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章 牛仙客的心思
    “上个月,家里来了几个宫里人,说娘娘要见我,家里就一致决定让我来长安,尤其阿婆态度很坚决,如果我不走,她就不吃饭了,我只好来长安了。”

    杨玉环很委屈,依偎在爱郎怀中小声道。

    李琇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柔声道:“你来长安,你祖父在天之灵一定很高兴,说实话,你在家乡我一直很担心,我怕有人对你不死心,派武士把你抓走,你三姐又有点大大咧咧的,她保不住你。”

    杨玉环轻轻点头,“娘也是这个意思,在老家,求婚的人天天跑来软磨硬缠,甚至连刺史也来了,说我已有婚约也没有用,真的很烦,而且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在我家附近窥视,爹爹怀疑就是那个十八皇子派来的武士。”

    杨玉环所说的来历不明的人,其实是李琇高价聘请的武士,在暗中保护杨家,只是这些武士对付无赖流氓可以,但在真正高手面前,他们不堪一击。

    李琇忽然想到一件可怕之事,万一武惠妃冒充自己母亲派人去把杨玉环接回长安,不就出大事了吗?

    李琇后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现在武惠妃或许还在为儿子爵位之事烦恼,但以后呢?她想报复自己,很可能就会这样做,李瑁也一定会怂恿武惠妃下手。

    实际上,李琇心中一直有点不安,把杨玉环放在家乡,交给一个不太靠谱的杨三姐保护,确实让他很不放心,尤其自己仇家颇多,任何一个仇家对杨玉环下手,都能让自己后悔终生。

    所以就算母亲不把杨玉环接回来,他这次从北庭回来,也要去一趟巴蜀,无论如何要把杨玉环留在身边。

    “你进宫了吗?”李琇吻了一下她的香唇问道。

    杨玉环点点头,“我来的第二天就进宫了,陪了娘娘两天,晚上我还住在她那里。”

    “你没遇到我父皇?”李琇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有,那天天子没来,娘娘才把我留下来陪她。”

    李琇暗暗松了口气,又笑问道:“你和我母亲聊什么,她喜欢植物花草,你喜欢音乐舞蹈,能聊到一起吗?”

    “我也喜欢种花呀!云想衣裳花想容,你忘了?”

    杨玉环俏皮地眨眨眼,“我和三姐在老家种了一院子的花,而且你也太小看娘娘了,她对音乐的精通可不亚于我,她吹的玉萧连我都要甘拜下风,更重要是,娘娘很善良,这一点我最喜欢。”

    “嗨!你们两个,到底有多少情话讲不完,都一个时辰了,还吃不吃晚饭了?”

    院子里,杨玉珮不满地嚷道。

    李琇哑然一笑,“三姨子好像喝了一坛子醋一样。”

    杨玉环笑着眨眨眼,“琇郎可要当心哦!三姐一直在念着你,裴大哥可是连提都没有提过。”

    李琇瞪大了眼睛,“啥意思?”

    “你说呢?”

    杨玉环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眸一笑,媚态流盼,李琇仿佛触电一般,顿时魂都被她勾走了。

    “等一等我!”

    李琇连忙起身,上前拉住她的手,两人相拥着向屋外走去。

    ........

    李瑁在房间里奋力耕耘,身下娇啼声不断,李瑁身体停止,好一会儿慢慢坐下,美貌的歌姬连忙起身伺候他。

    眼前这张脸虽然俏丽,但比起杨玉环还是差得远,李瑁心中忽然一阵厌烦,挥手一巴掌打去,“滚!”

    歌姬捂着脸,吓得跑去外屋穿衣去了。

    从洛阳回来后,李瑁不断换女人,花了上万贯钱,找了无数美貌女人,但没有一个能和杨玉环相比。

    杨玉环那勾魂摄魄的美眸让他始终念念不忘。

    其实李瑁也想过派人去巴蜀把杨玉环绑架,但终究没有这个魄力,也没有这个胆子,他从骨子里害怕李琇。

    想到李琇在洛阳和扬州的手段,他心中就一阵胆寒。

    但如果是杨玉环主动投怀送抱,他就不怕了,可是....这可能吗?

    想到她祖父几乎就是死在自己手上,李瑁心中就一阵长叹,让她心甘情愿跟随自己,显然是不可能了。

    这时,管家在院子里道:“殿下,牛相国派人送来一封信!”

    李瑁不由一怔,牛仙客是摄政王的人,他派人给自己送信做什么?

    “把信呈上来!”

    李瑁披上一件衣服走到外间,歌姬已经跑掉了。

    李瑁走到门口,管家将一封信递给他。

    李瑁看了看信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回禀殿下,现在酉时一刻!”

    酋时一刻就是下午五点半,李瑁当即令道:“给我备马车,我要去平康坊!”

    .......

    平康坊华珍酒楼三楼雅室内,牛仙客笑眯眯给李瑁的酒盏满上。

    “好几年没有和殿下一起喝酒了!”

    牛仙客当年是天子李隆基提拔起来,只是后来倒向摄政王李成器。

    眼看摄政王的身体出现了危机,牛仙客不得不担心自己的前途,他必须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

    一旦天子掌了大权,他会放过自己吗?

    想来想去,牛仙客便决定走后宫路线,买通武惠妃,在关键时刻请武惠妃给自己说情。

    只是牛仙客并不知道,武惠妃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受宠了,多了武贤仪这个竞争对手。

    想找武惠妃这条路,自然就要和李瑁搞好关系,要么给钱,要么给智,牛仙客属铁公鸡,他给不了钱,那么他只能给智了。

    “我给殿下说件好事情,摄政王已经答应恢复王爷的王爵。”

    李瑁眼睛一亮,“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过恢复不到亲王,可能只是郡王,因为天子不肯松口让摄政王两个儿子封亲王。”

    “相国的意思是说,交换?”

    牛仙客点点头,“这次交换很大,同安郡王李珣封舒王,由此交换武贤仪无罪,那么李琇就将恢复钱塘郡王之爵。

    然后是五子李瑀,他前年犯事,被贬为南郑县公,摄政王想封他为郑王,但天子不肯答应,最多恢复他的汉中郡王之爵,殿下也将恢复为寿春郡王。”

    李瑁心中大怒,极为不满道:“李琇只是侯爵,从侯爵到郡王隔着四级呢!他凭什么一步登天?”

    牛仙客心中暗暗叹口气,李瑁真的看不懂形势啊!

    以李琇在北庭立下的功绩,封亲王也没有人反对,郡王和亲王差别已经不大,关键是依附在王爵上的权力。

    李琇现在可是安西大都护,北庭节度使、很快将升为骠骑大将军,这可是亲王也得不到的实权啊!

    心中虽然蔑视李瑁,但牛仙客还是安抚他道:“李琇看似风光,但他根基太浅,殿下就不一样了,殿下完全有实力问鼎东宫,关键是要抓住机会啊!”

    李瑁心中心中稍稍舒服一点,“我明白相国的意思,但机会不是那么好抓的,牛相国能否给点建议?”

    “我的建议很简单,殿下关键是要得到朝廷认可,最好能做几件轰动朝野的大事,让百官对殿下刮目相看。”

    “什么样的事情才算大事?让百官刮目相看,请相国举个例子!”

    牛仙客喝了口酒,不慌不忙道:“比如李琇在北庭做的事情就轰动了朝野,这两天朝野上下都在谈论他,这就是大事。”

    李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