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三十章 军营兵变
    针对突骑施探子的搜查还在继续,改由紫林枫全权负责,裴旻跟随李琇来到了城外军营。

    军使高仙芝将他们迎进了中军大帐。

    “殿下,卑职刚刚得到消息,元涛和他的两千军队已经过了交河县,按照正常速度,今晚将抵达高昌城。”

    “他的两千军队中,除了元涛,还有谁必须铲除?”

    高仙芝抱拳道:“启禀殿下,士兵和底层军官都不会背叛大唐,关键是元涛手下的左右指挥使潘越和丁守道,只要把元涛和这二人干掉,两千军队就能控制住了。”

    李琇点点头,对裴旻道:“苗长春率领十名武士去了大营,我担心弟兄们的能力还是弱了点,你也赶去元涛军队,务必要将元涛干掉,不用抓活的,直接杀了他,最好同时干掉潘越和丁守道。”

    “卑职需要化名前往吗?”

    “你化名李石,这是鬼母武士的首领之一,弥勒教失败后,他来投奔元家,目前深得元彪器重,但元涛没有见过此人,李石最大的特点是沉默,你什么都不用说,苗长春会替你掩饰。”

    “苗长春知道卑职化名李石吗?”

    “他知道,我给他说过,如果你去,就化名李石!”

    “卑职明白了,现在就出发!”

    裴旻骑马走了,李琇又对高仙芝笑道:“今晚上恐怕两场硬战,一场是对元涛的军队,一场是对孙兆阳的军队,如果把这两支军队都拿下,我们手中就有一万军队,应该能对付突骑施人了。”

    高仙芝轻轻叹口气,“干掉了元涛,北庭将群龙无首,只能由殿下临时担起重任,希望在殿下的统领之下,彻底剿灭了突骑施人对北庭的野心!”

    李琇淡淡一笑,“我责无旁贷!”

    ..........

    裴旻在黄昏时分遇到了元涛的军队,原本李琇已经安排了武士副统领王泽安率九名武士跟随苗长春前往元涛军中。

    但李琇刚刚得知,元涛虽然资历很浅,但他并非纨绔子弟,他曾在侍卫比武大会中夺冠,武艺十分高强。

    李琇便担心王泽安对付不了元涛,必须把裴旻派出去,才能万无一失。

    裴旻不仅是重要的补充,他还带来了李琇的最终指示,让在等待中煎熬的苗长春长长松了口气。

    苗长春被士兵带着元涛帐前,元涛指着一旁的裴旻问道:“这是先生的人?”

    苗长春点点头,“他是我手下最得力的武士,叫做李石,我留他在高昌城继续监视李琇。”

    “你手下剑法很厉害,但我怎么没有见过他?”

    苗长春微微笑道:“他原本是弥勒教鬼母武士统领,刚刚投奔家主,武艺高强,深得家主的器重!”

    “原来如此!”

    元涛对裴旻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跟在我身边!”

    刚才自己的十几个亲兵都不是此人的对手,着实让元涛震惊,武艺这么高,他当然不会再让给苗长春。

    苗长春苦笑道:“先让我了解一下高昌的情况,再让他跟随使君不迟!”

    “可以!”

    元涛一挥手,裴旻跟随苗长春走了。

    苗长春的小帐是除了元涛行军帐外,唯一的一座小帐,进了帐,裴旻对王泽安道:“你率弟兄们在周围站岗,不准人靠近,我有重要事情告诉苗先生!”

    王泽安行一礼出去了。

    裴旻这才对苗长春道:“今晚高仙芝会率军到来,到来之时,你建议元涛召开重要议事,必须有潘越和丁守道在场。”

    “我会被波及吗?”苗长春担忧道。

    “不会,我会在关键时刻把你叫出去。”

    ..........

    两更时分,远处一支火箭腾空而起,这是高仙芝发出信号了。

    裴旻随即通知苗长春议事。

    元涛从睡梦中醒来,不解地问道:“先生为何如此急切,半夜要议事?”

    “明天我们要对面李琇,面对高仙芝的军队,我们该怎么应对?等明天再商议就会来不及了。”

    元涛点点头,苗长春说得有道理,他立刻对亲兵道:“去把潘将军和丁将军找来!”

    苗长春暗喜,不用他建议了,元涛居然居然主动把潘越和丁守道找来。

    行军帐内,元涛对潘越和丁守道二人道:“苗先生很担心,李琇会不会利用高仙芝来对付我们,按理说,这种可能性很大,我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潘越欠身道:“使君说得对,我们只有两千军队,可高仙芝有五千人,我们远不是对手,当务之急是要把孙兆阳的三千军队调来,两军合并,这样就不惧高仙芝的威胁了。”

    正说着,裴旻出现在帐门口道:“苗先生,你的手下有急事汇报!”

    苗长春起身歉然道:“我去看一看,马上就回来!”

    苗长春起身走了,裴旻又取出一封信递给元涛,“这是高仙芝派人送来的,请使君过目!”

    元涛连忙接过信,忽然,他背心一阵剧痛,不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潘越和丁守道还没有意识到裴旻已经动手,忽然间,元涛倒下,他们大吃一惊,已经来不及了,裴旻的剑已到眼前。

    ‘咔嚓!’潘越人头落地,丁守道惊得胆寒心裂,翻滚着向外跌跌撞撞爬去,只见寒光一闪,长剑刺穿了他的背心。

    裴旻拎着元涛的人头走出大帐,帐外,王泽安率领九名武士正和元涛的亲兵激战。

    元涛亲兵听到动静,强闯营帐,被王泽安率领武士拦住,双方激战在一起。

    裴旻举起元涛人头大喊:“元涛已死,顽抗者格杀勿论!”

    十几名亲兵见主公已死,都无心再战,各自逃命,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裴旻随即对王泽安道:“射火箭!”

    王泽安取出一支火硝箭,点燃了火绳向天空射去。

    火箭在夜空中划出了一支赤亮之色,数里外的高仙芝看见了火箭,当即喝令道:“出击!”

    五千骑兵骤然发动,他们兵分两路,一南一北向三里外的两千军队包抄而去。

    只片刻,高仙芝的军队将两千军队团团包围,此时,两千军队一片混乱,将士们从睡梦中惊醒,但主将却失踪了,士兵们都茫然不知所从。

    这时,高仙芝的士兵们大喊:“我们是高昌唐军,抓捕突骑施探子,大家请坐下休息,不要慌乱!”

    听说是高昌唐军,将士们都一颗心落地,纷纷坐下。

    高仙芝的士兵迅速搭建了一顶大帐,元涛军中数十名火长以上低级将领都被请进了大帐。

    大帐内灯火通明,数十名济济一堂,李琇出现了,他高声对众将道:“在下是皇三十八子李琇,奉天子和摄政王之令前来北庭处理危机,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北庭发生了什么危机,我告诉各位,突骑施人已经攻占了伊州!”

    李琇这句话如石破天惊一般,大帐内一片哗然,这两千人就是伊吾军,将领们的家眷都在伊州各县,突然听说伊州被突骑施人占领,众人怎么能不紧张?

    “殿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一名校尉问道。

    “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孙兆阳率领三千军南下高昌,伊吾就彻底空虚了,吐火仙率领一万突骑施骑兵就藏身在北方,他们毫无抵挡地占领了伊州。”

    说到这里,李琇骤然提高的声音,“为什么出现这种事情,就是因为元涛乃至他的家族暗中勾结突骑施人,出卖大唐,天子和摄政王才命我来北庭紧急处理此事,从现在开始,北庭军由我临时出任节度使,各位都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夺回伊州,歼灭突骑施人!”

    众人单膝跪下,高声道:“愿听殿下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