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未雨绸缪
    牛仙客满脸诚恳道:“很多人都说忠王最有机会问鼎东宫,但依我看,真正威胁殿下前途的,并不是忠王,而是李琇,一旦他上位,不光殿下命运堪忧,就连我也凶多吉少,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殿下,我们需要联手啊!”

    这就是牛仙客的狡猾之处,他其实和李琇并没有什么交集,但为了拉拢李瑁,他就需要制造一个共同的敌人,在和李瑁对付共同敌人的同时,他们自然就会结为盟友。

    不管是他绑上李瑁的战车,还是李瑁绑上他的战车,都是牛仙客所期待的。

    牛仙客的话点到了李瑁的心坎上,

    李瑁点点头,“我和他之仇不共戴天,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最好他再去做任务,我们在路上把他暗算了。”

    牛仙客微微叹口气道:“这种暗算之策是他最擅长的,最好不要用,否则你一旦伤不了他,他一定会反手干掉殿下,风险太大,所以我一向不赞成用这种手段,其实我倒想到了一件事,可以利用此事来破坏他的形象。”

    “什么事?”

    牛仙客站起身走到窗前,外面是灯火酒绿、莺歌燕舞的的平康坊。

    他指着远处一座气势非凡的酒楼道:“殿下知道那座酒楼吗?”

    “我当然知道,长安赫赫有名的京白酒楼,能排进长安前十,京白酒很不错。”

    “你可知道那其实是李琇的产业!”

    “什么?”

    李瑁大吃一惊,“京白酒楼是李琇的产业?”

    “你不知道吧!”

    李瑁摇摇头,他一点都不知情。

    “关键是他用多少钱买下这座酒楼?”

    “多少?”

    “殿下觉得它值多少?”

    “不会抵于十万贯,关键是这种下金蛋的鸡,有钱也买不到。”

    牛仙客冷笑一声,“连同洛阳的京白酒楼一起,两座酒楼他一共付了三万四千两银子。”

    李瑁惊得张大了,洛阳的京白酒楼,在洛阳排名第五,再加上长安平康坊的京白酒楼,二十万贯也未必买得到,李琇居然三万四千两银子就买下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除了威胁和强迫,还能怎么做?原东主王京白夫妇在荥阳被人害人,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死了,然而他们最值钱的财产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落在李琇手上,我想任何人都能想明白其中的关键。”

    “但是没有证据,而且这种事情好像也不会伤到他什么?”

    李瑁想到自己的几座店铺,好像也是用同样的手段搞来的,他有点底气不足。

    “殿下就错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德行,一旦德行有亏,政治前途就完蛋了,现在可是一个好机会。”

    说到这,牛仙客压低了声音,“王京白的侄子王昆准备告李琇霸占他叔父的财产,明天会正式向万年县递交诉状,我会让万年县接受此案,但殿下无论如何要把这件事传到圣上的耳中,让圣上关注它,如果证据确凿,至少政事堂就不会批准李琇恢复王爵了。”

    李瑁颇为心动,如果李琇恢复不了王爵,而自己恢复王爵,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用王妃之位来瓦解杨家的抵触情绪呢?

    ..........

    天色刚亮,杨玉环便坐在铜镜前梳妆了,今天她要和爱郎进宫面见娘娘,也是她未来的婆婆。

    虽然之前已经见过,而且还很熟悉,但跟随情郎一起进宫见母亲,这个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就是一种正式的见礼。

    更重要是,今天还是一个特殊日子,今天是杨玉环满十五岁,应该行及笄之礼。

    按照周礼,女子十五为嫁,过了今天,她就进入了出嫁的年龄。

    家里希望用她的婚事冲喜,杨玉环当然也明白,家里其实是怕这门婚事黄了,想早点生米做成熟饭。

    其实她自己也想啊!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不是每个女人最大的梦想吗?

    这时,李琇忽然出现在她身后,吓了杨玉环一跳。

    天气较热,她只穿了一件肚兜,外披一件薄薄的轻纱,里面胴体清晰可见。

    她顿时羞红了脸,连忙推着李琇,“你快出去,我的衣服还没穿好呢!”

    李琇一双眼睛上下打量,哪里舍得离去。

    他笑嘻嘻道:“我就帮你稍微化妆一点点,然后就走。”

    “你想怎么化妆,你告诉我就是了,但你现在不能在这里,成婚后才可以。”

    李琇知道杨玉环脸皮薄,还真不能把她惹恼了。

    “好吧!你把皮肤稍微化妆黑一点,眉毛画粗一点,衣裙再穿得保守一点。”

    “为什么?”杨玉环有点惊讶道。

    “听我的,皇宫里很复杂,是非也多,我母亲在宫里有仇人,不要让她们注意到你。”

    “琇郎是说武惠妃?”

    李琇点了点头,“其实不光是武惠妃,还有其他嫔妃,她们嫉恨我母亲,会寻找一切机会,你要明白的意思!”

    虽然杨玉环还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关键,但她也不愿意爱郎为难,便乖巧地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话,你别嫌我就是了。”

    李琇俯身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就恨不得今晚就和你成亲,哪里会嫌你!”

    杨玉环俏脸一红,连忙推他出去,她把李琇推出门,把门关上,无力地靠在门上,轻轻拍了拍胸口,她心中着实跳得厉害。

    .........

    李琇当然不希望历史重演,虽然他不会像李瑁那样软弱,但任何事情就怕万一,所以不安定的因素最好都消灭在苗头上。

    家有仙妻,自己欣赏就行了,用不着让别人来评头论足。

    不多时,杨玉环换了衣裙出来,果然穿得很保守,穿一件淡绿色高领襦裙,只露出脖子,披一件半袖春衫和红帛,长裙齐着脚腕,里面有厚实的裙衬,完全不透明。

    这一般是长途旅行穿的衣裙,穿着它进宫就稍稍显得有些土气,但也无可厚非。

    脸上化了淡妆,按照李琇的要求把眉毛画粗了一点,眼睛上也画了几笔,那种超凡脱俗的灵气就没有了。

    更重要是皮肤微黑,这就像夏天旅行后的肤色,很健康,但之前那种神采飞扬就没有了。

    虽然容貌还是很不错,但在皇宫,这样的姿色只能算中等,很普通,无法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李琇非常满意,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们出发!”

    在公孙小眉困惑的目光中,李琇扶杨玉环上了马车,他骑马而行,裴旻和紫林枫一前一后骑马护卫着李琇。

    马车出发,向大明宫驶去。

    .........

    “玉环,你这样化妆不对,显得太黑了,我给你脸上涂一涂。”

    马车里,小眉不满意杨玉环的化妆,要给她重新涂一下脂粉。

    “小眉别动,就这样!”

    “这是你故意化妆的?”

    杨玉环点点头,“是琇郎让我这样化妆,她说皇宫里面很复杂,化妆得太美不是好事,让我低调一点。”

    小眉毕竟是皇宫里长大的,她知道皇宫里的各种斗争。

    她点点头,“说得也有道理,皇宫里个个化妆得花枝招展都是为了吸引天子的注意,你不一样,要是被天子注意到了,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情来。”

    杨玉环这才明白琇郎的意思,她吓得俏脸变色。

    “你是说,天子会.....”

    公孙小眉冷笑一声,“武则天的事情你没听说过吗?她可是太宗的妃子,最后却成高宗的皇后,皇宫里脏着呢!”

    杨玉环低低叹息一声,“我就怕化妆成这个样子,娘娘会不高兴。”

    “你不用担心,有我和公子在,娘娘不会生你的气。”