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西行之路
    送亲的队伍走走停停,行军缓慢,到了凉州地界,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这天下午,送亲队伍抵达了昌松县,县令和县丞等一班官员都迎了出来。

    送亲队伍没有进城,而是在县城外的草原上扎下了大营。

    李琇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裴旻匆匆走来。

    “殿下,卑职听到一个消息,不知是真是假?”

    “什么消息?”

    “卑职听说七天前李瑁在姑藏县抓捕了大盗刘飞腾,但前天刘飞腾又在昌松县公开露面了,真真假假,大家都糊涂了。”

    “李瑁还在凉州?”

    “七天前就走了,他是从泾源道返回长安,和我们不是一条路。”

    这时,门外有武士报告道:“殿下,昌松县县尉求见!”

    县尉负责治安,估计是想谈谈安全问题。

    “请他进来!”

    李琇对裴旻道:“你也听一听!”

    不多时,一名官员快步走了进来,躬身行礼,“下官昌松县尉孟俅,参见殿下!”

    “孟县尉找我有事?”

    “最近马匪猖獗,卑职担心马匪袭击公主队伍,特来向殿下说明一些情况,提醒一些注意事项。”

    “我们可是有三百骑兵护卫,马匪也敢来招惹?”

    “殿下不要小看了这些马匪,他们主要在夜间行动,总是突然出现,他们甚至袭击过军队后勤补给车队,非常猖獗,还要注意,尤其夜间要做好防范。”

    “孟县尉说的马匪,是指刘飞腾的手下吧!”

    “别的马匪也有一些,但主要是他。”

    李琇笑问道:“我得到一个消息,说刘飞腾已经被抓走了,但居然又在松昌县出现了,到底哪个消息是真?”

    孟县尉苦笑一声道:“刘飞腾是河西走廊赫赫有名的悍匪,他哪有那么容易被抓走?”

    “那被抓走的是谁?”

    “被抓走的是凉州豪门刘逡。”

    “李琇有点糊涂了。”

    “刘逡不就是刘飞腾吗?”

    “殿下,这几年一直就有传言,说刘逡就是刘飞腾的另一个身份,但如果你是昌松县本地人,你就会知道,刘逡其实是刘飞腾的小叔。

    两人年纪差不多,长得也相象,有一次刘逡公开露面,大家都以为是刘飞腾,然后就以误传误,说刘逡就是刘飞腾,刘家也不辩解。

    但对我们昌松本地人,是很清楚他们不是一个人,两天前刘飞腾在昌松县老家露面,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刘飞腾好好的。”

    孟县尉告辞走了。

    裴旻忍不住道:“李瑁来凉州做任务,怎么听起来很荒诞啊?”

    李琇淡淡一笑,“这任务的名字就叫‘活捉刘飞腾’,李瑁如此大宣大鸣来河西,刘飞腾怎么可能被抓住?’

    “殿下觉得这个任务很难?”

    “这个任务是一个可升爵位的紫榜任务,难度很大,它的核心就是消灭刘飞腾的马匪。

    你自己对付马匪也好,借助军队的力量也好,首先要找到马匪,布一个陷阱,让马匪踩入陷阱,而聚而歼之。

    说得很容易,但凭什么人家上你的当,稍有不慎,反而被马匪全歼,李瑁太自以为是了,居然抓一个假的刘飞腾回去,看他回去怎么交代?”

    “这个假的刘飞腾难道不会给自己辩解?”

    “这个就要问元家了。”

    说到这,李琇摆了摆手,“李瑁的任务和咱们无关,我们只要做好防范,防止刘飞腾夜间偷袭,这才是重中之重。”

    ..........

    次日一早,送亲队伍继续西行,他们在姑藏县进行补给后,又向甘州方向进发,两天后,队伍进入了甘州境内。

    这天傍晚,队伍距离张掖还有五十里,天色已晚,李琇下令就地驻营。

    刚搭好帐篷,护卫郎将赵武带着一名牧民找到了李琇。

    “殿下,这位牧民告诉我,他家的羊今天被马匪抢走一百多只,很可能刘飞腾的马匪就在我们附近。”

    李琇也有同感,他们携带了几百大车财物去高昌,沿途马匪怎么可能不眼红,凉州刺史是元晋,刘飞腾不敢在凉州境内惹事,今天刚进入甘州境内,马匪就急不可耐了。

    “今天晚上大家都打起精神来,严加防范!”

    .........

    甘州官道西面约五十里外,有一片广袤的松林。

    此时在松林内,一百多名强悍的马匪正在闭目休息,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在一座小帐内,烛光昏暗,元彪的幕僚苗长春对刘飞腾和侄子刘继勇道:“这次李琇护送公主去高昌,对元家威胁极大,家主要求不择一切手段破坏这次联姻,刺杀李琇,我们已经做了部署,但河西走廊就只能指望刘员外的手下了。”

    刘飞腾是一个皮肤很黑的矮胖中年人,眼睛很小,又喜欢眯成一条缝,总给人感觉他在闭目养神。

    “先生要我们刺杀李琇?”

    苗长春摇摇头,“你们杀了不了他,他身边有武艺高强的护卫,你们偷袭他们的财物车队,公主也在那里,如果能杀死公主最好,杀不死也要尽量惊吓她。”

    刘继勇笑道:“抢掠财物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今晚就让我率弟兄们出击吧!”

    ..........

    夜渐渐深了,草原上繁星满天,就俨如挂满了宝石的天鹅绒罩在大地上,清风徐徐,到处是起伏的虫鸣声。

    在大帐外,公孙小眉手执望远镜正观察着四周。

    “小眉,有收获吗?”李琇在大帐内笑问道。

    “全是黑糊糊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你可以看一看星星和月亮。”

    “早就看腻了!”

    李琇忽然没有声音了,小眉探头看了看,“公子,你怎么了?”

    “嘘——”

    李琇向小眉摆摆手,凝神细听。

    “没有什么呀?”

    “不对.....有马蹄声。”

    李琇快步走出大帐,向南面凝神望去。

    随着钱袋的不断升级,李琇的听力和视力以及细微的感知能力,都比从前大幅度提高,他的听力甚至超过了练武多年的裴旻。

    “裴旻!”李琇喊了一声。

    裴旻跑了上来,“殿下请吩咐!”

    李琇指着南方道:“我听到南面有低微的马蹄声,你去看一看,但要当心,尽量不要打草惊蛇!”

    “遵令!”

    裴旻抽出长剑,向黑夜中疾奔而去。

    李琇又命人去把中郎将赵武请来。

    不多时,赵武匆匆赶来,“殿下找我?”

    “南面有动静,我已派裴旻去查看情况了,我有一个想法,狠狠教训这帮马匪。”

    李琇低声对赵武说了几句,赵武连连点头,“卑职这就去部署!”

    .........

    半个时辰后,裴旻回来禀报,南面二十里外确实有马匪在活动,大约有一百余人。

    这时所有的护卫和武士都紧张起来,大家都意识到,今晚会有马匪偷袭他们。

    武士们手执军弩,骑兵枕戈以待,随时准备出击。

    时间渐渐到了三更时分,就在大家耐心快要失去之时。

    忽然从南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百多名马匪手执长矛在黑夜出现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纷纷点燃火把,向队伍的中部冲来。

    队伍的中部正是装载财物的大车集中地,荣昌公主也在这里。

    李琇忽然意识到,对方并非来抢劫财物,而是来破坏高昌之行,烧毁财物,杀死公主。

    “准备弓箭!”

    李琇大喊一声,士兵和武士纷纷举起弩箭。

    马匪越来越近,到一百步左右了。

    “射击!”

    弩箭一起发射,密集的箭矢射向疾冲而来马匪。

    只见人仰马翻,惨叫声一片,瞬间倒下数十名马匪,

    “出击!”

    两百名骑兵掩杀而上,向混乱中的马匪杀去。

    “紫姑娘,命令武士去中部,保护公主和财物。”

    紫林枫连忙命令三十名武士跟随着李琇,向中部奔去。

    这支马匪是由刘飞腾的侄子刘继勇统领,约一百余人,他们的目标是几百辆大车和公主。

    这也是元家交给他们的任务,尽一切所能破坏送亲队伍,烧毁财物,如果能杀死公主更好。

    只是队伍一路防备严密,他们找不到机会下手,到了甘州,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下手了。

    马匪遭遇强弩涉及,伤亡三十余人,心寒胆战,哪里还是骑兵的对手,一战击溃,他们纷纷调转马头向南撤退。

    不料刚奔出数十步,南面也杀来一支骑兵,这是事先埋伏的骑兵,截断了马匪的退路,南北夹击,使马匪们陷入了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