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生死罩门
    七天后,李琇出发了。

    这一次队伍庞大,不光是李琇三十余名手下,还有公主的队伍,宦官、宫女、侍卫,以及三百护卫骑兵。

    还有公主的嫁妆以及唐朝赏赐给高昌王的财物,共计数百大车,还有五百多头满载补给的骆驼,以及驼夫、车夫、马夫、伙夫等等杂役仆从数十人,还有几名管事。

    李雨春也出发了,他带着三名随从,一名跟随他的贴身丫鬟,以及两名武士。

    走出京城不久,李雨春也变得活跃起来。

    “这次我们全家都沾了妹妹的光,我长兄从县公升为郡公,二哥得了男爵,我也得了一个机会,跟随殿下去历练历练,如果殿下成功,我也能升男爵了。”

    李琇摇摇头,“你小子,哎!你不该跟随我,我这次去北庭的风险太大了,搞不好小命都会丢在北庭,你父亲不知道吗?”

    李雨春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是和元家有关吗?”

    “看来你也知道,元家在陈留就想杀我,没有成功,在长安又想动手,被我警告后收敛了,这次去西域,将会动摇元家的根基,他们不会容情,很可能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李雨春果断摇摇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这是我唯一的得到爵位的机会,错过了,我这辈子就注定是白身了。”

    “好吧!我们看看这次的运气,我的运道一向不错!”

    众人有说有笑,前面便是咸阳县了。

    ..........

    元府,元康匆匆走进内宅,来到父亲元彪居住的小院。

    元彪有五个儿子,元弘、元晋、元振、元涛和元康,除了长子元弘已经病逝外,其余四个儿子都能独挡一方。

    幼子元康若不是元彪强留在自己身边,他现在也是一州刺史。

    元康精明能干,也成为整个家族的总协调人,相当于家主助理。

    不过元家的消息还是晚了一点,直到李琇已经出发,元康才得到了确切消息。

    事实上,宗正寺新任务推出之时,元家就盯着李琇了,李琇拿到的是一个白榜任务,护送荣昌公主去高昌,元家没有太放在心上。

    破绽出在李瑁那里,当李瑁告诉手下,他的任务其实紫榜任务,白榜只是一个掩饰。

    元家便开始怀疑李琇的任务了,会不会李琇的任务也是一个被白榜掩盖的紫榜任务?

    如果是紫榜任务,那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极可能是针对北庭的元涛。

    “父亲,孩儿已经确定了,这次李琇去高昌,确实另有图谋!”

    元彪慢慢睁开眼睛道:“如何知道?”

    “王云告诉孩儿,李琇的任务不是他自己选的,而是天子定下来,如果任务成功,他将晋升为县公,由此可知,他这次任务是不折不扣的紫榜任务!”

    王云是宗正寺丞,也是元家收买的耳目,当初李琇他们去扬州的消息也是王云泄露给元家,然后元家通知了弥勒教。

    这一次是皇宫直接部署任务,没有通过宗正寺,王云也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寻找线索。

    “还有呢?”元彪又问道。

    “还有朝廷已经下旨,任命四哥为荣昌公主证婚使,也就是说,四哥也要去高昌国,估计李琇就是准备对四哥动手。”

    元彪神情有些复杂,宗室做任务都是天子和摄政王联合签署后才颁布的,这是不是就说明,天子和摄政王再次联手对付元家呢?

    元彪心中有点懊悔,当初他应该向摄政王让步,把七成的盐税让给摄政王,事实就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天子一直把元家恨之入骨,这就不用说了,现在连摄政王也开始抛弃元家,元家麻烦大了。

    难道元家真要被逼得造反吗?

    沉思良久,元彪又问道:“李瑁只是去抓捕刘飞腾那么简单吗?”

    “孩儿问了王云,他也不太清楚,这是皇宫直接部署的,但反推来说,如果是皇宫部署,那就绝不会是白榜那么简单,抓一个刘飞腾也不至于能升爵,孩儿也怀疑李瑁去凉州就是对付二哥。”

    两个皇子,一个去北庭对付元涛,一个去凉州收拾元晋,天子和摄政王好心思啊!

    元彪在房间里负手来回踱步,之前元振和元晋都回京城,但朝廷却没有扣住他们,而是让他们继续返回扬州和凉州。

    说明朝廷还暂时不想打草惊蛇,一定是拿下北庭,才会动手。

    所以北庭才是关键。

    朝廷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元家和突骑施的密谋泄露了?

    想想也不可能,元家和突骑施才刚刚开始接触,那么隐秘,朝廷不可能知道。

    那么朝廷就是单纯地想搞掉元家对北庭的控制,然后再彻底收拾元家。

    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最大。

    元彪忽然发现,北庭已经成为元家的生死罩门了。

    “去把苗先生找来!”

    不多时,一名中年文士匆匆走来,长得皮肤白净,留着一尺长的美髯,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他躬身行一礼,“参见家主!”

    中年文士叫做苗长春,是元彪府中三大幕僚之一,其中一个幕僚谢耀宗已经死在扬州。

    “苗先生,看来你的建议是对的,李琇在天子对付元家的全局中确实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元家要自保,必须除掉李琇,这次烦请先生带领一批武士前往高昌,务必在高昌除掉此人。”

    苗长春点点头,“请家主放心,我一定会带来好消息!”

    ...........

    李瑁是接到任务后的第三天出发前往凉州。

    李瑁的任务确实没有那么复杂,并没涉及抓捕元晋,元晋不掌兵,文官而已,吏部一纸调令他就得回来。

    李隆基也知道这个儿子没有太大出息,不可能给他太难的任务,但又不能太简单,否则没法向其他做任务的宗室交代。

    所以李瑁这个任务看似很难,居然要干掉肆虐河西的马匪大盗刘飞腾,但实际上,这件事是由军队来主导,由军队来做,最后是李瑁享受成果。

    李瑁只是在旁边装装样子罢了。

    但李隆基也犯下了一个错误,他把摄政王忽略了。

    “殿下,那就是凉州城吧!”一名武士指着远处的凉州城问道。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李瑁懒洋洋的样子,不想理睬手下的提问,他对这种做任务已经没有半点兴趣了,这种风餐露宿,长途跋涉,哪里有在长安舒服。

    “殿下,来了一支军队!”

    李瑁精神一振,向远处望去,只见一支骑兵从远处疾奔而来,眨眼到了眼前。

    为首将领抱拳道:“末将凉州军使张保军,参见殿下!”

    李瑁点点头,“张将军接到天子的手谕了吧!”

    “卑职已经接到!”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张保军踌躇一下道:“殿下,抓捕刘飞腾很容易,但要灭了甘州和凉州的马匪,就不容易了,他们神出鬼没,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逃到甘州,甚至逃入大斗拔谷,那边就不是卑职的辖地了。”

    李瑁笑了起来,“我任务就是抓捕刘飞腾,他的手下与我何干?”

    “可是.....这恐怕没法向天子交代啊!”

    “好了,任何马匪都不可能斩草除根对不对?刘飞腾被抓,他余孽尚在不是很正常吗?你就不要管那么多,把刘飞腾交给我,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张保军暗暗叹息一声,这不是糊弄天子吗?

    “张将军,有什么不妥吗?”李瑁的目光变成严厉起来。

    张保军点点头,“卑职遵令就是了。”

    “那你告诉我,怎么抓捕刘飞腾?”

    “凉州豪门刘逡传说就是马匪刘飞腾,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而且刘逡是元家的人,抓捕刘逡等于是向元家宣战,没有人会为这种事得罪元家,殿下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张保军叹了口气,“卑职的意思是说,最好能找到证据,证明刘逡就是马匪刘飞腾,元家也无话可说了,所以还是要灭了马匪,才可能找到人证物证,虽然有点麻烦,但只要殿下.......”

    “你不用说这么多了!”

    李瑁冷冷打断他的话,“我会在凉州呆上几天,我不管刘逡也好,刘飞腾也好,只要我走的时候,你把他交给我就行了,其他事情不是你操心的,得罪元家也是我的事情。”

    张保军无奈地抱拳道:“卑职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