裂。”

    “具体该怎么破局?”

    “陛下,庆王能力还是不行,裴耀卿胆识稍逊,陛下只能指望三十八郎,既然陛下接受了三十八郎的意见,那索性把军权交给他,相信他一定会铲除元振的羽翼,给陛下打开扬州的困局。”

    李隆基走到地图前,注视着江淮,沉思良久,他终于接受了高力士的劝说。

    “准许他调动徐州、泗州和楚州军府的军队,连同都尉以下,他皆可任免!”

    ...........

    李琇低调地返回了扬州,换了一家客栈,居住在扬州城东面的同兴客栈,租下了一大一小两座独院。

    他刚住下,裴旻便带着钟馗来了。

    李琇大喜,连忙让钟馗坐下,“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抵达扬州,我们一行三十余人,除了卑职,还有紫林枫率领的三十名锦衣捕快,他们怕打草惊蛇,装扮成商人过来,目前住在城北大云寺内。”

    “你见到高力士了吗?”

    “卑职赶到洛阳,天子正好离开洛阳返回长安,卑职在偃师追上船队,见到了高公公,他请示了天子,决定把洛阳紫捕头和三十名锦衣捕快调为公子手下,但公子提出的军队支援,高公公说事关重大,天子需要考虑一下。”

    应该说这个结果在李琇的意料之中,军队是国之重器,不到局势无法扭转之时,军队绝不会轻易出现。

    包括扬州的驻军也是一样,一旦元振调动扬州府兵,那就意味着造反。

    不过现在李琇的当务之急是钱,自打他出宫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窘迫,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用钱。

    三十名锦衣捕快的吃住开销,每月的酬劳,还有奖金之类,每月至少几百贯钱。

    可他钱袋内目前只剩下三百六十两银子。

    李琇拿出三百两银子交给钟馗,让他安排几十名手下的食宿。

    住在城外寺院一是不方便,其次也不安全,必须移入城内居住。

    李琇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该去哪里捞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