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果断行动
    贵宾馆很有特色,是一个巨大的回廊式单体建筑,中间是面积很大的天井,天井内居然是个小型餐饮市场,有帐篷、烧烤、歌舞,可以畅饮葡萄酒,人头涌动,十分热闹,基本上都是来自各地的富商,一群群衣裙艳丽的胡姬少女,在人群中穿梭。

    四周是三层房舍,各种档次都有。

    鸿胪寺丞王魏给李琇解释道:“高昌的贵宾馆和长安的贵宾馆完全不一样,这边不考虑身份,而且对商人极为优待,只要有钱,都可以入住,而且这里面吃喝玩乐都有,一直到半夜才会渐渐安静下来。”

    李琇笑着点点头,“尝试一下异国风情倒也不错!”

    虽然贵宾馆不注重地位,但高昌国王却很注重大唐使臣,他把北面最好的上百间房舍都保留下来,而且两头都有侍卫站岗,不准普通客人接近大唐使臣的住处。

    “公子,我觉得这里不安全!”

    小眉给李琇整理床铺和被子,小声嘟囔。

    李琇舒服地躺在一架宽大的睡椅上,用望眼镜望着窗户对面高大的皇宫。

    十几名衣裙艳丽的高昌少女头顶着陶罐,正从城墙上列队走过。

    “我觉得还可以吧!你不要胡思乱想。”

    “我没有胡思乱想,元家要杀你,在高昌古城下手不正好吗?贵宾馆那么混乱,什么人都有,小摊小贩也有,甚至我还看见有杂耍的天竺人,却没有看见一个维持秩序的士兵。”

    “不住在这里,住在王宫吗?我倒觉得王宫跟监狱一样,小眉,你不要太担心了,我们自己当心一点,再说有紫姑娘和裴旻在,举止异常的人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公孙小眉叹了口气,她实在不喜欢高昌城,太喧嚣杂乱了,三教九流人混在一起,她没有一点安全感。

    ………..

    就在贵宾馆二楼的一间屋子里,一名中年文士负手站在窗前,听取两名武士的汇报。

    中年文士正是苗长春,他比李琇提早一天抵达高昌城,就住在贵宾馆中,他今天意外发现李琇和手下也住在贵宾馆内。

    这给苗长春带来了意外惊喜,但同时也让他更加谨慎。

    他带来的武士不多,只有十二人,由两人负责统领,。

    “现在不能动手,先监视他,观察他,寻找他的习惯和弱点,寻找他们的护卫漏洞,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所以必须一次成功!”

    “卑职明白!”

    “然后,我发现贵宾馆内汉人不多,而且都是商人,我们也要装扮成商人,你们去购买一些骆驼,再买一批波斯地毯,你们和手下要装扮成伙计,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

    “遵令!”

    两名手下行一礼,匆匆去了。

    苗长春走出房间,靠着栏杆注视下方的广场,广场内依旧热闹喧嚣,人声鼎沸,他已经看见了几个新的汉人面孔,一看就是武士,正聚在一起吃烤肉。

    这应该就是李琇的手下吧!

    苗长春的目光向北面望去,那边三层楼近百间屋子都给了李琇和他的随从。

    二楼主要以侍卫为主,那么,李琇应该住在三楼才对。

    苗长春的目光投向了三楼,他现在想要知道,李琇究竟住在哪一间屋里?

    ........

    这种开放式的贵宾馆深受侍卫们的喜爱,他们可以在广场上纵情地喝酒吃肉,找女人也十分便利。

    尤其张瓶和赵壶更是如鱼得水,入住后,他们就呆在广场上,享受醇美的葡萄酒,品尝久负盛名的西域烤肉。

    一群群花枝招展的胡姬从他们身边翩跹而过,看得两人心痒难耐。

    “哥哥,我去上个茅厕!”

    赵壶醉醺醺站起身,向一楼的茅厕走去。

    茅厕外面便是牲畜大棚,里面挤满了马匹和骆驼,从一扇小窗可以看见牲畜大棚,臭气熏天。

    赵壶解完手,瞥了一样小窗外,却无意发现两个黑衣男子躲在角落里换衣服,他们脱下了黑色武士服,换上一身马夫的灰布短衣,旁边还放在长剑。

    这两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分明是武士,怎么打扮成马夫?

    赵壶也经历了不少事,虽然头脑长进不大,但经验积累了不少,他立刻感觉有些不对,回去告诉了张瓶。

    “你确定他们是汉人,不是胡人?”张瓶眉头一皱问道。

    “我怎么会看错,来了,他们在那里!”

    赵壶一指侧门处,张瓶也看到了,三名身穿下人衣服的汉人男子站在门口,他们被守门人拦住,不准入内,但他们取出一块牌子,晃了一下,便走进了大门。

    张瓶和赵壶对望一样,有问题啊!

    牌子他们也有,那是住宿牌,可他们是大唐使者随从,有资格住贵宾馆,三个下人仆从,他们凭什么?

    ........

    李琇听完了张瓶、赵壶的禀报,笑着对钟馗道:“很多人再怎么装扮也改变不了气质,尤其是武士,让他们转变成伙计或者马夫,显然不像。”

    “他们是元家派来的人吗?”

    “应该是,我怀疑在甘州遇到马匪,也和他们有关。”

    “我们该怎么应对?”旁边裴旻问道。

    李琇负手走了几步,淡淡道:“先摸摸他们的老底,再设个套,让他们钻进去!”

    李琇看了一眼裴旻,裴旻点了点头。

    李琇又对紫林枫道:“如果元家害不了我,很可能会对公主下手,公主身边的那几个侍卫我看不上,紫姑娘,公主那边还是由你贴身保护吧!”

    “卑职这就过去!”

    ..........

    入夜,在贵宾馆三楼窗外的墙壁上,一个黑影俨如蝙蝠一般贴在墙面上,双腿钩住了屋顶。

    房间里,苗长春正在怒斥几名手下。

    “我是怎么交代的?装扮成商队,就不要再来贵宾馆了,你们可好,一个个打扮成马夫、伙计,还要继续住在贵宾馆内,就差在脑门上写上几个字,‘我们是刺客!’你们就怕李琇不知道我们吗?”

    为首武士愁眉苦脸道:“苗先生,我们人数太少,已经有六人分出去了,如果眼前这六人再分出去,万一发现了机会,我们就没法动手了。”

    “那就正常一点,装扮成商人也行,不要再装扮成马夫和伙计,今天贵宾馆的胡人管事都来找我了。”

    “哎!他们那个身材,装扮成商人实在不像,苗先生,还是让他们恢复成武士吧!专门保护先生,你是大商人,总不能一个随从没有吧!”

    苗长春想想也对,全部让手下打扮成伙计、马夫也不现实,一支商队中,护卫武士也是必须的。

    “那就恢复成武士装,穿得夸张一点,张扬一点,这样才不会引人怀疑。”

    “卑职明白了,今晚就换装!”

    窗外的黑衣人悄悄离去了.......

    房间里,裴旻向李琇汇报道:“对方的首领是一个中年文士,姓苗,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这个姓苗的中年文士很可能就是元彪的首席幕僚苗长春。”

    “他们有多少武士?”

    “回禀殿下,大约十二人或者十三人左右,有一半住在外面,看起来武艺都不错。”

    “才十二到十三人!”

    李琇意识到这支刺客队伍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必须要尽快干掉他们,留着他们是很大的隐患。

    也用不着给他们布口袋,直接在夜里将这些武士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