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拿下元晋
    在前往姑藏县的路上,钟馗说出了他的担忧。

    “殿下,其实抓捕刘飞腾并不难,但凉州军却迟迟不动手,任凭刘飞腾肆虐河西走廊十几年,卑职担心凉州军使张保军会不会和元家有什么勾结?”

    李琇微微笑道:“元晋是三年前才出任凉州刺史,而马匪刘飞腾在十年前就出现了,整整七年时间,军队为何不剿灭马匪?这里面是有文章,但未必和元家有关系。”

    “殿下觉得问题出现在哪里?”旁边裴旻插口问道。

    “其实原因很简单,马匪肆虐,军方提供了沿途运输保护,有偿收钱,这些年让河西军赚得钵满盆满,军队当然不希望刘飞腾消失,至于元家,它是刘飞腾找的靠山,和军方没有关系。”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一直没有吭声的紫林枫道:“大斗拔谷位于甘州境内,凉州军不能跨境去剿匪,最多只能通知甘州军,甘州军不愿动手,可能就是殿下所说的利益关系。”

    “紫姑娘说得对,凉州军使张保军其实是天子的人,或许刘飞腾肆虐河西走廊对他也有利益,但他绝不会是元家的人,更不会为元家殉葬。”

    队伍渐渐抵达了姑藏县,这时,一支数千人的军队迎面奔来,为首之人正是凉州军使张保军。

    他已经得到消息,李琇被封为安西大都护、北庭节度使,已率军全歼了入侵北庭突骑施军队,这可不是李瑁那样好糊弄的皇子。

    “卑职凉州军使张保军参见殿下!”

    “感谢将军特地来迎接!”

    “卑职不知殿下到来,应该早点迎接,路上不安全,卑职很担心殿下会遭遇马匪侵袭。”

    李琇淡淡一笑,“马匪刘飞腾就在我手中,以后河西走廊不会再有马匪。”

    “啊!”张保军也看到了囚车内的刘飞腾,他顿时大吃一惊,“殿下把刘飞腾解决了?”

    “举手之劳而已!”

    “卑职惭愧!”

    李琇摆摆手,“我是在大斗拔谷把刘飞腾抓获,和凉州无关,张将军不用自责!”

    众人向姑藏县而去,找了一个时机,张保军低声对李琇,“卑职接到圣上密旨,让卑职全力配合殿下,不知殿下有什么需要卑职出力之处?”

    李琇沉吟一下问道:“元晋在姑藏县吗?”

    “在!今天我还见到他。”

    “如果我想请他和我一同前往长安,去朝廷作证,会不会有什么难处?”

    李琇问得很含蓄,没有明指张保军,但实际上就在询问张保军的意见,自己能否将元晋带走。

    张保军立刻心领神会,连忙道:“在凉州没有谁会阻止,但路上有没有风险,卑职不知道,如果殿下需要军队护卫,卑职可以提供五百士兵听候殿下调遣!”

    李琇点点头,“沿途恐怕会有风险,既然如此,那就烦请将军提供五百骑兵,另外,还希望得到将军的补给。”

    ..........

    听闻李琇到来,元晋连忙带领一班官员出衙门迎接。

    现在的李琇可不仅仅是三十八皇子了,他被封为冠军大将军、安西大都护、北庭节度使,地位极高。

    李琇骑在马上冷冷问道:“谁是刺史元晋?”

    元晋连忙抱拳道:“下官元晋!”

    李琇马鞭一指,“拿下!”

    几名武士一拥而上,将元晋按倒在地,后面衙役大惊失色,想上前相助,武士们纷纷拔剑,怒视衙役,衙役见对方人多势众,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无罪!”

    元晋大喊道:“我是朝廷命官,你就算是皇子,也不能随便抓我!”

    李琇取出几封信扬了扬,“这是你写给刘飞腾的信件,你勾结马匪,证据确凿,我不定你的罪,你回去向朝廷交代吧!”

    元晋认出李琇手中的信件,心中一阵慌乱,依旧硬着头皮道:“我是在劝说马匪向善,要求他们自首,无论如何,你没有权力抓我!”

    元晋说得确实没有错,李琇官职虽高,但并非元晋上司,也不是御史或者吏部巡查官,没有权力抓捕一州刺史。

    李琇冷笑一声,取出‘如见朕面’的天子金牌,展示在元晋面前,“我以天子的名义抓捕你!”

    元晋霎时间脸色惨白,其他官员原本还想帮衬,可见到‘如见朕面’四个字,顿时战战兢兢,谁也不敢吭声了。

    李琇又对长史乔万年道:“元晋暂停刺史之职,凉州政务由乔长史全权负责。”

    “下官遵令!”

    李琇没有在凉州停留,他将元晋打入囚车,随即率军出发,张保军率领军队一直护送李琇渡过了黄河,这才返回凉州。

    李琇没有走凤翔,而是前往六盘关,准备走泾源道入关中。

    .........

    元家除了元涛在北庭出任节度使,手握军权外,还有元彪的兄弟元泰出任禁军万骑营统领,统率一万骑兵。

    万骑营驻扎在咸阳,直接威胁长安的安全。

    另外还有兵部侍郎程锦丰,他是元彪的大女婿,元涛在北庭被屡屡破格提拔,就和他有直接关系。

    除掉元泰的军权,就成为扳倒元家的重中之重了。

    入夜,兵部侍郎程锦丰忧心忡忡回到自己府中。

    程锦丰也是名门世家之后,他是程咬金的曾孙,靠着门荫入仕,一步步升迁,他今年五十岁,已做到正四品兵部侍郎一职。

    这段时间程锦丰是在为元家担忧,他妻子是元彪长女,这些年他仕途一帆风顺和元家关系很大,但他也对元家付出很多。

    比如马弘远从徐州都尉调为扬州都尉,再比如元涛从剑门为中郎将升为北庭伊吾军使等等。

    元家待他不薄,他当然也投桃报李,可最近两个月,他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元家的危机。

    程锦丰回到府中,管家上前道:“夫人已经给老爷安排好了晚饭,请老爷去餐堂!”

    程锦丰摆摆手,“告诉夫人,我已经吃过了,我在书房,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打扰我。”

    程锦丰有点害怕见到妻子,索性饭也不吃,便去了内书房。

    房间里,程锦丰来回踱步,他今天刚刚得到快报,皇三十八子在北庭大败突骑施军队,斩首吐火仙,彻底剿灭了突骑施人侵袭北庭的企图。

    这个消息让程锦丰担忧不已,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元家勾结突骑施的秘密要暴露了。

    虽然朝廷是以元涛抵御外敌不力而撤销他的北庭节度使一职,但元涛迄今没有任何消息,甚至也没有私下消息传来。

    程锦丰怀疑元涛已经被抓捕,甚至被杀死,一旦朝廷追究元涛乃至的元家的罪责,作为元涛的推荐人,自己也难逃其责。

    这时,管家在门口禀报:“老爷,有人来送一封信!”

    “是谁?”

    “是宫里的人,给老爷送来一封信。”

    程锦丰快步走到门口,他接过信,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高力士写来的信。

    他看了信,立刻换了一件衣服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