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零九章 不怕你不上当
    一连五六天,李琇就像消失了一般,再没有任何消息。

    随着扬州秩序恢复,扬州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弥勒教主孙菩萨去了扬州海边盐场,在盐场举行了盛大祭祀活动。

    这天晚上,裴耀卿派出的一名心腹在扬州城以北的一处村子里,找到了藏身在这里的李琇。

    李琇在这里租了一座大宅,他和三十名手下就藏身在这里。

    李琇也在耐心等待时机,同时收集弥勒教的情报。

    后堂上,公孙小眉把裴耀卿的心腹带到李琇面前。

    “这是裴公给殿下的信,请殿下过目!”

    送信男子将一封信递给了李琇。

    李琇接过信问道:“除了这封信,还有什么口信吗?”

    “还有就是庆王李琰回长安了。”

    李琇一怔,“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今天下午,他也没有给裴公打招呼,便直接走了,跟随一支运粮队北上洛阳,连裴公也不知道他的意图。”

    庆王来扬州的任务是应对盐铁监,他将出任盐铁监令,庆王的突然离去,难道父皇放弃盐铁监了吗?

    李琇心中着实想不通庆王离去的原因,他索性不再多想,他目光落在裴耀卿的信件上,一下子令李琇瞪大了眼睛。

    不是裴耀卿写来的信件,而是高力士写来的信件,托裴耀卿转给自己。

    一支五千人水军从鄂州开到了润州,目前就驻扎在丹徒县,凭自己的调兵金牌调动他们。

    李琇离开洛阳时得到的调兵金牌只能调集五百人,现在金牌的调兵权限已经上升到五千人。

    但高力士在信中也明确规定了军队的用途,只允许剿灭弥勒教和盐枭,不准用军队对付扬州官府和扬州军队。

    在信封里,还有一份调兵令。

    送信人走了,李琇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按照天子和摄政王的约定,除了他们各自掌控的中央禁军外,调动一千人以上地方军队,必须要两人同时签署。

    水军也视同地方军队。

    也就是说,自己得到的天子和摄政王的联合认可。

    李琇打开了调兵令,下面果然有天子和摄政王的印鉴。

    以摄政王的秉性,当然不会白白把军队交给自己,必然是父皇和他达成了共识。

    李琇也隐隐猜到了这个共识是什么,应该是李珣出任盐铁监令,所以庆王李琰才会突然回京。

    将来的盐税双方也应该达成了分配方案,作为转运使,裴耀卿也会参与到盐税的分配。

    这是否就是对元家动手了呢?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元振肯定还会继续出任扬州刺史,朝廷只是铲除了他身边两个不合法的组织。

    而恰恰是拥有这两个左膀右臂,元家才能大量摄取私盐收入。

    所以铲掉弥勒教和盐枭,等于切断元家的不法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就是对元家动手了。

    事实上,如果元家聪明的话,拿出一部分利益,就能挑拨天子和摄政王的关系,他们就会为了争夺盐铁监斗得你死我活。

    偏偏元家贪婪如硕鼠,不肯拿出一点利益,才导致天子和摄政王彻底联手。

    但自己的第一步该怎么走呢?

    李琇苦苦思索着对策。

    ……….

    三天后,刚刚回到扬州的孙菩萨得到一个重要情报。

    “什么?”

    她腾地站起身,立刻令道:“把和尚带上来!”

    不多时,手下把一名府衙文吏和年轻僧人带了上来。

    府衙文吏对僧人道:“孙教主是苦主,你把情况告诉她!”

    僧人合掌行礼,“贫僧大云寺觉行,参见孙教主!”

    “你们发现了通缉的人犯和赃物?”

    “是的,有三十多人住在大云寺,还有无数箱子,他们是借住,但我们看到了官府的通缉令,方丈便让我来报官。”

    “是什么样的箱子?”

    “每口箱子大概三尺长宽,感觉很结实,上面还有字。”

    “什么字?”

    “好像是越税17号。”

    孙菩萨立刻明白了,越州税第十七箱,正是她丢失的钱箱之一。

    “他们有多少人?”

    “三十四人,个个身材魁梧高大,武艺高强。”

    难怪自己派去江南的五十人全军覆灭,原来对方有三十多人,自己大意了,还以为对方只有四五人,想想也不可能。

    孙菩萨手下虽然还有一百余人,但对方有毒箭,他们实力并不占上风,

    孙菩萨踌躇良久,她还得向元振求援。

    .........

    元振喝着茶,听完了孙菩萨的请求,摇摇头道:“我了解你的担心,你怕敌不过对方,反而被对方所杀,但你心里也清楚,对方是皇子,手下应该都是皇宫侍卫,我如果出动军队对付皇子和侍卫,那我就是造反了,这个罪名元家担不起,所以我才让手下把大云寺僧人交给你,涉及皇族宗室,官府绝不能插手,甚至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孙菩萨也知道元振不会出兵,她只是想试一试,果然被对方一口回绝了。

    她只得退而求其次,“如果使君实在为难,卑职也能理解,能不能让汪东渡派手下协助我。”

    让汪东渡出人协助倒是可以,元振点点头,“可以,我让他出人协助,但肯定得按规矩来做,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元振所说的规矩就是报酬,不可能让汪东渡白白出人,规矩就是赃物的三成。

    三成就是六万贯钱啊!还有两万两白银,孙菩萨心中一阵肉疼,但转念又一想,如果自己不肯出血,汪东渡也不可能派人帮她,最多给元振一个面子,派几个人来装装样子,屁用都没有。

    三成就是三成吧!自己还能追回十四万贯钱和五万两白银,而且杀了李琇,自己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答应给他三成,前提是不能少于一百名武士。”

    .........

    看在六万贯钱和两万两白银的份上,汪东渡让儿子汪泉率一百二十名武士协助弥勒教的行动。

    当天下午,两百五十名武士从四面八方靠近了大云寺。

    大云寺位于一座低矮的小山丘上,占地约三十亩,寺院有高墙包围,一共有四座小门进出。

    围攻大云寺的武士统领叫做丁武,是孙菩萨头号手下,也是鬼母武士的首领。

    他派出一名轻功高强的手下前去打探,片刻,手下回来禀报,寺院内除了僧人外,确实有一群来历不明的武士。

    丁武大喜,立刻下令道:“发射火箭!”

    三支火硝箭矢发射上天,这是进攻的信号,两百五十名武士从三座大门冲进了大云寺内。

    就在武士们刚刚冲进大云寺,意外却发生了,大云寺内竟然空无一人。

    “丁统领,你说的李琇武士呢?”汪泉不满地质问丁武道。

    丁武回头向手下望去,手下心慌意乱道:“卑职亲眼看见有一群武士,还有不少僧人,怎么都不见了?”

    “丁统领,找到箱子了!”一名手下跑来大喊。

    丁武和汪泉对望一眼,两人一起向东院奔去,人跑掉了,但银钱还在也行。

    东院的一间屋子堆满了上百口大箱子,正是装税钱的那些大木箱,每只箱子都沉甸甸的。

    “把箱子撬开!”

    几名武士用铁棒撬开了一口大箱子,众人都呆住了。

    里面不是铜钱和白银,而是一堆石头。

    丁武忽然意识到他们上当了!

    “快撤!”

    就在这时,有武士跌跌撞撞跑来,“统领,外面来了一支军队,有上千人之多,寺院被包围了!”

    丁武和汪泉大惊失色,大喊道:“突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