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章 窦家得到的消息
    一早,李琇便被一名宦官请进了皇宫。

    高力士请李琇坐下,一名小宦官给他们上了茶。

    “请殿下过来,是想谈谈新任务的问题。”

    “这么快新任务就下来了?”

    “对你来说是太快了一点,毕竟你刚回京城,但对其他宗室就不是了。”

    “那这次任务我可以不参与吗?”李琇又问道。

    “一般来说,你确实可以选择参与或者不参与,但这里面有个任务圣上希望你接手。”

    “和元家有关?”李琇敏感地问道。

    “有一点关系,但不是直接关系。”

    高力士笑了笑道:“你听我把事情说完,你再做判断。”

    “高翁请说!”

    “我们虽然在碎叶大败突骑施人,但他们根基依旧很强大,在此十几年间,突骑施人通过各种手段,暗中拉拢了不少西域小国,削弱了我们对北庭和安西的控制,年初大败突骑施人,在西域各国引起极大反响,高昌国派使者来向我们求亲,考虑到高昌国从大唐立国以来便忠心耿耿,朝廷决定给高昌国奖励,答应他们的求亲,将荣昌公主下嫁。”

    李琇愣了一下,‘荣昌公主!’自己怎么从未听说过?

    “高翁,这个荣昌公主是何人?”

    “荣昌公主是寿春郡王的女儿,天子特地封她为荣昌公主,下嫁高昌。”

    原来是李雨春的妹妹李荣儿,被封荣昌公主了。

    “那任务是什么?”

    “任务有两个,第一是送亲,把荣昌公主送到高昌,第二就是抓捕北庭节度使元涛。”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送亲是借口,抓捕元涛才是真正目的。

    ‘扬州的戏还没有结束啊!给自己的私人定制,戏还得自己接着演!’李琇心中长长叹息一声。

    “这一次我恐怕需要更大的权力!”

    高力士将一只金盒放在李琇面前,“这是能给臣子的最高权力了,圣上还从未拿出来过。”

    李琇打开金盒,里面是两块金牌,镌刻着“如见朕面!”四个大字。

    “这次送亲属于紫榜级任务,如果成功,升爵一级!”

    李琇又拾起另一块金牌,上面刻着‘摄政王令’四个大字。

    他这次行动,得到了天子和摄政王的双背书。

    ..........

    从皇宫出来,李琇来到了宗正寺,任务是在皇宫接的,但他还得去宗正寺办理手续。

    宗正寺明灯堂的任务转盘前站满了宗室子弟,这次没有发布紫榜,全部是黄榜和白榜,一共十三个任务。

    宗室们首先要在任务转盘上得到任务选择权,然后才能去挑任务。

    李琇在任务榜上看到了自己的任务,护送公主前往高昌,属于白榜任务,奖励三千贯,下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宗正寺已经替他选好了。

    这时,李琇却意外发现在自己旁边出现了李瑁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果然是李瑁,他也接了一个白榜任务,抓捕凉州大盗刘飞腾。

    居然是和自己同一个方向。

    李琇若有所感,一回头,只见李瑁就站在角落里,双手抱着胸前,冷冷地看着他。

    也真是为难他了,堂堂的寿王,居然也沦落到和其他宗室子弟一起争食的地步。

    李琇忽然醒悟,李瑁的白榜任务应该也和自己一样,只是名义上的白榜任务,应该也暗藏着紫榜任务,现在除了升爵,李瑁看不上任何钱财。

    两人在大堂上擦肩而过,谁也没有理睬对方。

    “三十八郎!”

    李琇回头,原来是李纪。

    李纪的手下在扬州几乎被汪东渡屠杀殆尽,他铩羽返回长安,但在天子李隆基的支持下,很快又东山再起。

    平心而论,李纪的能力还是很强,只是因为有了李琇这个妖孽,才显得他有些平庸了。

    “纪兄又要开始征程了?”李琇笑问道。

    李纪点点头,“这次我拿了一件稍简单的任务,去河北协助地方官府治蝗,也是白榜任务,主要是锻炼队伍,新招募的武士几乎都没有经验,不敢接凶险的任务。”

    李琇回头看了一圈,没有发现李瑁,他问道:“凉州大盗刘飞腾是怎么回事?”

    李纪淡淡一笑,“还记得洛阳罗英吗?”

    李琇点点头,他当然记得,洛阳土豪恶霸。

    “凉州的刘飞腾就是洛阳的罗英,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你到了凉州,打听一下就明白了。”

    “多谢纪兄提醒!”

    李纪拍拍他胳膊,转身走了。

    这时,等在旁边的一名宗正寺官员上前道:“殿下,少卿有请!”

    宗正寺少卿便是寿春郡王李煌,他女儿李荣儿正是这次去高昌的女主角,荣昌公主,女儿封为公主,李煌很快就要提升为宗正寺卿。

    另外,李煌的儿子李雨春还是李琇在皇宫里唯一的好友。

    走进李煌的官房,除了李煌外,李琇还意外看见了李雨春。

    李雨春连忙站起身,笑得有些腼腆,完全没有了从前谈笑自若,不知是李琇成为伯爵的缘故,还是因为他父亲在场的缘故。

    其实想一想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仿佛过了好几年。

    李煌呵呵笑道:“三十八郎,恭喜又有新任务了!”

    李琇苦笑一声,“郡王,肩头担子重啊!”

    “既然担子重,要不要雨春替你分担一些?”

    李雨春脸红了,眼中露出期待之色。

    李琇明白李煌的意思,他沉吟一下道:“郡王知道我这次其实是紫榜任务吗?”

    “我知道,但这次雨春的一次机会,如果殿下能完成任务回来,他就是男爵了。”

    李琇摇摇头,“郡王给我施压呢?”

    “不是施压,是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知道这次去北庭的风险,就这样说吧!你尽管带雨春同去,一切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李琇笑了笑,对李雨春道:“欢迎加入!”

    ..........

    傍晚时分,李琇拜访了窦家。

    他对自己的任务一无所知,他忽然发现窦家的重要性,有这么一个盟友,对自己大有好处,自己不应该拒绝窦家的拉拢。

    窦延庆亲自到府门前迎接李琇的回访。

    他热情地把李琇迎到贵客堂,两人分宾主落座,侍女进来上了茶。

    “今天宗正寺发布新任务了,我的任务是护送荣昌公主去。”

    “就是护送公主那么简单吗?”窦延庆笑问道。

    “对元涛,窦家了解多少?”

    “了解很多,此人在两年前还是左监门卫郎将,大概三年前出任北庭伊吾军军使,是盖嘉运的手下,年初盖嘉运升为左卫大将军、陇右节度使,他便被破格提升为北庭节度使,殿下如果去高昌的话,免不了和他打交道。”

    “难道他也在高昌?”

    “他一般在庭州,可如果荣昌公主下嫁高昌王子,肯定会举行盛大的婚礼,作为北庭军政首脑,元涛无论如何要出席婚礼,所以殿下肯定要和他打交道。”

    “他会在高昌对我动手吗?”

    “正常情况下他不敢,但如果元家想杀殿下,那边是很好的机会,比如殿下被马匪、大盗甚至突骑施人所杀,谁也不会和元家联系起来。”

    “比如凉州大盗刘飞腾?”

    “殿下也知道此人?”

    “我今天才知道!”

    窦延庆叹口气道:“窦家在甘州的马场也饱受此人的欺辱,此人有两个身份,一是马贼大盗刘飞腾,二是凉州豪门刘逡,他的后台就是元家,凉州刺史元晋,我们拿他没办法,也曾经想将他铲除,但失败了两次,然后他就对窦家马场疯狂报复,去年杀死十七户给窦家马场放牧的牧民,抢走了一千多匹战马。”

    “他有多少手下?”

    “一两百余人吧!都是很凶悍的马贼,由他侄子刘继勇统领。此人凶狠狡诈,诡计多端,殿下过河西走廊,要千万当心!”

    “窦家能给一些什么帮助吗?”

    “殿下稍坐片刻!”

    窦延庆匆匆进内宅了,不多时,他从内宅返回,手中拿着一支白玉如意。

    他白玉如意递给李琇,“这是窦家的如意令,窦家牧场也有几百庄丁,甚至可以召集牧民,如果需要,殿下可以拿如意令去牧场,那边一定会全力相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