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抵达高昌
    “砰!”武惠妃重重一拍桌子,咬牙切齿望着儿子道:“你就不能给为娘争气一点吗?为娘好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就被你这样白白浪费了!”

    李瑁站在母亲面前,低着头道:“因为父皇要对付元家,元家岂能坐以待毙?孩儿身在元家的地盘内,元家一定会对孩儿下手,就像扬州盐枭对付李铸和李纪一样,马匪更比盐枭残暴,孩儿再不离去,不仅手下全部被杀光,孩儿一样性命难保。”

    “难道你在凉州受到威胁了?”

    李瑁点点头,“我们一路被马匪跟踪,几个去打探消息的手下都被砍掉人头,威胁三日内将我们杀绝,我的手下根基不稳,连日逃亡,短短两天内就逃掉了一半,孩儿再不走就只剩下单枪匹马了,孩儿不得已才离开了凉州。”

    李瑁当然在睁眼胡说八道,反正母亲也不知道,再说王恩泽也已被他收买,他根本就不担心母亲知道真相。

    果然,武惠妃听说儿子生命安全遭遇到威胁,她心中的怒气便渐渐消散了。

    升爵固然重要,也没有儿子的性命的重要。

    她沉思片刻,叹口气道:“让你去冒险确实不太适合,算了,任务就不要再做了,你这两年老实一点,就算装也要给我装像一点,不要再被人抓到什么把柄,为娘等待机会,让你父皇破格提升你吧!”

    李瑁大喜,“谢谢娘的帮助!”

    武惠妃叹口气,“什么时候你也能争气一点,让娘也能享享你的福。”

    “孩儿一定会努力的!”

    说得干巴巴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武惠妃心中着实失望,摆摆手让儿子下去了。

    这时,大宦官王恩泽匆匆走上前道:“娘娘,老奴调查清楚了,武婕妤房中的珊瑚不是天子赐给她的,而是三十八郎从扬州带给她。”

    “这么说,圣上御书房内的珊瑚也是三十八郎带来的?”

    “应该是的!”

    武惠妃心中极度不舒服,她发现了天子和武婕妤的默契,两人房间居然都摆放着一株珊瑚。

    一方面是这段时间天子过多的幸临武婕妤,这已经让她有了危机感,但这种幸临用天子的话说,是一种补偿,她还能容忍。

    但她怕的是默契,一点天子和武婕妤之间有了默契,那他们内心就会迅速走近,感情会加深,自己的受宠就要到头了。

    这是武惠妃心中最害怕的事情。

    她必须要采取手段,打击武婕妤。

    喝了口茶,武惠妃缓缓问道:“常御医怎么答复?”

    “回禀娘娘,常御医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他想在平康坊开医堂,需要一块土地,其次是他也想让儿子进宫当御医。”

    “这两个要求可以替他办到,但我的要求呢?他办得到吗?”

    “他只是说尽力!”

    “哼!你去告诉他,我不要听什么尽力,我要他确确实实拿到武婕妤药方的把柄!”

    “老奴遵令!”

    王恩泽走了,武惠妃目光变得十分阴暗,她基本上抓不到武婕妤的把柄,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武婕妤给天子配药这件事来做文章。”

    …………

    从甘州出发,又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唐朝的送亲队伍一行终于抵达了北庭境内。

    众人在茫茫戈壁中艰难行军,这时,一支唐军骑兵迎面而来,为首将领身材魁梧,长一张长脸,年约三十七八岁。

    他翻身下马,单膝跪下向李琇施礼道:“微臣天山军军使高仙芝参见殿下!”

    原来此人就是高仙芝,李琇出发之前就知道了,高昌地区的天山军主将便是高仙芝。

    高仙芝也是高句丽王族后裔,就不知道和洛阳的那帮家伙有什么关系?

    不过既然他没有被朝廷免职,那就说明关系不大。

    “高将军免礼,请上马叙话!”

    高仙芝翻身上马,指着前方帐篷道:“殿下和公主一路辛苦,西域风沙大,空气干燥,旅行很耗费精神,卑职在前方搭建了帐篷,请大家随我去休息!”

    “高将军考虑得很周全,多谢了!”

    众人跟随高仙芝来到了帐篷区,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帐篷,不远处还有军队的帐篷区,天山军有五千军,高仙芝应该带来了三千人。

    李琇在帐篷内休息片刻,便派人把高仙芝请来。

    李琇笑眯眯问道:“我记得高将军应该是在安西,对吧?”

    “卑职原本是安西疏勒镇军使,年初碎叶大战后,被盖将军借调到高昌,任天山军军使。”

    “也就是说,高将军到高昌还不到半年?”

    “正是!”

    李琇知道元涛长期出任伊吾军军使,年初盖嘉运改任陇右节度使后,元涛才接任北庭节度使。

    虽然盖嘉运也是摄政王的人,但绝不代表他和元涛就是同路人,恰恰相反,元彪居功自傲,根本瞧不起摄政王,他的儿子元涛也同样瞧不起盖嘉运。

    按照惯例,北庭的三大军中,以瀚海军为首,天山军和伊吾军为辅,盖嘉运调走,那就应该由瀚海军军使来接任北庭节度使之职。

    但在元家的操纵下,来北庭还不到三年,寸功未立的伊吾军军使元涛抢走了北庭节度使一职。

    这显然坏了规矩,为了平息北庭军内部不满,兵部将瀚海军军使韩立升为安西节度府长史,原天山军军使田仁琬调为瀚海军军使,又根据盖嘉运的推荐,任命疏勒镇军使高仙芝为天山军军使。

    很显然,盖嘉运推荐高仙芝到高昌,就是为了防止元涛派心腹抢占天山军使,这也是盖嘉运对元家不讲规矩、吃相难看的一种回应。”

    时机还不成熟,李琇没有和高仙芝深聊,休息一夜,

    次日清晨,送亲队伍在军队的护卫下,继续向高昌城而去.......

    高昌国的核心地带就是今天的吐鲁番盆地,同时也是大唐西州的辖地。

    西州北面是天山山脉,南面是茫茫大漠,中间是一片狭长的绿洲,高昌故国就坐落在绿洲中央。

    高昌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实体,在贞观年间就被大唐所灭,大唐在高昌国的国土上设置了西州,驻扎天山军,现在的高昌国已经没有军队和朝廷,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

    高昌国只管辖着高昌城以及方圆百里的草原和农田,没有军队,只有千余名侍卫。

    不过高昌王族利用自己交通优势和原产葡萄酒的优势,大力发展商业和酿酒业,高昌的葡萄酒畅销大唐。

    商业给高昌王族带来了巨量财富,所以高昌国王麴洪虽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君主,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亿万富豪。

    而高昌国的百姓在精神上依旧把自己视为高昌子民,以至于高昌国王在西域地区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

    一般而言,西域王子都会在长安长期学习和居住,同时也成为人质,公主下嫁这种事情极少发生。

    不过高昌国王在抵御突骑施势力东扩过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它的态度影响着其他西域小国。

    所以公主下嫁高昌王子,实际上是对高昌国王数十年始终忠诚于大唐的奖励,同时也是突骑施公主下嫁伊吾国王子的对冲。

    三天后,送亲队伍抵达高昌城,高昌国王麴洪和王后亲自出城迎接公主的到来。

    送婚副使是鸿胪寺丞王魏,各种繁琐的应对和手续由他负责办理。

    李琇和高昌国王麴洪寒暄片刻。

    麴洪年约四十余岁,身材高大,上前向李琇行礼道:“感谢殿下万里送亲,大唐皇帝陛下的厚恩,微臣当铭记于心。”

    李琇微微笑道:“婚姻是双方之事,在我们理解,实际上也是世子成为大唐驸马,成婚后,公主和驸马也将返回长安居住,是这样吗?”

    “殿下说得一点没错,公主只是按照风俗嫁到高昌,但作为驸马,世子也将跟随公主前往长安,直到他接微臣的家主之位。”

    有些原则性的话一定要说清楚,公主下嫁绝不是国与国之间的联姻,高昌国已经不存在了,实际上是公主下嫁麴家世子,麴洪的长子将成为驸马。

    别的事情上都可以称呼国王和王子,唯独联姻一事上不行。

    麴洪当然心知肚明,他也绝不提高昌国感谢大唐什么……..

    “多谢国王理解!”

    双方举行了简单了财物交接仪式。

    麴洪随即陪同队伍进城,前往贵宾馆。

    高昌城内十分繁荣,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大多是来自西域各国的商人,也有不少汉人。

    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自来中原的瓷器、丝绸和茶叶,来自波斯的地毯,来自粟特的宝石、锡器以及各种西域货物。

    房子大多低矮,清一色的平顶,涂成了白色,远处还有祆教教堂,充满异国情调。

    高昌王宫位于城池中心,占地极大,四周有高大的宫城,里面各种建筑颇为壮观。

    他们所住的贵宾馆就位于皇宫对面,原本是高昌国的政务朝廷,高昌国被灭后,政务中心改建成贵宾馆。

    公主和宫女宦官以及侍卫住进了王宫,李琇以及护送官员住进了贵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