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仇怨难解
    李琇的母亲现在叫做武婕妤。

    她已经三十六七岁,靠姿色她拼不过年轻的宫妃。

    但她有儿子,母凭子贵,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她便从宝林升为了婕妤,不久前还对她冷嘲热讽的宫妃们都统统闭了嘴。

    一个月就连跳三级,谁知道她会不会重新升为贤仪,甚至升为贤妃?

    很多宫妃讥讽她是为了讨好武惠妃,可现在,大家都不敢轻易得罪人了。

    武婕妤住在一座占地约三亩的小园林里,当然和冷宫的小院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几天武婕妤很忙,她带着十几名宫女正忙碌地重新种植从冷宫带回来药材。

    实际上,太医署可以提供一切药材,只是种药草已经成了她最大的人生乐趣。

    “那几株薄荷再过去一点,这边光照不够!”

    “主母,我也来帮你种吧!”

    武婕妤一回头,见小眉居然站在自己身后,她一阵惊喜,“小眉怎么来了?琇儿呢?”

    “娘,我在这里!”

    武婕妤这才看见身材高大的儿子,她鼻子一酸,泪水差点滚落出来。

    “琇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琇笑道:“昨天下午到京城的,一早就来看看母亲。”

    “我们去大堂坐,这里都是泥土。”

    武婕妤让众人休息片刻,她带着儿子来到大堂坐下。

    几名宦官抬着一口箱子进来,把箱子拿掉,竟然是一支艳丽红珊瑚,足有三尺高,姿态优美,色彩绚丽,发育得十分完美。

    “娘,这是孩儿从扬州带回来的,放在书房里当摆设吧!”

    武婕妤毕竟是武三思的小女儿,出身高贵,又长期生活在皇宫,对这种财宝很有眼力,但她却不知道这种珊瑚值多少钱?

    “不错!是好东西,这么大的红珊瑚恐怕连皇宫也没有几株。”

    “这支珊瑚有三尺长,在扬州价值上万贯,还不一定买得到。”

    武婕妤吓一跳,“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要,琇儿,你应该献给父皇!”

    “娘,父皇和摄政王那边我都给了,每人一株比这个还要大的红珊瑚,至少五尺高,价值连城,这一株稍小一点,我专门留给你的。”

    听说天子和摄政王都给了,武婕妤一颗心放下。

    按理,这一株应该给皇后,但皇宫里没有皇后,最高就是武惠妃,自己儿子的心意,她可不想让给武惠妃。

    武婕妤心中欢喜起来,“这珊瑚是一味好药啊!明目去障,敛疮止血,万一谁伤了,可以用它急救!”

    李琇无语,价值几万贯的珊瑚居然用来入药,他仿佛看见了母亲拿着一把锯子锯珊瑚的情景。

    “娘,你想要珊瑚入药,孩儿给你弄来,还是磨成粉的,这珊瑚是完美的品相,你可别锯了!”

    武婕妤呵呵笑道:“娘只是开个玩笑的,这么好的珊瑚怎么舍得入药。”

    武婕妤沉吟一下又道:“这珊瑚娘收下了,不过今天高力士说,说你把两万匹绢的奖赏转给了为娘,我要这么多钱财做什么?你赶紧拿回去,你有手下,财富要赏赐给他们!”

    “手下都赏过了,娘有了这两万匹绢,可以赏赐一些宫女宦官,打点一下关系,太医署、御膳房这些地方都很重要,还有宫妃谁有困难,可以帮一帮,要不然娘在皇宫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李琇是有所指,他和李瑁的冲突导致李瑁亲王之爵被免,降为县公,武惠妃岂会善罢甘休,她收拾不了自己,但她会对付母亲。

    但皇宫也很现实,钱是最重要的,武惠妃再权势滔天也冲不垮钱财的防御堤。

    武婕妤想了想,儿子还年轻,拿着这么多钱财也不是好事,就算自己替他保管吧!

    “琇儿,你和寿王是怎么回事?”

    武婕妤喝了一口茶,终于把话题引到了她关心的事情上。

    她也有所耳闻,寿王和三十八郎争女人导致丢了王爵。

    这让她心中一直不安。

    “娘,这件事不是外面传闻那样,因为父皇想废太子,寿王一心想入主东宫,但摄政王却推荐我为太子候选人,寿王便千方百计想害我,他杀了洛阳花魁,想嫁祸在我头上,结果被我揭穿了,他由此被罢免了王爵,仇怨就这么结下了。”

    说争夺太子还比较靠谱一点,武婕妤点点头,“宫里传闻寿王和你争女人,就是这个洛阳花魁吗?”

    李琇摇摇头,“是孩儿朋友的妹妹,寿王看上她了,但人家家里不愿意,他就上门抢人,还杀了别人祖父,我当然要管,我把朋友一家送回了成都府老家,宫里传闻所谓争女人,可能是指朋友的妹妹吧!”

    武婕妤点点头,“好吧!你自己要当心,我听说武惠妃给天子吹枕边风,天子终于改变了主意,暂时不废太子了,争夺东宫是大事,你千万不要有非份之念。”

    母子二人又聊了一会儿,李琇起身告辞了。

    武婕妤把公孙小眉留了下来,说是帮自己种花。

    等李琇走了,武婕妤把公孙小眉召进内室,问她道:“小眉,你从四岁开始就由我来抚养,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当做女儿,待你不薄!”

    小眉听得一头雾水,连忙行礼道:“我心里也是把娘娘当做母亲一样。”

    “那你要告诉我老实话,寿王想抢的那个小娘子和琇儿究竟是什么关系?”

    小眉咬一下嘴唇,小声道:“公子很喜欢她,为此不惜和寿王翻脸,娘娘,她是清白人家女儿,今年才十四岁,她姐姐也是我的朋友。”

    “她到底有什么好,让寿王和琇儿都对她着魔。”

    “她长得好看。”

    “只是长得好看?”

    “娘娘,她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我也是在宫里长大的,皇宫里的妃子没有一个比得上她,就连窦昭仪都比不上她一半。”

    窦昭仪是公认的皇宫第一美人,以美眸著称,可惜刚封昭仪没多久就病逝了。

    “哦?”武婕妤听说连窦昭仪都比不上,她倒是有几分兴趣了。

    之前,武婕妤一直希望儿子能娶一个名门之女,对摆脱他眼前的困境会有帮助。

    但现在,随着儿子越来越有出息,她这种娶名门之女的心态也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如果儿子能娶一个美绝天下的才女,她倒也不反对,但前提必须是清白人家女儿,风尘女子她绝不会答应。

    “小眉你坐下,给我详细讲一讲这个小娘子的事情,她叫什么名字,家里是什么背景?”

    ………..

    也是巧,李琇出皇宫时,正好迎面遇见了武惠妃。

    武惠妃坐在软舆上,被大群宫女簇拥着迎面走来。

    路只有一条,李琇无法回避,只得上前行一礼,“儿臣参见惠妃娘娘!”

    武惠妃之前还为咸宜公主之事感谢李琇,但自从李琇和李瑁发生冲突后,李瑁差点被贬去一切爵位,这个仇怨便结下了。

    武惠妃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睬,手轻轻一挥,队伍继续向自己的寝宫走去。

    这种不理睬其实最好,否则还不知道怎么开口,李琇摇了摇头,也快步走了。

    宦官王恩泽回头望着李琇背影走远,他小声对武惠妃道:“老奴听说三十八郎连升两级,从子爵升为侯爵了,圣上还赏了他十万贯钱。”

    武惠妃柳眉一竖,“还有这种事?”

    “千真万确!”

    武惠妃心态不平衡了,她儿子被连贬四级,从亲王贬到县公,要不是自己跪在病榻上苦苦哀求,恐怕连县公都保不住。

    这个恨在她心中结成了冰,凝成了石,她早已暗暗发誓,不把武婕妤母子打到地狱去,她绝不罢休。

    武惠妃当即改变了主意,“去麟德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