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成功的策反
    夜渐渐深了,贵宾馆广场上也安静了很多,大部分客人都已进入梦乡,只有一些刚到的商人在忙碌地安排房间。

    钟馗从胡人管事那里已经调查清楚,这支从长安过来的汉人商队一共订了七个房间,其中二楼三个房间,三楼四间客房。

    从晚上亮灯的情况来看,二楼的房间都空关着,所有人都住在三楼。

    他们三十名武士对付住在贵宾馆内的七人绰绰有余,关键是要全部拿下,不能有一人逃脱。

    李琇又让公孙小眉去把紫林枫找回来。

    裴旻率领十八人从窗户进去,紫林枫率领十二人守在门口。

    一根根绳索从屋顶上抛了下去,武士们攀着绳索缓缓而下。

    高昌的夜里比较凉,木窗户都关着,裴旻率先找到了苗长春的房间,用锋利的匕首切断了窗拴。

    “吱嘎!”窗户开了,裴旻一个翻滚进了屋。

    床上有帐子,隐隐听见有两个人的呼吸,应该是一男一女,借着月光望去,只见中年男子怀中搂着一名胡姬睡得正香甜。

    中年男子正是之前看到的苗先生,留着一尺长的美髯,很有特点。

    裴旻给两名手下使了个眼色,不等床上二人醒来,两名手下一起动手,挥棒将他们打晕过去。

    ........

    苗长春被武士捆绑起来,堵住嘴带走,他已经苏醒,知道计划已经败露,他心中恨极,那几个蠢货装扮得太过于醒目,最后害死了自己。

    此时,武士们一起动手,冲进了其他三个房间,六名武士被当场斩杀三人,其他三人被打倒捆绑起来。

    “带下去分头审问”

    李琇对武士令道:“务必将另外六人藏身之处问到!”

    ...........

    苗长春坐在胡椅上,手脚上的绳索被解开,堵嘴的破布也被拿掉了,他喘着粗气,目光阴冷地盯着眼前的李琇。

    李琇问道:“你叫苗长春,是元彪的首席幕僚?”

    苗长春没有理睬,目光转向了屋顶。

    李琇又淡淡道:“我知道一个谢继宗,被我的手下一剑刺穿身体,应该是你的同伴吧!”

    “哼!”苗长春哼了一声。

    “看来你确实是不想活了,既然如此,我只能成全你!”

    “等一等!”

    苗长春原本已经绝望,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忽然间,他发现自己有活命机会。

    “殿下原本不打算杀我?”

    “想死想活由你自己选择,和我配合,我可以饶你一命,如果你一定要为元家殉葬,那我只能成全你!”

    “殿下果然是来对付元涛!”

    “你以为呢?”

    “这里是北庭,你觉得你能对付得了元涛?”

    李琇冷笑一声,“你觉得北庭的将士都愿意背叛朝廷?你觉得其他大将都不想做北庭节度使?你还是觉得元涛在北庭可以一手遮天?”

    苗长春摇摇头,“元涛来北庭只有两年时间,出任节度使甚至只有半年,如果他能完全掌控北庭,就不需要我们来高昌了,但殿下手中有什么权力呢?”

    李琇取出天子金牌,“这个够了吗?”

    天子金牌上刻着‘如见朕面’四个字,苗长春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琇又取出一块金牌,上刻‘摄政王令’四个大字。

    “再加上这个,够了吗?”

    苗长春叹息一声,看来元家真的要彻底完蛋了,原本是想获得摄政王的支持,能够长久下去。

    但现在连摄政王也决定抛弃元家,元家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但李琇手中有皇帝金牌,又有摄政王令牌,苗长春心中燃起了希望,李琇确实可以给自己一条生路。

    苗长春当然不想给元家殉葬,他已经从元家那里捞到了足够的钱财,他心如明镜,想从元家脱身,舒舒服服过好下半辈子,也只能指望李琇了。

    “如果我协助殿下,我能得到什么?”

    “我可以给你一个新的官方身份,一个新的户籍,你可以换一个名字,如果你的贡献足够大,甚至我还能任命你在北庭为官,至于元家,你不用考虑,这一劫他们逃不过了。”

    苗长春沉默片刻道:“殿下在高昌,真正的风险不是元涛,而突骑施人。”

    “详细说一说!”

    “在过去几年,突骑施在北庭渗透很深,西域各国和突骑施都或多或少有勾结,但具体勾结有多深,恐怕连朝廷都想不到,我看过元涛写给他父亲的信,北庭斥候曾经在伊吾国发现过数万突骑施骑兵,而在伊丽河谷地区,一直就被突骑施人所控制。”

    “碎叶大胜后,突骑施人还这么猖獗吗?”

    “那是殿下太小看突骑施人了,朝廷为什么要释放大酋长吐火仙?”

    李琇愕然,辛辛苦苦抓到的突骑施大酋长吐火仙居然被释放了?

    “为什么要释放?”

    “如果不释放吐火仙,突骑施人将直接切断丝绸之路,这是朝廷不可承受的损失,所以双方经过三轮谈判,最终释放了吐火仙,现在是吐火仙的兄弟吐失迷做大酋长,而吐火仙被任命为宰相,他目前就在北庭,手中有一万骑兵,只是没有人知道他藏身在哪里?”

    “元涛知道?”

    “他当然知道,如果不是他默许,突骑施的军队怎么能进北庭,殿下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是说,元涛和突骑施人勾结?”

    苗长春点点头,“这就是元家的退路,如果朝廷把他们逼急,他们就会在突骑施的支持下割据北庭,事实上,元家已经开始这样做,包括向北庭转移财富,去年就开始了。”

    “元涛有对手吗?”

    “当然有,他最大的对手就是瀚海军军使田仁琬。”

    “为什么?”

    “元涛年初升为北庭节度使,说得好听一点是破格,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不守规矩,北庭三军中,瀚海军为首,其次是天山军,再次才是伊吾军,元涛依靠家族权力,以伊吾军军使升为北庭节度使,谁会服气?”

    “除了不讲规矩之外,元涛和田仁琬之间还有什么矛盾?”

    “前年十月,一支三千人的突骑施骑兵从伊州南下,袭扰高昌地区,天山军的几个戍堡被摧毁,一支后勤补给队伍被掠夺,前后死伤三百多士兵,田仁琬认为是元涛失职,先向盖嘉运告状,盖嘉运没管,田仁琬忍不下这口气,又向朝廷告状,弹劾元涛,虽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但两人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元涛确实是和突骑施人私通吗?”

    苗长春点点头,“元家一直和突骑施暗中有往来,吐火仙被释放,元家出了大力。”

    李琇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高仙芝和元涛有关系吗?”

    苗长春笑了起来,“殿下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什么?”

    “高仙芝亲自率军去迎接殿下一行,可不是在西州,而是在伊州境内,他越境了二百多里,此人有心啊!生怕殿下遭到突骑施人的偷袭。”

    居然越境二百多里,李琇着实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