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弥勒教覆灭
    大帐内八名都统都到了,还有教主孙菩萨和将军孙俊,两边还有六名弥勒教的长老。

    所有人都脸色严峻,孙菩萨缓缓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汪东渡在扬州被公开处斩了,他所有的儿子也一并被杀。”

    众人面面相觑,一名都统问道:“难道元刺史不管吗?”

    “元振已经逃回京城,他自顾不暇,现在没有人帮我们了!”

    大帐内顿时一片哗然,几名都统急声道:“教主,那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扬州已是皇三十八子李琇的天下,此人心狠手辣,摧毁了盐枭,下一步必然是针对我们,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这也是我把所有力士集中在青田的原因。”

    张瓶轻轻碰了一下赵壶,两人都懂了,这是要准备打仗了。

    孙菩萨冷然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明天五更开始,所有力士起来训练,养他们那么久,该是他们卖命的时候了!”

    众都统起身走了,

    大帐内只剩下弥勒教的上层首领,一名长老问道:“教主,会有多少军队来攻打我们?”

    孙菩萨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大概几千人,很快就会到了!”

    另一名长老道:“既然官兵要来,我们还要把教徒们聚集在这里,是不是不妥?”

    孙菩萨冷笑一声,“教徒是我们宝贵的财富,最珍贵的财富当然要放在自己身边,如果连我们不存在了,这些教徒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活着,那么教徒肯定也活着。”

    孙俊补充道:“教主的意思是说,只有和数千教徒们混在一起,各位长老才有逃脱的机会。”

    众人恍然大悟,还是教主高明!

    孙菩萨看了一眼兄弟,问道:“八名都统忠诚度如何?”

    孙俊连忙欠身道:“回禀教主,八名都统忠诚度都很好,尤其新军四名都统都贪财好色,容易掌控。”

    孙菩萨冷笑一声,“是吗?你看人一向不是很准。”

    “这次肯定没有问题,卑职愿以人头担保!”

    “我就问一问,现在换将也来不及了,以后不要轻易拿人头说事。”

    “卑职明白!”

    “好吧!就到这里,晚上让教徒彻夜祈祷,天亮后再休息。”

    .........

    次日下午,李琇从高升客栈拿到了张瓶的家信。

    他一看就明白,铜钱捞足了,表示军队都聚集在一起,还有黄金白银,表示弥勒教徒和高层,还有一颗宝石,那自然是指教主孙菩萨了。

    没有单独指出地址,说明他们还在青田盐场。

    李琇当机立断,率领五千士兵连夜向百里外的青田盐场进发。

    ..........

    次日中午时分,五千军队抵达青田盐场以西约三十里处,大军就地坐下休息,将军曹浚派出斥候前去探查。

    这次同来的,还有李珣率领近百名盐铁监管事,他们负责收回十三处弥勒教的盐田,盐工们当然不会解散,只是转而为盐铁监效力。

    李询问道:“三十八郎,你说弥勒教这次被灭后,还会不会东山再起?”

    李琇微微笑道:“我们审问孙礼得知,弥勒教之所以能在江淮站稳脚跟,一方面是重要人物比较多,从山东逃过来孙氏叔侄三人,长老六人和骨干三十三人,还有十几万贯钱财,有这么多重要上层人物,加上元振的纵容以及充足的财力,弥勒教材才会在江淮大发展。

    他们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这次就算孙菩萨逃走,她也独木难支,我很有信心,此一战,弥勒教将会彻底灭亡!”

    曹浚笑问道:“这次要抓战俘吗?”

    李琇淡淡道:“力士可以接受投降,教徒无论男女一概杀绝!”

    .........

    一个时辰后,斥候回来禀报:“回禀将军,回禀殿下,弥勒教军队约有八千人左右,还有数千教徒,对方立的金旗,弥勒教主应该也在!”

    “什么装备?”

    “清一色的皮甲、长矛和战刀,和我们一样。”

    李琇当即对曹浚道:“分兵两路,一路三千人对战敌军,另一路两千绕过去,杀光他们的教徒。”

    曹浚有点担心,“三千人对阵八千人,恐怕没有必胜把握!”

    “放心吧!对方有我的人,他们一定会创造机会。”

    曹浚下定了决心,“那好,就依殿下的安排!”

    .........

    ‘呜——’

    大营外围吹响了急促的号角声,这是发现敌情的警报。

    ‘当!当!当!’警钟敲响。

    八千弥勒教士兵从四面八方跑来集结。

    孙菩萨也跑出大帐问道:“怎么回事?”

    “启禀教主,外围探子发现一支官兵向大营杀来。”

    “还有多远,有多少军队?”

    “还有十里,大约三千人左右。”

    听说对方只有三千人,孙菩萨一颗心放下,自己军队接近三倍于对方,三个打一个,装备也差不多,应该能战胜对方。

    八支队伍迅速集结,

    弥勒教力士军作战以营为单位,有八面军旗,分别是‘飞龙、飞飞虎、飞狮、飞豹、飞熊、飞象、飞鹰、飞狐’。

    所有士兵要跟随自己的军旗,军旗进人进,军旗退人退,所有都统则听从将军的指挥,带着军旗行动。

    这样便进退有序,不会出现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的混乱局面。

    力士军已列阵完毕,将军孙俊手提长枪在队伍最前面。

    在军阵后面便是教主孙菩萨的人力高台,她高高坐在黄金象牙莲台上,遥望远处的官兵,高台上还站着施旗手和鼓手。

    也就是说,这场大战的指挥权被孙菩萨抢走了,由她下指令给旗手和鼓手,旗手和鼓手再指挥各营作战。

    三千官兵出现了,列成方队一步步走来,队伍整齐,杀气腾腾。

    孙菩萨忽然发现自己队伍和官兵相比,少了一点什么,没错,杀气。

    她的军队没有杀气,就像一幅铺在大地上的画,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恐怕想得太简单了

    但此时她已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准备打这一战了。

    三千官兵在半里外停住了脚步,和弥勒教军队对峙。

    曹浚还在等候,弥勒大营忽然一阵大乱,一支两千人的军队从南面杀来,大营内正在祈祷的教徒们措不及防,纷纷被长矛刺翻,被战刀砍倒。

    曹浚在远处看得清楚,他大喊一声,“进攻!”

    三千官军大喊一声,向弥勒教士兵挥杀而去。

    孙菩萨心中大乱,她没想到又一支军队杀进教徒团中,他们根本赤手空拳,无法抵挡,这不是要把他们赶尽杀绝吗?

    孙菩萨分了神,竟忘记下令弓弩军准备。

    孙俊等不了教主的命令,他大喊道:“弓弩手准备!”

    就在这时,他的队伍出现了异常,飞象和飞鹰的大旗竟然掉头逃跑了。

    张瓶和赵壶大喊道:“弟兄们,保存实力,跟我撤退!”

    他们的两千手下训练还不到一个月,早已吓得胆寒,主将的怂恿,大旗的撤退,他们纷纷掉头奔逃。

    两千军队的奔逃带动了另外两支新军跟随逃命,四千士兵未战先败,整个力士军的士兵都跟随着土崩瓦解。

    士兵们丢盔卸甲,扔掉兵器,亡命奔逃。

    这时,三千官军杀到了眼前,弓弩手的影子都不见了,孙俊见势不妙,转身要逃,一阵乱箭射来。

    孙俊连中十几箭,惨叫一声,落马身亡。

    曹浚挥刀大喊:“抓住弥勒教主,赏钱千贯!”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上千名士兵杀向孙菩萨的平台。

    百名力士不再忠诚,扔下木台仓惶而逃,高大的宝莲座椅倾翻,将孙菩萨压在下面,她的一条腿被沉重的宝座砸断了,躺在木台上哀鸣号泣。

    她几次想吞下毒药自尽,但最终没有勇气,眼睁睁地被官兵从宝座下拖出来,捆绑起来。

    她的结局依旧是死,区别只是服下毒药自尽,还是被押去长安审问后砍掉脑袋。

    ..........

    弥勒教彻底烟消云散,一些尚在余孽,比如淮河的一群鬼母女武士也各奔前程。

    几年后,弥勒教曾经的数十万信徒又渐渐被另一个兴起的邪教洗脑,开始了新的狂热,历史就这样周而复始。

    一千扬州军府的士兵护卫着盐铁监的官员开始北上接收盐场。

    扬州和楚州也开始了暴风雨似的清算。

    扬州司马刘湛涉嫌包庇私盐被停职调查,江都县令姜华、县尉吴文毅被革职,楚州刺史于侑被调去柳州等等。

    这些政治清算都和李琇无关了,他在两千水军的护卫下,押送三百五十万贯铜钱和大量财富返回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