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再回长安
    元晋是元家少有的文官,现任凉州刺史,这次也是回京述职,正好遇到元家在扬州的溃败。

    元晋很为父亲的想法担忧,没错,当年夺门之变,元家是有拥立之功,太上皇为了笼络元家,承诺把扬州划为元家的势力范围。

    但那只是太上皇立足未稳而采取的权宜之计。

    这天下还是李家的天下,无论天子还是摄政王,都不可能把扬州这么重要的地方拱手让给元家。

    拿了十几年的利益,元家也该知足了,主动把扬州让出来,元家还不失为摄政王的支柱之一。

    问题就在于父亲错误地分析了形势,把扬州当做元家的私产了。

    这次天子和摄政王联手整顿扬州,意图就很明显了。

    如果父亲还执迷不悟,还躺在过去的功劳上,恐怕元家就会大祸临头。

    元晋忧心忡忡,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父亲太顽固,他根本就劝不动。

    不行,他必须想办法劝一劝元振,最好让元振出动提出辞职。

    但结果还是让元晋大失所望,就在他准备找机会和元振谈一谈之时,他得到消息,元振已经离开长安,返回扬州继续上任去了。

    元晋无奈,只得也离开长安,返回凉州了。

    ..........

    十天后,李琇押运着三百五十万贯税钱和大量汪东渡、弥勒教的财富抵达了长安。

    张九龄和李林甫亲自到码头迎接,还有户部、内库、兴庆宫的大批官员也来了。

    大明宫总管高力士,兴庆宫总管刘奉廷也赶到了码头,他们二人负责接收汪东渡和弥勒教的财富。

    天子和摄政王已达成分成协议,两百五十万贯税钱归朝廷,一百万贯税钱将用来补充内库。

    而汪东渡和弥勒教的所有财富则按照六四分,内库占六成,聚库占四成,包括大量不动产也这样划分。

    李琇并不负责具体事务,具体押运人是江淮、河南转运副使魏少游,他是裴耀卿的人,由他负责办理各种交接手续。

    和重臣们一番寒暄后,李琇见到了高力士。

    房间里,李琇将上方天子剑、调兵金牌、通行金牌一起放在桌上,推给了高力士。

    “幸不辱命!”

    高力士微微笑道:“这次也很凶险吧!”

    “还好吧!比起洛阳的案子,我觉得风险不大。”

    “但李铸和李纪都全军覆灭,死了五六十人!”

    “那是他们方法不对,用君子的手段去对付土匪,当然容易被别人掌控,被别人计诱,对土匪就得用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像盐枭这种势力庞大又穷凶极恶之徒,只能用军队一举歼灭。”

    “连天子都夸你做事情越来越成熟老道了。”

    这些虚的夸赞李琇不需要,他很务实,要实际的好处。

    不过今天他没有直接开口讨要,而是以沉默来应对,其实是一回事。

    高力士明白李琇的心思,又笑道:“这次你不会失望,你完成了两个重大任务,爵位也相应升两级,从子爵直接升为侯爵,母凭子贵,你母亲也从宝林恢复为婕妤,怎么样,天子没有亏待你吧!”

    李琇大喜,这个结果确实让他很满意,居然连升两级,成为侯爵了,母亲也恢复为婕妤。

    “其实姜师度那个案子我并没有着手调查。”

    “姜师度的死大家都明白是汪东渡所为,关键是汪东渡不好对付,这种人十分凶残,又有元振给他撑腰,而且稍有风吹草动就逃到海上继续当海盗,从姜师度灭门和李纪事件就知道了。

    但最后是你把汪东渡和他手下一网打尽,又将他公开处斩,挽回了民心,天子和摄政王都认可这个案子是你的功劳。”

    “高翁,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吗?”

    高力士摇摇头,“你的府宅已经换了,各种待遇都已落实,另外天子将一次性赏赐你十万贯钱和两万匹绢,作为你这次扬州任务的奖励。”

    “等一等!”

    李琇忽然觉得不对,“高翁,我记得很清楚,两个紫榜任务各赏十万贯,还有调查弥勒教的赏赐一万贯,合计应该是二十一万贯才对。”

    高力士笑着摇摇头,“你第一次做任务时就应该知道,做任务的奖励上限是十万贯,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天子不能为你破例,但作为对你的奖励,天子私人赏赐你两万匹绢。”

    李琇半晌说不出话来,虽然有点遗憾,但并不很沮丧,他其实也捞了不少好处,比如弥勒教的七万两白银,他自己留了五万两,奖励给手下两万两。

    还从汪东渡那里也搞到了不少奇珍,光两株五尺高的红珊瑚树,就是世间罕有的奇宝,属于无价之宝。

    “庄园呢?”李琇又问道。

    高力士心一松,他已经做好了李琇跳起来大吵大闹的准备,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默默接受了现实。

    这小子确实成熟了,高力士心中欣慰,又连忙道:“庄园按照规定,侯爵是十四顷,但考虑到你的功劳,天子再从他的私田内拨六顷给你,凑整二十顷,实际上就是两千亩的药庄全部都给你了。”

    “原来那五顷土地还是我的?”

    “那五顷当然是你的,只是向东又扩展了十五顷,有时间去看看吧!”

    李琇点点头,“高翁,天子赏给我的两万匹绢就留给我母亲吧!她在皇宫里更需要。”

    高力士欣然道:“可以,咱家来替你安排!”

    ..........

    李琇带着众人跟随一名宦官来到了新的府宅,新府宅位于崇仁坊,这里属于中高档社区,各州的进奏院都集中在这里,国子监也在这里。

    街上的小摊小贩明显少了,不过大街斜对面便是长安不夜城:平康坊。

    和之前的永兴坊相比,这里确实缺少一种底层的生活气息,但早晚很安静,这也不错。

    永兴坊热闹归热闹,就是吵得很,早上天不亮就开始吆喝卖早饭了。

    “殿下,侯爵的月俸是两百贯,至少可以请二十名家仆丫鬟,每人每月内库补贴三贯钱,每月还有六十贯钱的肉菜补贴。”

    现在李琇也知道了养武士不是一般的花钱,他现在又增加了紫林枫和三十名武士,虽然他们是宫廷侍卫编制,每个月能从皇宫领四贯钱俸禄。

    但四贯钱是用不起武士的,每个月李琇还要补贴给他们每人六贯钱,使每人每月的收入达十贯钱,张瓶和赵壶也是这个水平。

    裴旻最高,每月二十贯,其次是紫林枫,每月十五贯,公孙小眉、钟馗以及一名武士副统领,三人都是每月十二贯,其他人都是每月十贯。

    这还只是底薪,完成任务后还要论功行赏,最低都是三百贯起步。

    只有这样才能让武士们为他卖命。

    更不用说食宿也需要主人解决,所以每个做任务的宗室子弟都在为钱发愁,到处赚钱挣钱,否则很难养得起几十名手下。

    正所谓‘任务做得好,钱财不会少’,现在钱对李琇而言已经不是大问题,他在洛阳和长安各有一座酒楼,还有两千亩地的药庄,足够他养三十名武士。

    “殿下,这就是新宅了!”

    进了崇仁坊,走了不到百步,就来到一座占地五亩的中宅前。

    白墙黑瓦,朱漆大门,大门两边还各有一座麒麟石像。

    “府宅面积有多大?”

    “按照内务府的规定,伯爵和侯爵都是五亩宅,但也没有这么准确,这座房宅有六亩,三进,带一个小的后花园,然后东西有两座侧院,一百多间屋子。”

    郭宋走进府宅,比起永兴坊的宅子确实要大了很多,房间特别多,第一次来还容易迷路。

    其实如果到了十亩宅,房间数量可能还不如六亩宅,十亩宅就要讲究品质和风景了,曲廊、池塘、小河小桥之类,对房间数量反而不要求。

    但对李琇而言,房间多是很重要的,要不他怎么安置三十名手下?

    东西两座院子正好可以安置三十名手下,都有单独的侧门,基本上不影响主宅。

    要安排武士的食宿,还有永兴坊老宅的东西要收拾搬过来,几名丫鬟仆妇也要过来,还要再招十几名下人仆妇。

    这些头疼的事情李琇都丢给钟馗了,李琇索性把张瓶、赵壶也拨给钟馗作为团队后勤。

    后宅不大,占地只有两亩,一亩地的花园,还有一大两小三座院子。

    李琇和小眉住在主院,紫林枫和裴豆豆住一间小院,还有一间小院暂时空着,裴旻不肯住后宅,他住在东侧院。

    刚刚住下,李琇就带着小眉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