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章 抓住了证据
    就在二百武士名武士被一千余军队包围的同时,李琇率领真正的三十名武士包围了弥勒教位于北城外的临时总舵。

    临时总舵紧靠漕河,有自己的码头,对外挂的牌子是一家商行,占地约有十亩,一共有三座仓库和一组建筑组成。

    这座据点原本有三十多名武士护卫,但武士们都被调去了大云寺,只剩下不到十名武士,还有一些管事和丫鬟仆妇。

    教主孙菩萨应该也在这里,只是她进城找元振协调,正好不在临时总舵内。

    “撞开大门!”

    紫林枫一声令下,十几名武士抱着撞木向大门冲去。

    “咚——”

    一声剧烈的闷响,门栓断裂,大门被撞开了,三十名武士挥剑杀了进去。

    裴耀卿带着几名手下也在场,他不解地问李琇道:“殿下怎么知道这里是弥勒教的秘密据点?”

    李琇微微一笑,“之前我一把火烧了城内的弥勒教总舵,就盯住了他们,他们随后将总舵内的物资都运到了这里,包括二十万贯我之前没有拿走的税钱。”

    裴耀卿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道:“如果拿到税钱,那就证据确凿了!”

    “我已经通知了李珣,估计元振也会赶来,剩下的事情我就交给使君了。”

    “只要证据确凿,他无法否认,只能牺牲弥勒教。”

    面对锦衣捕快们犀利的进攻,十名武士片刻便一败涂地,被杀了七人,剩下三人跪地投降。

    很快,弥勒教谋士孙礼也被锦衣捕快抓住。

    三座仓库大门被打开了,弥勒教的财物主要以铜钱和绸缎布匹为主,金银很少,唯一的七万两白银也被李琇之前缴获了。

    李琇和裴耀卿来到了第一座仓库。

    上次质库无法运走的二十万贯税钱果然都在这里。

    裴耀卿抚摸着一箱箱税钱,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就是它们,这是湖州的税钱,应该还有苏州的税钱,那是大头,可惜没有看见。”

    “如果这批税钱都找到,是全部交还给户部,还是天子内库能得一部分?”

    “天子当然要分一杯羹,弥勒教和杭州刺史李晏的那部分,估计有百万贯左右,户部和内库各得一半,如果全部找到,那么内库得一百万贯,殿下,天子很期待这笔钱啊!”

    “我估计还能找到汪东渡那一部分,元家的我没有把握,可能已经送进京了。”

    “元家那部分应该也还在江淮,不间隔五六年的时间,元家是不会把它收入囊中的。”

    李琇叹息一声,“江淮这么大,不知道藏在哪里啊!”

    这时,李珣带着几名随从也匆匆赶到了。

    李珣已经得知父亲和天子的协议,他将出任盐铁监令,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像姜师都那样只挂一个虚名。

    所以他对打击私盐极为关注,这批税就是弥勒教参与抢劫朝廷税钱的证据,有了证据,就能全力打击弥勒教,斩断江淮私盐的根基。

    李珣竖起大拇指赞道:“难怪我父亲那么看重三十八郎,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这么快就找到了税钱!”

    “珣殿下过奖,这里只是一小部分税钱,加上之前我缴获的二十万贯税钱,也只有四十万贯,距离三百五十万贯还很远。”

    “不知还有机会找到其他的吗?”

    “应该还能找到一部分,我已经部署了手下,如果运气好,还能把汪东渡那部分找到!”

    “那就烦请殿下尽快行动,防止夜长梦多啊!”

    就在这时,有武士来报,“元刺史来了!”

    众人走出仓库,只见元振脸色铁青地站在大门处。

    ..........

    大云寺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弥勒教和盐枭的武士虽然武艺不错,但长剑毕竟比不过长矛,在全身盔甲,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虽然也叫做战斗,但事实上是一边倒的杀戮,两百五十二名武士,包括汪泉和丁武,全部都死在军队的长矛之下。

    元振回到府衙时,得到了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

    事实上,他被裴耀卿和李珣请去城外弥勒教临时总舵时,就意识到不妙了。

    两百五十名武士赶去大云寺,但李琇却率领手下出现在扬州城北,这不就是中计了吗?

    两百五十名武士全部被杀,这里面还包括汪东渡的长子汪泉。

    弥勒教的税钱被当场抓获,这帮混蛋也不换个箱子。

    李珣和裴耀卿态度完全一致,什么时候天子又和摄政王穿一条裤子了?

    居然有军队出现在扬州,受李琇的调遣。

    太多的事情突然出现,件件都让他喘不过气来,没有了谋士谢耀宗替他谋划,元振心中着实有些慌乱,不知所措。

    回到府衙,元振立刻派人去把孙菩萨和汪东渡找来,又派人去请牛仙客。

    不多时,孙菩萨和汪东渡匆匆赶来。

    两人都很紧张,尤其汪东渡,他的儿子生死不知,着实让他担忧不已。

    “孙教主赶紧离开扬州,官府马上要发通缉令了,这次我可能保不住你了。”

    孙菩萨急了,她还指望元振帮自己把叔父救出来。

    “使君,我跟随你这么多年,为你鞍前马后效力,你不能就这样抛弃我啊!”

    “哎!我不是抛弃你,我是让你离开扬州避避风头,要是抛弃你,我就直接把你交出去了。”

    元振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孙菩萨又道:“我叔父被他们抓住了,使君能不能?”

    “我尽量吧!”

    “什么叫尽量?”孙菩萨顿时不满道。

    元振心中暗骂,这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糊弄不了。

    “我先想办法先保他不死,然后再想法子弄他出来,实在不行就偷梁换柱,直接让他死在狱中。”

    “那就拜托使君了!”

    孙菩萨先告辞走了。

    汪东渡急不可耐问道:“使君,我儿子怎么样?”

    元振不敢对他说实话,只得含糊道:“大部分人都被抓了,你儿子应该也在其中,现在李琇他们是在对弥勒教下手,暂时还顾及不到你们,汪泉问题不大。”

    “使君能救他出来吗?”

    “你放心,以后我还要倚重你,我肯定会用一切资源去救他。”

    汪东渡心中感动,单膝跪下道:“使君大恩,卑职没齿难忘!”

    元振现在急着要用汪东渡,才不敢对他说实话,元振摆摆手道:“我得到确切消息,这次过来的军队是鄂州水军,我很担心税钱会被发现,趁他们立足未稳,我派十人跟随你,我要你亲自率领手下把税钱转移到海岛,不得有误!”

    “卑职什么时候出发?”

    “时间紧迫,今晚就走!”

    汪东渡走了,元振还在等牛仙童的消息。

    这时,他的手下跑来禀报,“使君,牛相国已经北上回京城了。”

    元振呆了一下,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今天下午走的!”

    元振恨得压根直痒,牛仙童这个混蛋,见势不妙就立刻逃走了,他以为自己的金子就是那么好拿的吗?

    ..........

    一更时分,几艘遮蔽得严严实实的货船从汪东渡的堡宅里驶出,在夜幕的掩护下,无声无息地驶入漕河,向南城方向驶去。

    就是几艘货船驶出之时,一个黑影在岸边紧紧跟随,动作矫捷敏锐,甚至翻过城墙也没有被守军发现。

    几艘船只也没有遭到阻拦,水城门开启,放它们出了城。

    从扬州向南数十里外就是长江,长江口附近的漕河两岸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沙船,这些都是运送大宗货船的船只,少则数十艘,多则数百艘为一队。

    一些大型的沙船甚至还能出海,这几艘货船没有驶向长江,而是在距离长江三十里的一座码头前停下,从货船内出来了一百余人,为首之人正是汪东渡。

    他当即令道:“立刻准备船只和物资,五更时出发!”

    说完,他走进岸上的一座府内休息去了,手下开始紧张地准备起来,一艘艘可以出海的大沙船也用铁链连接在一起。

    黑影观察片刻,便迅速消失了.........

    李琇也没有入睡,听完了裴旻的汇报,他立刻判断出,汪东渡亲自出动,一定是做大事,而且能夜间出城,必然得到了元振的许可,很有可能汪东渡是替元振办事。

    汪东渡一共两百多名铁杆手下,在大云寺被杀了一百余人,现在又出来一百余人,那就是倾巢而出。

    这说明他的财富并非藏在堡宅内,而是藏在另外的地方,否则他不可能不吸取孙菩萨的教训,让老巢空虚。

    狡兔三窟,看起来高大坚固的堡宅应该只是空有其表而已。

    “你确定他们是用千石沙船?”

    “卑职没有看错,

    李琇负手走了两步,会不会是汪东渡声东击西呢?

    但如果不是计谋,机会一旦错过,就无法弥补了。

    李琇意识到自己必须做一个决断,他当即立断道:“让所有人集中,我们立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