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直捣老巢
    来西域时队伍行军缓慢,时间漫长,但回去时却很快,半个月后队伍抵达了凉州。

    这天上午,队伍刚进凉州地界,前面来十几名骑士,为首之人正是钟馗,他带着窦家的如意令先走一步,接触窦家牧场,了解凉州的情况。

    钟馗身后是一名中年男子,他上前给李琇行一礼,钟馗在一旁介绍道:“他就是窦家牧场的大管事,窦先令!”

    李琇从长安出发之时就听窦延庆说起,窦家牧场在甘州和凉州之间经营,常常和马贼大盗刘飞腾打交道,之前时间仓促,虽然重挫刘飞腾,却没有能彻底将他歼灭。

    这次李琇得到天子李隆基的口谕,找他找借口抓捕元晋,最好的借口就是这个刘飞腾了。

    “这些麻烦窦大管事了!”

    窦先令也是窦家族人,他虽然是庶子,但十分精明能干。

    “请殿下先到牧场一叙!”

    “有多远?”

    “距离这里有八十里左右。”

    “大家去牧场好好休息!”

    众人离开官道,跟着窦先令向南面疾奔而去。

    天快黑时,他们终于抵达了牧场核心区,其实牧场下午就到了,只是牧场太大,有数千顷草原。

    核心区是一个羌人部落,分布着数百顶大帐,生活着数千羌人,他们都是给窦家放牧为生,除了羌人外,还两个副管事和一百多名窦家武士。

    为欢迎李琇一行到来,牧场准备了数百顶大帐,杀了数百只羊,又拿出数百袋马奶酒,当天晚上,羌人部落举行了盛大的篝火晚会,招待远到的贵客。

    数十堆篝火燃起熊熊烈火,众人围住篝火而坐,大家喝酒吃肉,笑语喧天,一群羌族少女在篝火前翩翩起舞。

    李琇坐在正中,左边是羌族酋长黑乌利,右边是大管事窦先令,众人兴致很高,马奶酒异常醇厚顺口,不知不觉多喝了几碗。

    “刘飞腾会趁机来偷袭我们吗?”李琇笑问道。

    窦先令呵呵一笑,“我们倒是希望他来偷袭,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自从上次殿下将他们重创后,他们就只剩下几十个人,再也不敢乱来了。”

    “能找到他吗?索性将他斩草除根。”李琇笑问道。

    窦先令指指旁边的酋长,“大酋长能找到他们!”

    李琇大喜,连忙问酋长黑乌利道:“怎么找到他们?”

    黑乌利端起一大碗马奶酒,笑眯眯道:“殿下把这碗酒喝完,我包你找到他!”

    ...........

    李琇喝得酩酊大醉,一直到次日中午才醒来,他稍稍洗漱一下,坐在帐中喝了一口小眉给她熬制的姜茶,这才长长出了口气,“这马奶酒后劲太大,以后不能喝了。”

    “公子,大管事和酋长来了!”

    “请他们进来!”

    帐帘一掀,钟馗陪同着窦先令以及大酋长黑乌利走了进来。

    “打扰殿下休息了!”

    “无妨,两位请坐!”

    两人在小桌前坐了下来,李琇给钟馗使个眼色,让他也坐下。

    黑乌利取出一卷羊皮,在桌上慢慢摊开,羊皮上是一幅地图。

    “殿下,这是凉州和甘州的南部牧场地图,这边是祁连山........”

    黑乌利指着远处一条山形的黑线,他又指向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圆洞图案,“这里便是大斗拔谷,是河西走廊通往河湟的唯一通道,殿下一心想歼灭的刘飞腾的老巢,就藏在在大斗拔谷内。”

    “大酋长怎么知道他老巢在这里面?”

    “我怎么能不知道?”

    黑乌利苦笑一声,“他的很多手下都是我的族人,几年前我还去过他的老巢,交涉归还我的族人,最后不了了之。”

    李琇有些歉然,“那么上次伏击刘飞腾的手下,应该伤了你不少族人吧!”

    “我让他们回来,是不想让族人当马匪,可他们都不愿回来,说当马匪赚钱多,过得痛快,居然把为非作歹之事看成生意,我也无话可说,死了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现在刘飞腾的手下还有多少人?”

    “大约还有五十余人!”

    李琇想了想,当即立断道:“夜长梦多,我们下午就出发前往大斗拔谷!”

    ..........

    此时已是初秋八月,河西走廊上朔风凛冽,颇有了几分凉意。

    给李琇军队带路的是黑乌利的长子黑金塔,身材高大魁梧,皮肤黝黑,确实像半截黑塔。

    黑金塔年年带领族人去九曲的盐湖背盐,来回都要穿过大斗拔谷,他对大斗拔谷了如指掌,同时也去过两次刘飞腾的老巢。

    他们沿着祁连山走了一夜,五更时分,一行人终于来到大斗拔谷的谷口。

    走入大斗拔谷,沿着一条数十丈宽的谷地走了数里,眼前豁然一亮,一片极大的草场出现在他们眼前,这片草场足有上百顷,

    “那边就是!”

    黑金塔向后摆摆手,众人停住了脚步,他指着远处一座森林对李琇道:“殿下,穿过森林,那边有一面几百亩的湖水,湖边有帐篷,那就是马匪的老巢。”

    “会不会有探子发现我们?”李琇望着远处的森林道。

    “有这个可能,但现在探子也看不见我们,殿下跟我来!”

    黑金塔带着众人退了回去,向旁边一条狭窄的石谷而去,这条石谷最窄处只能容纳一人一马通过,穿过石谷,他们竟然进入了森林,在森林内沿着边缘行走。

    这样,他们不出现在草原上,自然不会被马匪的暗哨发现,这也是熟悉地形的羌人才知道该怎么应对,换任何一支军队,都会被暗哨发现。

    穿过森林,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出现他们眼前,远处是皑皑雪山,两边是丰美的草场,一片湖水就像蓝宝石一样镶嵌在绿色的草场上,风景极为秀丽。

    可惜这么秀丽的风景已经被马匪占领,岸边数十顶大帐,正是刘飞腾和手下的营帐,还有十几名年轻女子在湖边洗衣。

    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湖边钓鱼,黑金塔指着钓鱼男子道:“那个人就是刘飞腾,真正的刘飞腾!”

    这时,裴旻回来道:“外面的暗哨已经干掉了!”

    刘琇点点头,对紫林枫道:“你率三十名武士从湖东岸绕过去,堵住他们逃路!”

    “卑职遵令!”

    紫林枫行一礼,带着三十名武士向东而去。

    李琇又对裴旻道:“你带两百骑兵去踹营,无需活捉,一律杀绝,我要刘飞腾的人头!”

    裴旻抱拳行一礼,一挥手,“第一队和第二队跟我来!”

    两百骑兵跟随裴旻冲出了森林,向两里外的帐篷杀去,李琇则亲自率领一百骑兵部署在森林边缘,截断了马匪们最后的逃亡之类。

    裴旻率领的骑兵被洗衣的女人们看见了,她们惊慌失措,却没有一人跑去报信。

    这时,正在钓鱼的刘飞腾也看见了杀来的骑兵,他大惊失色,跳起来向帐篷奔去。

    裴旻一马当先,目光锁死了刘飞腾,其他马匪交给手下,他负责抓住或者干掉刘飞腾。

    刘飞腾狂奔进帐,抄起一把剑便向不远处的拴马桩奔去,眼看要到战马旁,只见寒光一闪,一把剑飞射而来。

    ‘噗!’长剑刺穿了刘飞腾的小腿,将他钉在地上,刘飞腾倒地痛苦惨叫,这时已没有人来救他了,马匪们遭遇到了唐军士兵的杀戮,四散奔逃,。

    刘飞腾挣扎着要爬起来,一支锋利的长矛顶住了他的脖颈,裴旻冷冷道:“敢动,就刺穿你的脖子!”

    刘飞腾痛苦地闭上眼睛,纵横河西走廊十几年,没想到最后还是栽了。

    数十名马匪悉数被杀,几名向东逃跑的马匪遇到了紫林枫一行,也难逃一死。

    刘飞腾被捆绑着放进囚车内,十几名年轻女子都是从凉州各地掳掠而来,她们聚在一起,将会被带去姑藏县城,分发一些财物再让她们各自回家。

    “殿下,看这几封信!”

    裴旻将几封信递给李琇,果然有李琇想要的东西,元晋写给刘飞腾的亲笔书信。

    这下子元晋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