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方天子剑
    在元振离去的第二天,李琇返回了扬州,同时返回扬州的还有裴耀卿。

    转运使官衙内,李琇将几份证据交给了裴耀卿。

    “这是元振写给汪东海的三封信,还有元振下达拦截税船的手令,另外还有就是汪东海的供词,算是证据确凿了。”

    “汪东渡要带去长安吗?”裴耀卿问道。

    李琇摇摇头,“此人会翻口供,带去长安反而是隐患,而且他罪大恶极,我决定在扬州市井公开处斩他。”

    “要当心马弘远狗急跳墙!”裴耀卿提醒李琇道。

    马弘远是扬州都尉,手中有三千军队,原本是元家的亲卫,正因为他的存在,元振在扬州才有恃无恐。

    李琇立刻明白了裴耀卿的意思,既然自己手中有五千军队,这是铲除马弘远的机会,一旦错过,以后就难了。

    李琇微微笑道:“使君想必早有准备了吧!”

    裴耀卿点点头,“我和副都尉董端已经接触多次,天子也下了密旨,升董端为扬州都尉,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一个杀他的借口了。”

    “借口容易,汪东渡会提供给我,盐枭得以畅通无阻,扬州军方严重失职,这就是马弘远罪责,我有上方天子剑,可以直接将他斩首。”

    “还是要好好策划一下,必须万无一失!”

    .........

    马弘远年约四十岁,原本是徐州都尉,五年前调为扬州都尉,他的职责原本是打击私盐,维护地方治安。

    但恰恰相反,他庇护盐枭,纵容弥勒教,导致江淮地区被盐枭和弥勒教闹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

    并不是每个将领都支持他这样做,事实上,除了他极少数的心腹外,大部分将领都对他心怀不满,尤其以副都尉董端为代表。

    马弘远并不在意手下的不满,他上面的元家为后台,又有元振支持他,足以让他骄横独断,目中无人。

    不过这两天风头不对,他也稍稍收敛,基本上呆在军营内不敢外出。

    这天中午,马弘远正和往常一样在帅帐内吃午饭。

    有亲兵在帐门口急声禀报:“启禀都尉,天子圣旨到!”

    马弘远吓了一跳,连忙道:“快快请进!”

    亲兵走了,马弘远忽然觉得不对,天子有圣旨,元家应该先用飞鸽传书通知自己,却没有任何征兆就来了。

    而且是这个敏感的时候到来,他越来越不对,又对一名亲兵道:“你去找赵队正,暂时不要吃饭,速带亲兵在帐外等候!”

    “遵令!”

    亲兵匆匆去了。

    不多时,帐外有人高喊:“圣旨到,都尉马弘远接旨!”

    马弘远带着剑迎了出来,只见帐外十几名武士簇拥着一名年轻男子,他一下子认出来,这不是皇三十八子李琇吗?

    马弘远大脑‘嗡!’的一声,心中大乱。

    李琇高举上方天子剑,厉声道:“传天子口谕,马弘远接旨!”

    马弘远走也不是,进也不是,身边又没有人,他只得硬着头皮跪下,“微臣马弘远听旨!”

    “都尉马弘远包庇私盐,放纵邪教,导致朝廷盐税流失,导致江淮百姓怨声载道,其罪不可恕,特免都尉之职,押回京城问罪!”

    “臣无罪!”

    马弘远跳起来大喊,“来人!”

    没有人答应,却只见副将董端出现了,冷笑一声道:“你还觉得会有人为你卖命?”

    “你——”

    马弘远拔出剑冲向李琇,只见寒光一闪,马弘远拿剑的手齐腕而断,长剑落地,武士们一拥而上,将他按倒捆绑起来。

    另一边,他的百名亲兵也纷纷毒发,倒在地上。

    李琇又高声道:“董端接令!”

    “微臣在!”

    董端单膝跪下,“天子手谕,任命董端为扬州都尉,统领三千军队,受兵部和转运使辖制,不得抗令!”

    “微臣遵旨!”

    受兵部管辖是常态,关键是同时受转运使府管辖,这就等于裴耀卿也得到了军权,他可以以护送物资北上为由,调动军队。

    马弘远已经痛晕过去了,被武士们罩头强行带走。

    他的伤情若不及时医治,也是死路一条,李琇显然没有让他活下去的打算。

    ...........

    次日上午,官府在扬州城菜市口公开处斩汪东渡,整个扬州城沸腾了,数十万百姓从四面八方向菜市口涌来,人山人海。

    汪东渡跪在高台上,眼中充满了绝望,他一生充满了暴虐,数千人死在他手上,但轮到他时,他却如此怕死。

    他怕下十八层地狱,他怕受尽轮回的折磨,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杀那么多人,但后悔没有用,等待他的只有最残酷的杀戮。

    不光是他,还是他的八个儿子也将一并处斩。

    在高台东面,聚集了数千名汪东渡的仇人,他们盯着汪东渡和他的儿子,眼中散发着野兽般的凶光,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时辰已到,开斩!”

    九名刽子手举起砍刀,汪东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道血光迸射,九颗人头一起落地。

    欢呼城顿时响彻满城。

    .........

    扬州青田盐场,这是扬州规模最大的一座盐场,同时也是弥勒教训练力士的老巢,所有新征的力士都要送到这里来集训三个月,然后再分配到各盐场维持秩序。

    这些力士实际上就是弥勒教的私军,一共有八千人,光新招募的一批力士就有四千人。

    此时八千力士齐聚青田盐场,他们披上了盔甲,手执长矛,整齐地列队在广场上,队伍最前面是将军孙俊,也是孙菩萨的兄弟。

    八千力士共分为八个营,每个营的首领叫都统,一共八名都统。

    第一营到第四营是老兵力士,而第五到第八营则是新招募的力士。

    其中第六营和第七营的都统叫做张十九郎和赵十四郎,这个名字有点眼熟,没错,他们就是失踪多时的张瓶和赵壶。

    他们二人在涟水县奉李琇之令混入了新募力士,因为二人会武艺,而且识字,得到了力士最高统领孙俊的赏识,被提升为新力士都统。

    这时,弥勒教主的高台出现了,百名力士抬着木台,孙菩萨高高坐在木台之上,在她下方站着四名年轻侍女。

    身后则跟随着数千名教徒,穿着统一的白衣,头戴又尖又高的白帽,看起来就像出殡似的。

    弥勒教主的队伍浩浩荡荡,声势壮观。

    孙俊振臂大喊:“万岁!教主万岁!”

    八千名力士军也一起振臂高喊,“万岁!万岁!”

    喊声响彻云霄,孙菩萨眼睛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们之前在山东失败,主要原因就是没有自己的军队,靠教徒和军队抗衡,根本就是以卵击石,现在她吸取教训,组建了自己的军队。

    一般的几百人上千人的小规模官兵,她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但为了养这支军队,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贩卖私盐获得收入的一半都用来养军了,军队的俸禄、伙食、装备、帐篷等等,每一项都是巨额投入。

    连所谓的几百名赤女,其实就是军妓。

    检阅了军队,八千力士各自归营,青田盐场的北面就是军营,由一千顶大帐组成,八百顶是营帐,另外两百顶是仓帐和其他功能帐。

    正好到了晚饭时间,军营内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在一顶营帐内,张瓶和赵壶两名都统坐在一起喝酒吃饭。

    他们日子过得很滋润,每人捞了至少千贯钱,每人手下还有二十名亲兵,专门负责伺候他们,让他们有点乐不思蜀了。

    但滋润归滋润,有一点他们却很清醒,他们是皇宫侍卫,是三十八皇子的侍从,他们迟早还得回去。

    “哥哥,你说教主忽然召集所有力士,这是想做什么?”赵壶问道。

    “我听孙俊说,可能要开战了,让我们做好准备。”

    “和谁开战?”

    “你说呢?”

    赵壶吓了一跳,“难道是和公子开战?”

    “嘘——”

    张瓶向两边看看,小声道:“我也只是猜测,真相不知道!”

    “哥哥,得想法子给公子送信啊!”

    “没事,写一封家信,就说钱都捞足了,不光有铜钱,还有黄金白银,还有一颗宝石,送去高升客栈,公子就懂了。”

    说干就干,张瓶写了一封家信,找一个心腹亲兵替他去送信。

    这时,一名士兵在帐门口道:“启禀两位都统,孙将军让所有都统立刻去大帐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