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奈何扶不起
    天渐渐亮了,战斗也已结束,骑兵们除了受伤数人外,并没有一人阵亡,而马匪却被杀死九十余人,只有不到二十人突围。

    满地都是马匪尸体,连主将刘继勇也死在乱箭之下。

    队伍简单收拾了战场,李琇派一名士兵带着刘继勇的人头回京报功,又继续率领队伍向西进发。

    与此同时,李瑁也回到了长安,向宗正寺交了差。

    新任宗正寺卿李煌匆匆来到皇宫,觐见天子李隆基。

    “陛下,皇十八子今天一早来宗正寺交了任务,坦率说,微臣不认可这个任务完成。”

    李隆基惊讶地看了一眼高力士,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陛下,他抓来了马匪大盗刘飞腾,但这个刘飞腾已在半路自尽身亡,实际上只有一具尸体。

    微臣找了一名熟悉凉州的情况的官员辨认,这名官员说,死者是凉州豪门刘逡,并非刘飞腾,死者和刘飞腾是叔侄关系,并不是同一个人。

    其次,刘逡乐善好施,在凉州名声很好,也没有什么劣迹,皇十八子无缘无故抓捕他,并导致其身亡,恐怕很难交代。

    第三,皇十八子递交的报告中丝毫没有提及剿匪的事宜,微臣不明白皇十八子是怎么理解这次任务的?完全不符合任务要求,微臣实在无法认可他完成了任务。”

    听完李煌的述说,李隆基心中着实恼火,这个任务是他安排的,让儿子去凉州确实也是走走形式,任务自然是由别人来做。

    最后的结果应该是很完美的,抓住刘飞腾,全歼了马匪,拿到刘飞腾勾结凉州刺史的证据。

    但现在结果和最初的想法却不一样。

    李隆基不满地问高力士,“高爱卿,你到底是怎么给他交代的?”

    高力士心知肚明,应该是李瑁太心急了,他不该这么快回来。

    当着李煌的面,高力士只得态度明确道:“回禀陛下,卑职交代任务时,说得很清楚了,这次任务的本质就是彻底剿灭这支肆虐河西的马匪,并拿到凉州刺史元晋暗中支持马匪的证据,这才叫紫榜任务,微臣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那你去问问清楚,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微臣遵旨!”

    .........

    “难道这不是一个形式吗?”

    李瑁很不满对高力士道:“我走的时候,高翁说得很清楚,我只是去凉州露露面,不会让我遭遇危险,凉州将军张保军告诉我,凉州豪门刘逡就是刘飞腾,我相信了他,这才押着刘飞腾回京,怎么现在都变成我的责任?”

    高力士心中十分恼火,李瑁言外之意,所有事情和他无关,都是别人的错。

    让他造假都不会,比起李琇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样的皇子若当上太子,所有人都会遭殃。

    高力士忍住怒火道:“殿下,我当时告诉你,是让你留在凉州,等事情都办妥再回来,可现在马匪没有歼灭,抓刘飞腾还抓错了人,刘逡在凉州颇有声望,殿下还把他弄死了,一旦摄政王揪住这点不放,后面还会有大麻烦。”

    “我留在凉州有多危险,高翁不是不知道,无论元晋也好,刘飞腾的子侄也好,随时都可以杀我,既然只是走走形式,那我为什么要置身于险地?”

    “殿下,三十八郎的任务比你危险百倍,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可不是走走形式,而是真刀真枪,殿下抱怨别人的时候,还是想想自身的问题在哪里?”

    李琇就是李瑁的逆鳞,高力士这番话顿时让他勃然变色。

    李瑁腾地站起身道:“我知道你想说我什么,你无非就是想说我无能,比不过三十八郎,你想怎么弄随便你吧!大不了我这个县公也不做了,当个庶民就遂你的意了,哼!”

    李瑁重重哼了一声走了,把高力士气得差点晕过去。

    ........

    李瑁没把高力士放在眼里也是有原因的,他也有自己本钱,那就是母亲的枕边风,母亲能说服天子,帮他在宗室任务中作弊,这就是枕边风的强大威力。

    如果在半年前,这口气恶气高力士不忍也得忍,但现在高力士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而高力士又是随着天子的态度变化而变化的,高力士发现最近半个月,天子去武婕妤那里养生的时间比去武惠妃那里多了五天。

    而在武婕妤被打入冷宫之前,她就很受天子宠爱,一方面是天子有一种补偿之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天子越来越看重李琇。

    正是高力士发现了这些微妙的变化,他便意识到,天子开始厌倦武惠妃了。

    这也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以前天子被摄政王制衡,手中权力式微,天子便只能从女人那里获得安慰,而武惠妃恰恰能满足这一点。

    现在天子渐渐有了话语权,他的精力开始放在朝政上,每天为朝廷之事殚精竭虑,这时候,他晚上更需要一种精神上的放松,年纪也让他更注重养生。

    这时候武婕妤的豁达和善于养生,无疑是天子最需要的,幼子李琇的能干也让天子更看重武婕妤。

    正是看透了天子的心思,高力士也就不再容忍李瑁对自己的无礼。

    “陛下,微臣和十八郎谈过了,他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他认为是陛下没有替他考虑周全,责任不在他,而是陛下没有安排好。”

    李隆基脸沉了下来,“他是这样说吗?”

    “他没有明着提陛下,而是说你们,你们没有把事情安排好,和他无关!”

    “然后呢?”

    “然后卑职批评他不应该这么急着回来,他说凉州不安全,说既然只是走走形式,那为什么他要置身于险地?”

    “混帐东西!”

    李隆基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心中着实失望之极。

    ‘走走形式!’是他对武惠妃说的话,也是安慰武惠妃的话,但他却希望李瑁能够争气一点,担当起责任,至少李瑁能配合军队把马匪灭了。

    可现在李瑁非但没有给他半点安慰,还给他惹下大麻烦,居然把当地的名望之士杀了,让自己怎么处理?

    李隆基心烦意乱地来回踱步,高力士又道:“陛下,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必然会成为笑柄,最好给十八郎回京找个什么借口,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你是担心刘逡之死被摄政王抓住不放吗?”

    “陛下,刘逡是刘飞腾的叔父,长年替刘飞腾掩护,抓他本身也没有错,他的死是自杀,可以说他是畏罪自杀,这些其实都是小问题,微臣担心的是,不要让十八郎破坏了做任务的制度,这才是大事。”

    李隆基点点头,“你说得对,你去告诉摄政王,就说朕担心李瑁会打草惊蛇,所以临时取消了这个任务。”

    “微臣遵旨!”

    停一下,李隆基又问道:“对武妃怎么说,朕想听听爱卿的意见?”

    “微臣建议陛下实话实话,十八郎能力不足,如果他入主东宫,对陛下未必是好事。”

    这句话与其说是对武惠妃说的,不如说是提醒李隆基,李瑁入主东宫,摄政王一定会想方设法促使其尽快登基。”

    李隆基立刻心领神会,点点头道:“朕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