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利箭警告
    窦延庆走了,李琇立刻把裴旻和紫林枫找来,又让公孙小眉把钟馗也找来。

    “刚才窦纹的长子窦延庆来拜访我,他提醒我,元家之前准备在陈留刺杀我,但没有成功,他们可能会在京城刺杀我,我考虑一下,宁可信其有,我们必须要做一些针对性的部署。”

    裴旻沉吟一下道:“窦家可能是对的!”

    “你发现了什么?”

    所有人目光都投向裴旻。

    “殿下今天去庄园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人跟踪我们,但出了城后,跟踪者又消失了,让我感到有点蹊跷。”

    李琇负手走了几步对裴旻道:“你用毒箭在元家内堂中射一箭,最好钉在牌匾上。”

    “要不要写点什么?”

    李琇摇摇头,“什么都不要写,这就是我的态度,他自然会懂!”

    当天晚上,裴旻潜入了元府,紫林枫则在李琇府宅内进行部署,在关键处隐藏了暗哨。

    连裴豆豆也把她的胖狸放出,蹲在屋顶,审视着四周的情况。

    ..........

    天刚刚亮,元府内出现一阵骚动。

    元彪得到消息,急急向后宅内堂赶来。

    “箭在哪里?”

    内堂聚集了一批武士,由元彪的幼子元康统领。

    众人纷纷闪开,元康指内堂牌匾道:“父亲,在那里!”

    元彪抬头望去,他看见了一支箭,钉在正堂牌匾上。

    让元彪倒吸一口冷气。

    “把箭取下来!”

    片刻,武士们将箭取下,呈给了元彪。

    “父亲当心,好像是毒箭!”

    元康发现箭头是绿色,连忙制止元彪取箭。

    武士统领张伦上前取箭看了片刻,对元彪道:“启禀主人,卑职认识此箭,这是弥勒教鬼母武士的毒箭,毒性甚烈,见血封喉。”

    “弥勒教?”

    元彪怒道:“弥勒教的人在威胁我吗?”

    元康摇摇头,“父亲,不可能是弥勒教,弥勒教已经灭了,就算有个别武士,威胁我们也没有意义,一定另有他人。”

    “谁?”

    元康沉思片刻道:“弥勒教是被李琇所灭,李琇手中一定有他们的毒箭,这应该是李琇在警告我们,我们派人监视他,应该被他发现了。”

    元彪次孙元稀上前道:“启禀祖父,昨天下午,窦家送了一批战马给李琇,窦延庆后来又去拜访了李琇,应该是窦家告诉了李琇什么?”

    “果然啊!”

    元彪点点头,“我说窦纹老贼怎么会缺席,他自己不敢动,却怂恿李琇来对付我们。”

    元康有点担忧道:“父亲,原计划还要执行吗?”

    他们原计划是寻找机会刺杀李琇,报扬州的一箭之仇,但现在被李琇识破了。

    元彪明白李琇射这一箭的意思,这是警告,如果元家敢对他动手,他也会毫不犹豫反噬。

    射在内堂而不在外堂,表示他会对元家的内宅家人下手。

    元彪好几个嫡孙都在太学读书,元氏遍布京城各地。

    元彪有点犹豫了,他一心想对付别人,却没想过别人要对付他。

    想到李琇手段狠辣,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

    “先暂停对付李琇的计划,让我考虑清楚再说!”

    回到书房,元康见左右无人,这才对父亲道:“其实我们可以找别人来对付李琇,不用元家出面!”

    “无冤无仇对付他,李琇会猜到是我们干的。”

    “也不是,孩儿的意思是怂恿李瑁去对付李琇。”

    “李瑁?”

    元彪点点头,他是知道李瑁和李琇的仇怨,让李瑁去对付李琇,甚至会牵出武惠妃。

    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只是.......

    “李瑁有那个实力吗?”

    “这段时间,李瑁一直在收罗武士,建立自己的势力,据我所知,他这几天就收拢了十名鬼母武士。”

    “你在监视李瑁?”

    “父亲让我关注他,我就在他武士中埋了一名内应,这两个月观察,李瑁非常不甘心,他千方百计想重回王位,他的目标最终是想入东宫。”

    “他想做任务?”

    “应该是,摄政王盯着他,他想破格升爵的可能性不大了,只有做任务一条途径。”

    “那怎么利用他对付李琇?”

    “父亲,孩儿的意思是从长计议,让他们在做任务中发生矛盾冲突,然后再利用这种矛盾冲突,刺杀李琇,嫁祸给李瑁。”

    “意思是,短期内无法动李琇了?”

    “父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琇此人心狠手辣,而且极为精明,我们不能大意,即使利用李瑁,也要做得天衣无缝。”

    元彪点点头,“你说得对,对付李琇其实只是让我们出口恶气罢了,对元家的利益并非实际好处,关键是天子和摄政王下一步的行动,我们要把精力放在这上面。”

    说到这,元彪令道:“把所有监视李琇的手下都撤了。”

    ........

    次日上午,紫林枫快步走到李琇院门口。

    公孙小眉在院子里煎茶,笑问道:“师姐,什么事?”

    “殿下在吗?”

    “紫姑娘,找我啥事?”

    李琇从房间里出来,手执一柄折扇,笑眯眯问道。

    “我们对面的小吃店今天一早关门了。”

    “小吃店关门还不正常?”

    紫林枫摇摇头,“卑职特地打听了一下,这家小吃店的店主因为父亲去世,回巴蜀去了,小吃店一直就关门的,我们回来那天忽然开业了,但里面的伙计和店主周围邻居都不认识,卑职进店查看,发现炉灶几个月都没有点火了,也没有什么食材,也就是说,他们卖的小吃都是从别处买来的。”

    “你是说,他们其实是在监视我们?”

    紫林枫点点头,“卑职就是这个意思!”

    “那他们关店,就表示昨晚那支箭起效果了?”

    “应该是,元彪的三个嫡孙在太学读书,元家子孙遍布长安各地,殿下的一支箭让他们清醒过来了。”

    “我知道了,再继续观察!”

    紫林枫行一礼走了。

    李琇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从元家不甘心放弃扬州,就可以看出,元家不是那么轻易认输的,更不会被自己一支箭吓到。

    他们一定会迂回对付自己,用另一种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这会儿,李琇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去回访一下窦家了。

    元家想怎么对付自己,恐怕窦家最清楚。

    ...........

    李瑁的王府位于太平坊,寿王府改名为高陵县公府,其他待遇都没有变,甚至连庄园也没有减少。

    经济上没有损失,只是政治上降了四级,从亲王降为县公,这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对于李瑁这种级别的皇子,一点钱财波动他已经看不上眼,就像一个人有了十亿的存款,一两万的损失对他已经无足轻重了。

    李瑁要的是政治地位,在洛阳,他入主东宫就差临门一脚,结果一个反转,他非但入东宫没有了希望,反而被贬为县公。

    随时着时间推移,很多事情李瑁渐渐看清楚了。

    问题就出在那个杀手身上,竟然是摄政王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所以摄政王才能掌握那么多确凿证据。

    但摄政王为什么要对付自己,李瑁迄今也想不通。

    他隐隐感觉,这和李琇有关,只有李琇才有在背后搞自己的动机。

    他和自己争夺女人。

    是不是李琇和摄政王达成了什么暗中交易?

    这是李瑁一直在怀疑的事情,但他拿不到证据。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洛阳的风波也渐渐平息。

    李瑁对杨玉环也暂时没有了野心,毕竟杨玉环的祖父是死在他手上。

    更重要是,他需要成为太子,最后登基为帝,那时,不管杨玉环愿不愿意,都会成为他的女人。

    要成为太子,必须要先恢复王爵,要恢复王爵,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靠他母亲的枕边风,二就是他自己去做任务。

    晚上,宦官王恩泽来了,给李瑁带来一个重要消息。

    新一轮的任务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