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迎头一棍
    城门洞内,几名突骑施士兵蜷缩着睡觉,裴旻像影子一样飘进了城门洞,只片刻,五名突骑施士兵在睡梦中便被割断了喉咙。

    裴旻随即吩咐王安泽道:“你带三百士兵守在城下。”

    “遵令!”

    裴旻一挥手,“第四队和第五队跟我走!”

    两百士兵跟随着裴旻沿着甬道向城头奔去,快到城头时,裴旻摆摆手,士兵们纷纷贴墙而站。

    裴旻探头向城楼方向望去,城头上有三名士兵在来回巡逻,其余数十名士兵都没有看到,应该躲在在城楼睡觉。

    城头两边很安静,远处的巡哨士兵也各自找地方睡觉了,没有看见一个士兵。

    这时,远处传来了打更的梆子声,三更时分到了。

    裴旻回头给手下比个动作,自己先把三名士兵干掉,众人再出来。

    他身形一蹲,如影子一般飘了过去,蹲在一根木柱后。

    这时,一名突骑施士兵从他面前走过,裴旻闪电而出,手一挥,割断了对方的咽喉,对方软软倒地。

    另外一名士兵没有看见裴旻,只见同伴倒下,愣住了,快步走了过来。

    裴旻飞扑而上,剑一挥,斩断了对方的脖子,身形尚未落地,手中长剑飞出,‘咔嚓!’十几步外,剑光一闪,另一颗人头也跟着落地了。

    裴旻一挥手,士兵们蜂拥而上,有士兵们放下了铁门拴,有的士兵则放下吊桥,其余士兵一脚踢开城楼大门,杀了进去........

    就在城门外数百步外埋伏着数百名士兵,而李琇率领主力则在两里外等候。

    城门开启,数百士兵纷纷一跃而起,向城门杀去,几名士兵点燃了火把。

    李琇看见了火光,随即下令道:“出击!”

    六千五百名骑兵发动了,战马的马蹄上包着厚厚的干草,无声无息地向伊吾城掩杀而去。

    伊吾城最终在唐军士兵和民团士兵的里应外合之下再次被夺回。

    两千突骑施士兵在睡梦中被唐军突袭,死伤大半,只有一百多名士兵成为战俘,侥幸活了下来。

    .........

    庭州,八千突骑施骑兵正疾速向金满县疾速奔驰而来,金满县是庭州州治,也是北庭节度府所在地。

    按照高昌情报点向吐火仙提供的情报,北庭瀚海军主力已经抵达了高昌,金满县城应该只剩下两千军队驻守,然后还有五千军队散布在庭州西面的戍堡以及守捉城内。

    吐火仙关心的就是金满县城,一旦夺取金满县城,断绝补给,西部的那些戍堡和守捉城就变成了无根之木。

    这天夜里,吐火仙率领大军抵达了金满县,月朗星稀,银白色的月光洒满大地,高大的城池矗立在金满湖畔,吐火仙在数里外看得格外清晰。

    与此同时,城头上的守军也看见了数里外的突骑施大军,杀气腾腾,旌旗铺天盖地,士兵们立刻敲响了警钟。

    ‘当!当!当!’

    警钟声响彻城头,睡梦中的士兵纷纷被惊醒,立刻披挂盔甲向城头奔来。

    田仁琬也赶到了东城头,“发生了什么事?”

    “使君,那边有敌情!”当值校尉向远处一指。

    田仁琬向远处望去,只见远处出现了一支黑压压的骑兵,看起来足有近万人,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三十八皇子果然没有说错,突骑施大军杀来了。

    “将军!那边来了几个探子。”

    副将刘晟指着前面奔来的一队骑兵高声道。

    田仁琬冷笑一声令道:“除了第一营和第二营站立外,其他三营士兵全部蹲下,不得暴露!”

    对方一定是以为自己率军去了高昌县,那索性将计就计,故意示弱,让敌军全线攻城再给予痛击。

    士兵们纷纷蹲下,城头上只剩下少量士兵,还有一些士兵部署在其他三面城墙上。

    探子骑兵绕城奔了一圈,又调头回去了。

    田仁琬望着对方走远,当即下令道:“传令全军上城,所有民团士兵全部动员起来!”

    庭州也有五千民团士兵,里面有汉人也有乌孙胡人,就是为了对付突骑施人的东扩。

    而乌孙人是唐朝的忠实拥戴者,他们主要以放牧为生,为了争夺伊丽河谷,乌孙人和突骑施人常常爆发冲突。

    唐军在碎叶和突骑施人开战,起因就是乌孙人和突骑施人争夺伊丽河谷。

    金满县进入了紧急战备,所有士兵悉数上城,而民团士兵也动员起来,他们负责物资运输和后勤,两千弓手也上城参战。

    ...........

    天渐渐亮了,突骑施人也简单地准备了攻城武器,他们原本是想趁唐军疏忽,直接杀进城内,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他们必须要进行攻城,但他们又没有携带攻城梯等重要攻城武器,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先攻下吊桥,然后用巨木撞开城门。

    突骑施士兵砍伐了数百棵大树,利用捆扎的方式,简单制成排筏,这种排筏可以直接搭在护城河上,使金满县城护城河瞬间失去了作用。

    ‘呜!呜!’低沉的号角声吹响,回荡在苍茫的大地上。

    八千突骑施军队分成两部分,前面三千士兵放弃了骑马,变成攻城的步兵,后面五千骑兵则作为掩护。

    队伍在距离东城门约一里处停住了脚步。

    吐火仙注视着城头,城头只有一千士兵出头,他冷笑一声,这点士兵也想阻止自己攻城?

    吐火仙战刀一挥,“出击!”

    “呜——”

    低沉的号角声再次吹响,三千士兵扛着排筏和巨大的攻城槌向城门处奔去。

    他们首先要攻下吊桥,没有了吊桥的阻挡,他们才能用攻城槌撞开城门。

    三千士兵蜂拥而上,两千士兵用弓箭向城头上射击,掩护其他士兵冲击。

    箭矢密集地射向城头,一千突骑施士兵将六架巨大的排筏架在吊桥两边的护城河上,数十名士兵攀爬上吊桥,破坏吊桥上的挂钩。

    就在这时,城头上一阵鼓声敲响,忽然出现无数士兵,万箭齐发,俨如暴风骤雨一般,城下突骑施人措不及防,一片惨叫,无数人被箭矢射中,攀爬在吊桥上的士兵纷纷中箭坠入水中。

    原本起到掩护作用的士兵更是被射得七零八落,他们的箭阵被破坏了。

    远处正在观战的吐火仙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两千人,分明有近万人,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瀚海军根本没有南下高昌。

    “撤回来!”吐火仙高声令道。

    ‘当!当!当!’撤军的钟声敲响。

    此时已经有点晚了,一连三轮箭矢射下,铺天盖地的箭矢密不透风,三千吐火罗士兵伤亡惨重,他们在奔逃中不断被乱箭射倒,三千人最后逃回来不足千人。

    吐火仙不得不退兵十里,在一处山谷内暂时歇脚,又命人四处去寻找牛羊粮食。

    此时吐火仙心烦意乱,高昌传来的情报竟然出现了重大失误,不知道是情报人员判断出错,还是已经被唐军一窝端了。

    吐火仙心中明白,判断出错的可能性比较小,十有八九是被对方干掉了,才会送来假情报。

    吐火仙开始担忧伊吾县了。

    黄昏时分,出去找粮食的士兵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们没有找到一只牛羊,只猎到了几十头鹿。

    找不到粮食还是次要,关键是一半的找粮士兵都没有回来,近五百人失踪,四周一定有军队在窥视他们。

    所有士兵都心中发慌了,加上白天损失惨重、粮食不足,士气十分低迷。

    几名千夫长找到了吐火仙,“酋长,先撤回伊吾县吧!”

    吐火仙心中明白,对方神出鬼没,地形比他们熟悉,这样下去,他们非全军覆灭不可。

    吐火仙只得下达了撤军令,“传我的命令,明天一早,撤军回伊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