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六章 拿弥勒教开刀
    扬州北市大门旁有一座占地约五亩的质库,叫做道临质库。

    质库就是后来的典当行。

    这座质库名字起得有点怪异,但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弥勒教开办的店,用他们前任教主孙道临的名字命名。

    质库自然是存放钱财的重地,夜里有七名武士驻店看守,但这是弥勒教的店铺,至少在江淮地区,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

    “关店了!”

    管事高喊了一声,武士们将十几口大箱子抬进了仓库内。

    两名管事盘点无误,签了一份单子。

    大铁门轰然关闭,用铁链拴紧,又挂上了两把大锁,两把钥匙必须当天送去弥勒教总舵,第二天再取回钥匙。

    五名武士护卫着管事将钥匙送去了总舵。

    此时夜幕已经初降,在屋顶上埋伏着一名黑影,观察了约半个时辰,黑影消失了。

    李琇房间里,裴旻给李琇绘制了一幅草图。

    “仓库占地约三亩,不是地下库,全部用青石砌成,没有窗,只有一座铁门,上面有两把铁链大锁,钥匙每天傍晚由武士护卫送去弥勒教总舵,在这里!”

    裴旻沿着漕河在南面三里外画了一座大宅,“这就是弥勒总部,相距质库约三里,沿途都是河边商铺,人流量很大,抢夺钥匙不容易。”

    “夜晚北市的水门关闭吗?”李琇又问道。

    “夜晚水门不关,店铺基本上都是夜里进货,河道内倒挺热闹。”

    说到这,裴旻又道:“卑职觉得,最好的时机就是他们清点财物之时,那时仓库大门开启,一半武士在仓库内,一半武士在院子里,伙计都已经回家了。”

    紫林枫坐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她是捕头,她怎么感觉这是在策划抢劫店铺啊!

    紫林枫忍无可忍问道:“殿下,请容我问一句,我们是打算抢这家店铺?”

    李琇微微笑道:“我怀疑朝廷失踪的税钱,可能就藏在这家弥勒教的质库内,我们必须入库详查,如果发现,我们直接运走。”

    紫林枫恍然,原来是在查案。

    “如果只有十名武士,那我们三十人就足以应对了。”

    李琇摇摇头:“出手的人不用太多,关键是搬运箱子需要人,而且我们时间并不充裕,一旦对方迟迟没有收到钥匙,就会派人过来查看,所以我们最多只有小半个时辰,首先需要准备两艘货船,在水城门未关闭之前出城。”

    钟馗道:“船只我负责去租,关键是要把路线、时间给我。”

    李琇点点头,“明天我再实地走一圈,方案就出来,今天主要是分工,制定粗略方案,明天准备一天,后天动手!”

    ………..

    李琇又把钟馗留了下来,“住客栈不太方便,容易被发现,我考虑还是租一座宅子比较好,不要奢华,但要面积大,房舍众多,最好在贫民集中的西南几座坊看看,如果来得及,我想明天就搬过去。”

    “明天我把船敲定后就去找房子,问题应该不大,直接找掮客就行了。”

    钟馗走了,小眉问道:“大家都有事情,那我做什么?”

    “你明天跟着我,我们坐船走一圈!”

    ………..

    次日一早,李琇戴上了面具,带着小眉乘船从北城外进入了扬州城。

    李琇穿一身青色绸缎长衫,腰束革带,头戴平巾,手执一柄折扇,腰间佩一把华丽的长剑。

    相貌略带几分沧桑,像极从北方来扬州游玩的富家公子,连船夫都以为他是刚从长安来到扬州。

    客船在漕河中缓缓而行,两边停满了小船,中间河道约有一丈宽。

    左边岸上是民房,砖房和泥坯房混在一起,略显杂乱,不时可以看见妇人蹲在在台阶前洗衣摘菜。

    右边岸上则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街,街道旁边是一间间店铺,石板街人流不息,店铺内传来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颇为热闹。

    漕河上方是一株株苍劲虬曲的大树,郁郁葱葱,一座座古老的石桥掩映树荫下,不少老人坐在桥上,呆呆望着久远的漕河,追忆童年的时光。

    走了不到两里,漕河在前面出现一条十字岔口。

    “前面岔口向东走是北市吗?”李琇用折扇一指,笑问道。

    “正是!公子要去北市吗?”

    “那就去看一看吧!”

    船只在岔口转弯,向北市内驶去。

    北市确实有道水门,但出于常年出于开启状态,基本上废弃了。

    也没有人看守,客船畅通无阻进入北市。

    北市内船只多了起来,大多是送货的小船,停泊在一座座小码头上,很多大店都有单独的码头。

    很快,岸上出现了一座气派宅院,白墙黑瓦,围墙高大,它后面有一座小门,直通一座河边小码头。

    这座宅院正是道临质库,质库大门在前面,他们看到的是后院,也就是仓库所在的位子,灰白色的仓库外墙矗立在院墙上方,全是用大青石砌成,充满了厚重感。

    李琇又仔细看了看从后门到码头的道路,铺着石板,略有些倾斜,比较适合使用木轮车。

    客船绕行一圈,李琇意外发现质库的西面就是市署,相隔仅数十步。

    如果夜里高声大喊,市署的官员和士兵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发现让李琇暗出一身冷汗,在他的计划中,就没有这一项。

    ………..

    傍晚时分,众人分批搬进了位于务春坊的大宅内。

    这座大宅完全符合李琇的要求面积大,房舍多,紧靠漕河,只是屋子稍微破旧了一点,也没有什么花园,四周都是扬州平民居住,居住环境不太好。

    但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群居比较多,很多店铺的伙计都住在在这里,一间院子里住十几人很正常。

    李琇的三十余名手下住在这里就很正常了。

    房间里,李琇进行最后的部署,钟馗考虑周全,他租了五艘两千石货船出城后将继续北上,进入高邮湖的芦苇荡中藏匿。

    突击行动者一共七人,李琇负责指挥,后勤搬运由钟馗负责指挥,要求在一刻钟内完成任务。

    “各位,我们面对的是弥勒教,不是普通商家,所以没有什么可以留情地,我要求全部杀绝,不留活口!”

    ………….

    五艘两千石货船缓缓驶入北市。

    临道质库和往常一样关门打烊,七名伙计离开店铺回家,大门关闭,十名武士将一箱箱财物抬往后院。

    两名管事已经将仓库大门开启,大铁门被吱吱嘎嘎拉开,武士们将一箱箱财物抬入仓库。

    李琇和公孙小眉潜伏在对面屋顶,他们各执一支军弩,关注着仓库内的情况。

    两名管事进仓库内盘点了,十名武士也一分为二,五名武士进了仓库,另外五名武士站在仓库大门口。

    “准备动手!”

    李琇低声嘱咐一句,两人一起举弩瞄准了门口武士。

    ‘咔!咔!’

    两声轻响,两支毒箭如闪电般射向武士,两名武士没有提防,同时被毒箭射中,一头栽倒在地,与此同时,后门被轰然撞开,

    裴旻、紫林枫和三名武艺高强的锦衣捕快杀了进来。

    裴旻和紫林枫各干掉一人,剩下一名武士吓得调头逃入仓库。

    五人也跟着杀进了仓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