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高仙芝站队
    高昌城同时也是高昌县,五千天山军就驻扎在高昌县城南.

    高仙芝这几天颇有点心绪不宁,他之前接到盖嘉运的一封信,得知天子和摄政王正在对元家下手。

    这让他看到一个机会,一旦元涛被朝廷调走或者罢免,必然是田仁琬出任北庭节度使,那么按照规矩,自己将接任瀚海军使。

    瀚海军使属于一级军使,等同于龟兹镇军使,一旦节度使出现空缺,自己就有机会上位了。

    这次三十八皇子李琇送亲来高昌,高仙芝直觉李琇就是冲着元涛而来,原因也很简单,元家在扬州栽的大跟斗就是李琇操刀。

    只是李琇前两天见到自己时,丝毫不提元家之事,让高仙芝心中有点忐忑,这里面固然有不了解情况的谨慎,但高仙芝更担心李琇是不是认为自己出身高句丽人的缘故?

    高仙芝在大帐内来回踱步,这时,一名士兵在帐门口道:“启禀将军,皇子殿下派人过来。”

    高仙芝连忙道:“有请!”

    片刻,一名武士被带上来,他躬身行一礼,“殿下请将军进城,他在北城墙上等候将军。”

    “我这就去!”

    高仙芝匆匆进了高昌县城。

    在北城墙上,高仙芝见到了正在巡视城防的李琇。

    “卑职参见殿下!”高仙芝上前单膝跪下行一礼。

    “高将军请起!”

    高仙芝站起身,李琇指着城墙问道:“这座城墙能否抵御军队的进攻?”

    高仙芝一怔,他不明白李琇为何问这个问题,高昌会被谁进攻?

    “殿下是指哪里的军队?”

    “前年十月,一支数千人的突骑施入侵西州,当时虽然没有进攻高昌城,但如果又来一支突骑施军队,那就很可能会攻城了。”

    前年出现突骑施军队的事情高仙芝也听说了,但那毕竟只来了一次,难道还会再来?

    但高仙芝随即反应过来,元涛很可能会利用突骑施军队。

    他看了看县城道:“殿下,这座县城虽然有些古老了,但毕竟曾是高昌国的都城,不是一般的县城,他的高大坚固足以抵御一般军队的进攻,而且突骑施人是骑兵,他们并不擅长攻城,也没有攻城武器,所以卑职觉得他们更可能是偷袭高昌。”

    “将军说得对,偷袭的可能性更大,关键是我们该怎么防备?”

    高仙芝这才明白三十八殿下的意思,要自己出兵呢,这是他信任自己啊!高仙芝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

    他连忙道:“启禀殿下,我们分布有戍堡,一旦有敌情,戍堡会点燃烽火,另外还可以派出巡哨,发现敌情会及时赶回来汇报。”

    “这就需要将军派人去提醒沿途戍堡,要他们提高警惕,防备被突骑施人偷袭!”

    “卑职明白,这就安排!”

    “包括巡哨,也一并安排了!”

    “遵令!”

    高仙芝匆匆下去了.......

    旁边钟馗道:“殿下,王县令来了!”

    县令王修当然是高昌县令,西州下辖高昌、交河、天山、柳中和蒲昌五县,其中高昌县比较特殊,它既是高昌国王的封邑,但同时也有县衙负责维持治安。

    “殿下有事,尽管吩咐!”

    李琇缓缓道:“我担心突骑施人会破坏公主的婚事,突骑施会派军队过来,但城内必然有他们的探子和内应,我想把他们找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王修苦笑一声道:“其实卑职也知道,突骑施人一直在对北庭各州实施渗透,高昌也不例外,高昌县不是现在才有他们的探子,而是一直就有。”

    “能把他们找出来吗?”

    “或许有一个办法。”

    王修想了想道:“可以通过信鹰来查找,按照军方的规定,所有用信鹰的商家必须在县衙进行登记,目前高昌城一共有十三家商行用信鹰,突骑施探子必然是十三家商行之一。”

    “如果他们没有登记呢?”

    “殿下,突骑施探子渗透高昌至少十几年了,不是短期行为,反正官府也不会查他们往来,他们没必要冒险,肯定会登记。”

    “可十三家商行又怎么查呢?”

    “殿下可以问一问高昌王,整个高昌城的商业,都在他们掌控之中,他一定知道,其实卑职怀疑,高昌王很清楚突骑施人在高昌的势力。”

    .........

    高昌王麴洪叹了气对李琇道:“殿下说得没错,突骑施人一直就在监视我们,我也很清楚他们就在高昌城内,只是我也不敢得罪突骑施人,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王爷知道对方在哪里?”

    麴洪点点头,“我确实知道!”

    ……….

    高昌城内商铺林立,大大小小的商行有数百家,所谓商行就是行商,没有店铺,靠长途贩运货物赚钱。

    但行商往往都会有一间仓库来囤积货物,同时还得有人照看仓库,同时批发货物,这样就形成了商行。

    在北城门附近有一家占地颇大的商行,是一名拔汗那人所开,光仓库就占地近五亩,伙计二十余人。

    根据高昌王提供的情报,这家商行应该就是突骑施人设在高昌的情报点,收集高昌以及天山军的各种情报,为了将来突骑施攻打高昌做准备。

    裴旻和钟馗调查了一天,黄昏时分,他们向李琇汇报了调查结果。

    “那家商行东主不在高昌,而在伊吾,高昌这边是一名管事,也是一名拔汗那人,商人以经验白叠布为主,有伙计二十三人,殿下,人数明显偏多,和它同样规模商行只要七个伙计就足够了,但它居然有二十三人!”

    李琇笑了笑问道:“这二十三人像伙计吗?”

    钟馗摇摇头,“完全不像伙计,个个膀大腰圆,身材魁梧,相貌也十分凶狠,一看就是打过仗的军人,以他们这种身材相貌去当武士完全没有问题,一个月挣七八贯钱很轻松,偏偏做着一个月只有三贯钱的小伙计。”

    裴旻忍不住道:“殿下,需要把它一举端掉吗?”

    李琇摇摇头,“监视住就行了,过早抓他们会打草惊蛇。”

    一旁的公孙小眉道:“这些人个个孔武有力,人数众多,店铺又位于北城门附近,肯定是想里应外合,趁半夜一举拿下高昌城北城门。”

    “然后呢?”李琇又笑问道。

    “然后他们一定知道突骑施人什么时候攻打城门。”

    “小眉说得有道理!”

    李琇夸赞道:“这些人确实会知道突骑施人进攻时间,但也提前不了多久,最多一两天,我们只要严密监视住他们,掌握每一个人的动向,一但有异常人到来,很可能就是信号了。”

    钟馗沉思片刻道:“殿下,对方是胡人,而我们是汉人,我们监视对方很容易被发现,卑职建议最好能利用胡人,比如他们邻居商人进行监视,效果或许会更好。”

    “可以!具体你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