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惊喜连连
    阔别近三个月,李琇终于返回了长安。

    李琇让众人回府休息,他去刑部交了人犯,随即来到宗正寺。

    在宗正寺大门口,李琇见到了宗正寺卿李煌。

    李煌的儿子李雨春之前跟随李琇一同前往高昌,他也是送亲副使,真正联姻之事都由他负责。

    李雨春一直就在高昌城内,也住在高昌王宫内。

    这次李琇回京他没有跟来,李雨春将在下个月护卫着公主和高昌王子一起返回长安。

    这才是一个完整的送婚流程,不像李琇那样挂羊头卖狗肉,打着送亲名义去北庭,但所作所为和送亲一点关系都没有。

    “殿下一路辛苦,我们进去再慢慢说!”

    李煌将李琇请进官房坐下,李琇把李雨春的家信递给他,李煌收起信,又令人上茶。

    “我从北庭回来时,抓住了刘飞腾,我有点不解,抓刘飞腾的任务不是李瑁接了吗?他怎么会失败?”

    李煌呵呵一笑,“他就是一个笑话,抓了一个假冒的刘飞腾来充数,还欺骗宗正寺,宗正寺已经取消了他做任务的资格。”

    “那我抓到刘飞腾,宗正寺承不承认?”

    这才是李琇急匆匆来宗正寺的目的,他这次做了两个可以加爵的任务,按理应该加爵两级,就看宗正寺承不承认。

    李煌笑着摇摇头,“你的事情已经不是宗正寺能决定了,你可以进宫去见见高公公,看看他能给你什么说法?”

    “能不能透露一二?”

    李煌笑着不答,李琇只得赶去皇宫,向高力士寻找答案。

    “这几个月朝廷变化很大!”

    高力士笑着对李琇道:“就在前两天,元家已彻底覆灭,元彪自尽,现在朝廷正紧锣密鼓对元家进行清算,这一次光内库的进项就不会低于一千万贯,更不用说还大量房产、地产、商产,但钱财只是一部分,更重要是这次清算元家完全是天下一手主导,摄政王丝毫没有插手,这在去年是绝不可能之事。”

    李琇喝了口茶,不解地问道:“这又是什么缘故?”

    高力士淡淡一笑,“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

    “因为我?”

    高力士点点头,“若不是你扬州的出色表演,天子怎么能掌握主动?若不是你在北庭力挽狂澜,全歼突骑施人,揭穿元家和突骑施人勾结的内幕,天子又怎么能始终力压摄政王一筹,报了十五年前的一箭之仇。”

    “似乎元家十五年前作恶甚深?”李琇好奇地问道。

    高力士轻轻叹了口气,“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天,元彪在望天台下堆满了木材,准备把天子一把火烧死,我跑下去跪着哀求他也没有用,要不是赶来勤王的两万神策军杀到玄武门外,他真的就放火了。

    后来在元彪执槊威逼之下,天子才不得不和太上皇签署了和解协议,基本上把皇权让给了太上皇,天子只是一个名义的皇帝,十五年来天子对元家恨之入骨,这次一定会将元彪子孙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第二个原因呢?”李琇重新回到话题上。

    “第二个原因就是摄政王自身的问题,你出发去西域后不久,摄政王就突然病倒了,病情来势如山,甚至兴庆宫差点要准备后事了,后来又慢慢恢复了一点,根据我们的情报,摄政王的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动弹不得了。”

    “病情导致了摄政王对干涉元家也没有兴趣了?”

    “不是他没有兴趣,而是他有心无力了,他现在要和天子和解,要为他儿子继承摄政王铺路,他必须做出妥协,元家之事就是他的妥协。”

    说得这,高力士笑了笑又道:“摄政王的第二个妥协就是要给你母亲昭雪。”

    李琇顿时大喜,连忙问道:“具体怎么平反?”

    “让牛仙童来背这个锅,是他下的毒,欺上瞒下,栽赃给武贤仪。”

    “然后呢?”

    “然后你母亲已经恢复为贤仪,为了补偿她委屈,天子在考虑再册封她为贤妃,还没有最后定下来,然后就是你......”

    高力士微微笑道:“天子和摄政王已经决定恢复你钱塘郡王之爵,很快就会颁布,这个消息惊喜吧!”

    李琇完全惊呆了,他还在想争取成为郡公,没想到转瞬间他竟然要恢复成为郡王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阿翁,我读书少,你莫骗我!”

    高力士呵呵一笑,“这有什么骗你的必要,你现在是安西大都护,北庭节度使,爵位当然也要跟上去,以你的功劳,莫说郡王,就算封亲王也不为过,所以也不用太激动,平静地接受就是了。”

    李琇让内心平复下来,又问道:“我想见见父皇,可以吗?”

    “今天可能来不及了,改天吧!我给圣上说一说,正式接见你,还有,你最好把北庭战役的报告写出来,你父皇很想看一看。”

    “还有一点收尾,我争取后天写完交给父皇。”

    ..........

    从皇宫出来,李琇仿佛在梦游一样,神情恍惚,他居然要恢复王爵了,想到年初被逼迫的惶恐,这才过去了大半年,自己又要恢复王爵了,再想想这几个月经历的事情,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殿下,你不要紧吧?”跟着身后的裴旻发现了李琇的恍惚,他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

    李琇忍不住笑道:“高翁告诉我,我很快要恢复王爵了,你说我辛辛苦苦跑去北庭做什么?”

    “这是殿下的福气啊!不过要不是殿下自身的努力,恐怕殿下恢复王爵还遥遥无期,退一千步说,卑职认为王爵远没有北庭节度使硬气。”

    “你说得也对,没有付出就不会有收获,收获虽然很大,但还是自身付出的结果。”

    两人很快来到了崇文坊府宅前,李琇忽然想起,自己是不是又要换府宅了?

    郡王啊!能不能得到高力士那样的府宅,想必应该可以,这一刻,李琇忽然充满了对郡王的期待。

    .........

    李琇进了府,向内宅快步走去,走到中庭时李琇却意外地看见了杨玉珮,她正站在墙边的一棵梨树上采摘熟梨。

    小眉在树下用布袋子接梨。

    “公子回来了!”

    小眉一声欢呼,笑逐颜开地迎了上来,“我们树上的梨正好熟了!”

    杨玉珮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树上跳下,“你回来了!”

    李琇脸一沉,着实有些不满道:“你怎么来了?玉环在蜀中的安全怎么办?”

    他就怕这个小妮子在家里呆不住,满天下乱跑。

    “玉环当然跟我一起来了,是你母亲派人把我们接来的,我们也是刚到。”

    “我母亲把你们接来?”

    李琇惊得目瞪口呆,他忽然想到什么,撒腿向后宅狂奔而去。

    李琇刚跑到后院,便看见一个美貌无比的丽人激动地向他跑来,一头扑进了他的怀中。

    温香软玉,馨香满怀,李琇欢喜得快爆炸了,这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在做梦了,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真实,可是又那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